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

爆炸声从三里外就能听到,清歌看着远处那升起来的烟灰,冷冷的笑了笑。

“跟我斗,我堂堂古武世家的家主还能让你欺负了?”

清歌拍了拍手,拿起手机就要让管家开车来带自己回去,就被地上的一个手镯子吸引了,通体幽蓝,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纯净的蓝色,煞是好看。

“谁的镯子?”

清歌拿起镯子看了看,这个镯子怎么看都不像是现在的镯子啊?我是不是要发财了?

然而就在这时,清歌拿在手里的镯子闪起来了蓝光,将清歌整个人都包裹在了一起,清歌只觉得一阵眩晕,就再没有了意识。

————剑灵大陆————

墨国,丞相府落梅院,一阵哭声传来,让本就萧条的院落更加显得凄惨不堪,院中一个十三四的小丫头身上穿着的是洗的发白的衣裙,对着一张破床上的少女痛哭。

“小姐,都是奴婢不好,不应该离开你半步的,小姐·····呜呜。”

小丫头趴在少女的身上痛哭着,细看那床上的少女,哪有一个小姐的样子,一身粗布衣裙身上净是鞭痕,长长的头发随意披散,化的妆也因为水迹而在脸上晕染开来。

清歌有意识的时候,就听见身边一个鬼哭狼嚎的声音,而后脑子里的记忆像是幻灯片一样放映,让清歌知道了自己现在在哪里。

这里是剑灵大陆,墨国叶丞相府,她叶清歌是丞相府的二小姐,从小因为没有灵力被府里的下人随意欺凌,原本的叶清歌就是被她的大姐姐,叶欢颜用鞭子打死的,叶清歌的娘亲也因为生她时难产而死。她爹叶敬元自她三岁起,知道她是一个废物后就再也没来看过、管过她,叶清歌如此活到十四岁也真是不容易。

还真的是不能用惨字来形容,不过我既然进了你的身体就要帮你报仇,只是,可惜了我的钱,都没了唉·····

叶清歌摇了摇头,睁开眼睛看着依旧趴在自己身上痛哭的十七,心里不禁心疼。这古代啊,就是不好啊,自己像她这么大的时候,怕是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吧。

“十七,别哭了,你家小姐我还没死呢。”

叶清歌尝试动了动身体,却不小心扯到了伤口,钻心的疼,这个叶欢颜还真下得去手,以后定是要叶欢颜也尝尝这个滋味。

“呜呜太好了,小、小姐,没死····。”

十七听到叶清歌的声音之后,刚刚还在哭的小脸,就有了一丝笑意。

“没死,快疼死了。”

叶清歌当然看到了十七的表情变化,转了转眼睛看了看屋里,萧条、破败,也难为这丫头这么长时间没走,是个忠心护主的。

“小姐,都是奴婢都怪奴婢,奴婢要是不出去,小姐就不会被大小姐打成这个样子。”

十七心疼的看着叶清歌的伤,很是自责,自己只能看着却什么都不能做。眼看着眼泪又要掉下来,叶清歌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疼痛,立马抬手捂住十七的眼睛。

“别哭,这阎王府走了一遭,你家小姐我早就不是以前的我了,从今以后,只有你家小姐欺负别人的份,没有别人欺负我们的份,知道了吗?”

叶清歌对着十七,眼里全然没了以前的软弱之气,十七似乎也被叶清歌的气势传染了,看着叶清歌的眼睛信誓旦旦的点了一个头。

既然,她叶清歌来了这里,就必然要让这剑灵大陆为她震上一震,才对得起她古武世家的养育之恩,原主受的屈辱,自然要为她讨回,就先拿叶家开刀好了。叶家欠原主的,她都会一步一步夺回来。

不过,首先要把这一身伤养好,这个身体也太脆弱了,看来要好好锻炼才行,至于灵力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修炼,等哪天再说吧。

2017-2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