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清歌正要起身,身边的十七就一声惊呼:“好漂亮的镯子!”叶清歌随着十七的惊呼声看去,自己的手腕上赫然是哪个自己捡到的镯子。

“我记得小姐,身上没有这个镯子才是啊?”十七歪着头,疑惑的看着叶清歌手上蓝色镯子。

她不记得小姐以前身上带着这个镯子啊?

“以前就有啊,可能你没注意到吧。十七,咱们有什么吃的吗?我好饿。”

叶清歌立马给糊弄过去,自己好像是因为捡到了这个镯子之后才来到这里的,一会等十七不在的时候,好好研究一下这个镯子。

听叶清歌这么一说,十七的眼眶又涌上了些许的眼泪:“小姐,咱们平日里,只有馊稀饭和干馒头,现在小姐又一身伤,老爷也不管不问的,小姐也是老爷的女儿啊。”

叶清歌听着十七说的话才明白,为什么原主的身子这么弱,敢情从小就没吃过好东西。叶清歌刚要说话,就被门口走进来的女子,硬生生的打断了。

“呦,二妹妹,你命挺大的呀,还没死呢?”

叶清歌看着门口,一身华衣,头上的金步摇快闪瞎了叶清歌的眼,明明一个娇滴滴的美人,脸上的表情却破坏了那份美感。

“大、大小姐!给大小姐请安。”十七看着叶欢颜,立马就跪了下去,顺便也挡在了叶清歌的面前。

“怎么,二妹妹一睡醒就忘记了这些年的礼数了吗!”她怎么也没想到,叶清歌竟然熬过自己的鞭子活了下来,早知道当时就再多用点灵力了。

叶清歌倒是没想过,找茬的这么快就来了,她就不看叶欢颜,看她能把她怎么样,现在她可不是原主哪个娇弱弱的了,打架还不一定谁打的过谁呢。

“小姐,小姐,不要再惹大小姐了,小姐,快请安啊。”十七跪在地下,偷偷的拉扯着叶清歌的袖子,她真的好害怕叶欢颜再打小姐。

叶清歌无奈的看着十七,知道这丫头是害怕叶欢颜再打自己,叹了一口气,忽然抬头看着叶欢颜,一脸笑意。

“二妹妹给大姐姐请安。只是妹妹有伤在身,怕是不便下床了,还请大姐姐多担待些才是。”

懒懒的靠在床上,看着脸上虽然是一脸笑意,只是那直视着叶欢颜的眼睛,却让叶欢颜感觉到了阵阵寒意,她怎么觉得今天这个二妹妹不是二妹妹了?怎么会让自己也感觉到寒意,可是再一眨眼看去,叶清歌还是那个柔柔弱弱的样子。

看来是这边太渗人了,让自己都产生错觉了,叶清歌这个废物怎么可能有那种眼神,哼。

“二妹妹,你说我也是不注意点,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这不大姐姐从父亲那里,好不容易要来凝肌膏给二妹妹,十七你记得给二妹妹擦上,伤才好得快。”

叶欢颜从袖子里掏出来一个小盒子,直接扔给十七后,立马就带着丫鬟急匆匆的走了,好像身后有什么脏东西一样。

“太好了,小姐,这下小姐的伤就可以好了。”

十七兴奋的拿着凝肌膏,但叶清歌却总是觉得有问题,叶欢颜能这么好心的给自己送药?看她把抽的伤痕,应该是恨不得自己死了才是。叶清歌接过十七手中的瓷肌膏,好歹自己以前也学过药理,也能知道一二。

果然,叶欢颜没安好心,这个凝肌膏里的麝香真不是一般的重啊,虽然用了药香遮盖住了,可怎么可能瞒得过懂得药理的人,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这要是原主傻了吧唧的用了,怕是这辈子都怀不上孩子了吧。

“放起来吧。”

十七见叶清歌将东西放到一边,疑惑的说:“小姐,为什么不用啊?”瓷肌膏可是好贵的呢。

“十七,你平时也少接触这个东西,里面放了很重的麝香,用多了怀不上。”

叶清歌看着十七惊恐的脸,这个小丫头还是太单纯了,不过这东西留着以后物归原主好了。

叶家欠原主的,我们一笔一笔慢慢的算,不过还是要先搞清楚自己手腕子上的这个镯子,刚才自己闻凝肌膏的时候,手镯似乎发热了一下。

“十七,不要让别人知道,我们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你先去找点吃的。”

十七点点头,说:“恩!奴婢去看看厨房里还有没有吃的。”

十七说完,风一样的就跑走了,叶清歌一阵无语,她主要是想把十七支开,看看这个镯子到底有什么不一样,既然能把她带来是不是也可以把她带回去。

2017-2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