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阮乐她到底在哪里?”傅寒笙是真的发狠了。

“只要你跟我结婚,你就什么都知道了。”阮欢倔强的看着傅寒笙,此时的傅寒笙宛如来自地狱的修罗一样,眼神阴狠的可怕。

“呵,我好不容易把她弄走,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告诉你她的下落么?没错,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我害的,也是我逼她把眼角膜捐给你的,你们两个不是很相爱么?怎么样,心爱的人的眼角膜就在你的眼睛里,你是不是很高兴呢?”阮欢笑了,可她的心在泣血。

傅寒笙睁大了眼睛,他的视线移到了阮欢隆起的小腹,眼睛微微眯着,“既然你不肯说,那么就别怪我狠心,你大可以不告诉我阮乐的下落,可孩子没了就真的没了,但只要我肯花时间,我就一定能找到阮乐,你说还是不说?”

阮欢根本没有想到傅寒笙竟然用孩子来威胁她,她惊恐的双手抱着独自,连连摇摇头,努力将自己缩成一团。

“不,不,傅寒笙,你不能这么做!”

“你说还是不说?”傅寒笙被逼到了极限,完全没了平日夫人克制。

“我不说,我不会说的。”

“阮欢,你有种。”傅寒笙放开了阮欢的下巴,然后掏出手机,按了一串号码,“叫几个人过来。”

阮欢惊恐地看着傅寒笙,“傅寒笙,你想要干什么?”她不清楚这个男人想要干什么,更加不知道他刚刚打电话给谁。

傅寒笙根本没有回答阮乐的问题,过了一会儿,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推门而去。

“傅先生,您找我们有什么事么?”其中一个带着眼镜的医生说道。

“把这个女人带到手术室,一个小时之后我要看到她肚子里的孽种消失。”

阮欢绝望了,她看着冷酷无情的傅寒笙几乎祈求,“傅寒笙,你不能这么做,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求你了行么?我的孩子是无辜的,我不能失去他,你不要这么残忍好不好。”

在得知傅寒笙爱上阮乐的时候她没哭,在傅寒笙为了阮乐对她大发雷霆的时候她也没哭,而这次,她却因为傅寒笙的一句话哭了。

她哭着祈求傅寒笙,可是她的眼泪根本就没有办法打动这个男人。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都不想在这里干了是么?”傅寒笙低吼着。

几个医生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将阮欢硬拉下床。

阮欢挣扎着,反抗着,可是又要顾忌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敢做出大动作,最终只能被这几个医生拉出病房了。

阮欢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她看着自己头上的无影灯,眼神空洞。

一旁的医生护士正准备着术前准备,麻醉剂,手术刀,纱布……

当一个医生拿着麻醉剂走到她面前的时候,阮欢直接甩开了那个医生,麻醉剂跌落在地上,见状,阮欢马上从手术台上下来,然后将那些手术需要用的东西都摔在地上,手术室一片狼藉。

“我要见傅寒笙,你们都给我走开。”

说完,阮欢蹲在了地上,捡起一把手术刀抵在自己的手腕上。

“小姐,您快把刀放下。”一个护士真怕阮欢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来,忙劝道。

阮欢摇摇头,“你们帮我把傅寒笙叫进来,我知道他现在在外面。”

无论如何,她都要保护好他们的孩子,不能让他受到一点伤害。

那个护士没办法,只好打开手术室的门。

“傅先生,那位小姐吵着要见你,手术的工具都被打翻了。”护士兢兢战战地说道。

随后,傅寒笙走了进来,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不会这么老老实实的做手术,所以他就一直在外面守着,结果真如他所想的那样。

傅寒笙一句话也没有说,直接走到阮欢面前,眼疾手快地夺走了阮欢手中的那把手术刀。

“你既然不想你的孩子死,那么就告诉我阮乐的下落。”说着,傅寒笙看着地上的狼藉,继续道:“这家医院最不缺的就是这些东西。”

阮欢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她到底该怎么办才好,怎样才能保住她肚子里的孩子?。

“既然你不说,徐医生,再去准备新的麻醉剂和手术刀。”傅寒笙的眼神变得比刚才还要阴狠。

“等一下。”阮欢抬起头看着傅寒笙,完全没有了刚才惊慌失措的样子。

“想好了?”傅寒笙反问道。

谁知阮欢冷笑了一声,“我让你进来只是为了提醒你,我已经叫人看着阮乐,如果我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闪失,

那么你就等着替阮乐收尸,当然,如果你跟我结婚的话,等哪天我心情好了,说不定会让你们见上一面。”

阮欢在赌,赌傅寒笙在这种情况下还敢不敢让她做手术,如果赌赢了,那么她的孩子就保住了,她也会和傅寒笙结婚,反之,如果赌输的话,那么她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她也死心乐

“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傅寒笙已经怒火中烧了,“你们都给我出去,叫人把东西都捡走。”

听了傅寒笙的话,阮欢知道自己赌赢了,这下真的没事了。

“我答应跟你结婚,你也好自为之吧!”说完,傅寒笙转身离开了手术室。

等傅寒笙离开之后,阮欢跪倒在地上,不顾还有其他人在,失声痛哭了起来。

2017-2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