“阳铭,这里是颜汐的房间,我们……换个地方好不好?”

“她喝醉了,不会知道的。再说知道也没什么了,颜画,我爱的是你,等过阵子,我会和她分手的。”

颜汐揉着有些晕晃的脑袋睁开眼时,就听见浴室里正传来熟悉男女暧^昧的声音。她一个激灵惊醒,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来。

她这时已经想起今天晚上和一群朋友聚会,多喝了一些酒,还是自己的堂姐颜画和男朋友陆阳铭一块将自己扶回来的。此时她躺着的地方,正是自己的床。可是浴室里的声音……

“唔……阳铭,我……也爱你。只是……你现在名义上还是颜汐的男朋友。”

“男朋友?呵!再等一个月,一个月后我在润天娱乐稳定了,就马上和颜汐说分手,和你结婚。你知道的,我心里的人,只有你。”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宝贝儿,你知道我和颜汐在一起是因为润天娱乐,那个傻女人以为我会和她结婚,所以乖乖的听我的话将公司的股权全转让给了我,让我做了润天娱乐的董事长。现在润天娱乐已经归我掌权,等找个合适的机会,我就和她提出分手。宝贝儿,我爱的,从来只有你。”

……

颜汐缓缓闭上眼,手紧紧地握着,指甲几乎嵌入掌心里。她此时已经酒醒,肯定刚刚听到的一切不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原来,男朋友陆阳铭心中所爱是自己堂姐。他和自己好,只是因为觊觎自己的润天娱乐公司。

润天娱乐是爸爸给自己的,可是她不喜欢做董事长,所以在百分之百相信陆阳铭的情况下,在他的甜言蜜语之下,接受他的提议将股权转让给了他。

因为她一直以为,他是自己将来的老公。

好狗血的打击!但这狗血的真相真他妈让人难受。

颜汐不敢出声,只当做没有听到。直到浴室里的两人一边拥吻一边推开门往另外的房间而去,恶心的柔情蜜语再也听不到时,她才又睁开了眼,木然的盯着天花板,眼泪滴答答的落下。恍惚的意识里,是自己的过去种种:

她是颜氏集团董事长的掌上明珠,爸爸在三年前就为她订下过一门婚事,未婚夫她并没有见过,但可以确定爸爸选的夫婿人品方面一定不错。

但她喜欢上了陆阳铭,为了他,她甚至还以死相逼对爸爸说自己非要跟他在一起。爸爸气得狠,仍旧不松口,她便和陆阳铭私奔干脆离开了颜家。

她虽出生商家,却因为喜欢演戏,梦想着有朝一日可以成为国际巨星。她从小就是童星,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经是演戏精湛的老戏骨了。

但因为陆阳铭说“我不喜欢娱乐圈的戏子”,她便在两年前退隐,放弃了自己热爱的事业,导致她现在默默无闻的只能仰望着荧幕舞台。

可是……堂姐颜画,也是一个戏子啊。现在已经是当红小花旦。

原来,他不接受戏子,只是因为他不爱自己罢了!

还有……润天娱乐以前是爸爸颜氏集团旗下的娱乐公司,后来爸爸将润天娱乐交给了自己打拼。于是,润天娱乐就单独成为了自己的公司。

2018-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