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城今早刮了一场暴风,大风七级,枯叶簌簌落下,犹如上下翻飞的枯叶蝶。

市中医院,VIP套房,当傅寒笙扯下眼前的白色缎带,整个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犹如绷紧的弦。

“怎么会是你?阮乐呢?”

傅寒笙声音冷的像冰渣那根,紧张的弦瞬间绷断。

他穿着蓝白相间的格子病号服露出白的近乎病态的脖子,显得脆弱又禁欲。眉锋上扬,眼睛冰冷深邃,像琉璃,骨节分明的手指瞬间紧握成拳,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宣告着他的愤怒与克制。

阮欢穿着一身白色亚麻长裙,腹部微微隆起,头发扎成一个简单的马尾,浅褐色的眼睛无措的盯着脚尖,根本不敢与之对视。

她仿佛下了极大的决心,咬着嘴唇,睫毛清颤:“阮乐走了,你要娶的人是我。”

傅寒笙刚刚做完眼角膜手术的眼睛狠狠收缩了一下,他连忙闭上眼,胸间呼吸急促,唇抿成锋利的刀刃,声音仿佛没有一丝温度,冷笑着直接叫了她的名字:“阮欢,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娶你,更是痴心妄想。”

傅寒笙神色清冷,眼前的这个女孩心机太重,更无廉耻,居然抢自己妹妹的未婚夫!

阮欢的嘴唇咬的更深,几乎出了血,却一句话不肯再说。

傅寒笙一向神色寡淡,极少有让他失去理智的事情,但此刻他却像一头暴怒的狮子,猛地从病床上坐起,赤脚踩在地上,长腿一步步逼近阮欢。

骨节分明的手指大力捏住她的下巴,迫她抬起头:“说,到底怎么回事?阮乐去哪了?”

阮欢奋力挣扎着,想躲开他的钳制,却直接被粗暴的一把推到了角落里,推拒间阮欢仿佛被动了死穴,拼命将傅寒笙推开,一个人缩到角落里,双手成保护姿态紧紧的护着肚子。

傅寒笙停止了动作,盯着她的肚子,眼神冷的像化不开的冰块,声音里是无法掩饰的怒火,“你怀孕了?”

“没错,这就是我要你娶我的原因。”阮欢褐色的眸子起了水雾,红唇翕动,最终闭了闭眼缓缓道:“我怀孕了,我求阮乐离开把你让给我,我要你做我孩子的父亲,给她一个完整的家,不然你永远都别想再见到阮乐。”

“信不信,我让你和这个小杂种一起在这世上消失。”傅寒笙怒及反笑,眸色阴沉,一字一句,冷彻入骨。

阮欢抱着肚子的姿势忍不住抖了一下。

“我再问你一遍,阮乐到底在哪?”傅寒笙瞬间火了,再次逼近她,但是在她抖着身体的防御姿态下,最终止住了脚步。

该死!这个女人居然让他失态了。

阮欢低着头用手摸了一下肚子,仿佛在获得某种坚持的力量。

她猛然抬头与他对视,神色中不复怯弱,而是无法描述的平静与坚定,“阮乐早就走了,你不娶我,我永远不会告诉你她在哪?”

“阮欢,我会让你后悔的。”

傅寒笙眸中的怒火彻底被点燃,森冷的看了一眼阮欢,转身离去。

阮欢仿佛被抽空了全身力气般瘫靠在墙上,手指却不失轻柔的抚摸着肚子喃喃道:“宝宝不要怕,爸爸不是真的不要你,他只是一时被气糊涂了,妈妈一定会好好保护你和爸爸的!没人可以拆散我们一家人!”

“哪怕飞蛾扑火,我也曾经爱过,与你的相遇是最无悔的承诺…….”

铃声突然想起,阮欢掏出手机一看,眸中瞬间浮现出了仇恨的神色。

她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才接通:“阮乐,我已经按你说的做了,你不准伤害他?”

电话那边的阮乐咯咯的笑了起来,“只要你好好听话,我自然也不舍得把傅寒笙送进监狱,毕竟我以后的花费还靠他呢!”

阮欢呼吸一窒,“你到底还想怎么样?”

“让我想想要怎样……。”阮乐故意拉长了音调,“自然是让傅寒笙养我一辈子了,把我捧在掌心,有求必要,为我一掷千金,这本就是我该得的。”

“阮乐,你还有没有良心,当初明明是你瞒着傅寒笙偷偷交了男友,还害的他被绑架,是我救了傅寒笙,是我在他失明时以你的名义照顾他,给他活下去的勇气,你根本就不配得到任何东西。”阮欢被气的浑身发抖,

“那又怎样,你必须帮我的,除非你想让傅寒笙进监狱。”阮乐被激怒,开始歇斯底里。

“姐姐,忘了告诉你,傅寒笙已经认为我离开的原因是为他捐献了眼角膜,而我也马上就会回到他身边,呵呵呵……。”

电话被挂断,阮欢紧紧的握着手机,指甲几乎嵌进了肉里,她强撑着想要站起身,只觉得眼前一黑……

2017-2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