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慕雅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眼泪一下子就又盈满了眼眶。

紧紧地握紧双拳,闭上眼睛,“现在最要紧的事就是赶紧把孩子救出来!”

顾晟铭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沉默地把车再次开了出去,准备先到银行里去把钱给准备好,其余的事,可以等到救出孩子之后再慢慢地说。

“我跟你一起去,你一个女人拎着这么多钱,到时候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就是你跟孩子全都保不住!”

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要是再继续纠缠下去,恐怕就赶不及去救孩子了。

夏慕雅只好妥协,顺从地跟着顾晟铭上了车。

约定的游乐场。

夏慕雅迫不及待地跑下了车,飞快地朝着约定的地点狂奔去,大策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无论如何不能让孩子出事。

游乐场的游客很多,夏慕雅站在人群中,看不出哪个是接头的人。

现在已经过了八点了,难道绑匪已经撕票了?

夏慕雅不敢考虑这个结果,只是不停地看着四周,像个无头苍蝇似的跑来跑去。

顾晟铭看到夏慕雅惊慌失措的样子,冷声说道:“给绑匪打电话,就说我们到了!”

夏慕雅拿出手机,闭上眼,稳了稳心神,把电话回拨了过去,可电话提示是空号。

“怎么会这样……”夏慕雅无力地垂下了手,手机掉到了地上,“大策呀,你到底在哪里呀?”

夏慕雅失神地望着前方,嘴里喃喃道:“大策呀,你在哪里呀?大策……你不会死的,你不会离开我的!”夏慕雅漫无目的地走着,扳过每个孩子的脸看,并不理会家长们的呵斥。

顾晟铭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冷眼看着夏慕雅漫无目的地寻找着。

天越来越黑,夏慕雅的心也随着落下地平面的太阳一点一点地沉下去,游乐场的灯光渐渐亮了起来,夏慕雅也顾不得许多了,疯了一样的不停在游乐场里寻找大策的身影。

“大策!”夏慕雅一边焦急地寻找,一边大声呼喊,路过的很多带着孩子的家长都朝她投来同情的目光,夏慕雅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一看就是个丢了孩子的家长。

而这一切,在顾晟铭眼里看来,似乎都像是一出幼稚的闹剧,这个几个小时前还镇定大胆地打断了他订婚宴的女人,现在这副疯疯癫癫的模样,实在是让他看起来极为厌恶。

绑匪需要钱,现在他们把钱带来了,绑匪没有道理不接电话,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女人欺骗了他。

顾晟铭危险地眯起眼睛,一把抓住还在不停呼喊的夏慕雅,冷冷地问道:“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夏慕雅眼神恍惚,“你在说什么?我玩什么把戏?现在孩子不见了!你说我玩什么把戏?”说着,夏慕雅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用力甩开了顾晟铭的手,“顾晟铭,如果大策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顾晟铭皱起眉头,还想再说什么,可是夏慕雅却根本不想跟他废话,又转身继续在游乐场里大声地呼喊大策的名字。

夏慕雅心里不禁涌上一股绝望,如果大策真的出了事,那么她到底该怎么办?夏慕雅此刻的心里已经不仅仅是焦急了,对于顾晟铭的怨恨在这一刻到达了顶峰,她甚至涌上了一个极其疯狂的想法,如果找不到大策,那她就要让顾晟铭血债血偿!

就在这个时候,夏慕雅在不远处的一个游乐设施下面,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已经认错过很多次的夏慕雅还是没有任何想要放弃的念头,立刻飞奔过去,抱起了正坐在台阶上吃着冰淇淋的孩子。

顾晟铭心中一动,缓缓跟了上去。

“大策!你怎么在这?有没有受伤?”夏慕雅抱着孩子仔细地查看。

“没有!是阿姨把我放到这里的,告诉我爸爸会来接我。”

“阿姨?”夏慕雅一愣。

顾晟铭看着夏慕雅怀里的孩子,心里有再多的疑问,但是只看这个孩子长相就不需要再确认什么了,这一定就是他们顾家的孩子。

在听到孩子说的话之后,厉声问道:“你不是说孩子被人绑架了吗?”

夏慕雅此刻也是一脸茫然,早上一起来就接到了一个视频,告诉她大策被人绑架了,让她赶紧筹到一千万来赎人,可是现在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顾晟铭眸色渐暗,“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今天……”

夏慕雅还没有说完,顾晟铭立刻沉着脸抓起夏慕雅的手腕,直到回到了游乐场门口,打开车门一把将夏慕雅给摔了进去,大策被吓住,趴在夏慕雅的肩头一直大声哭喊。

顾晟铭看着夏慕雅,阴狠地说道:“你居然能利用慕云的孩子来做出这种事,你对得起你姐姐么?”

“你不配提我姐姐的名字!是你害死她的!”夏慕雅哭喊道。

顾晟铭愣住,“……你说什么?夏慕云她……?”

顾晟铭轻轻靠在座椅上,闭上了眼睛,眼前还能回想起夏慕云青涩纯净的面庞,没想到不过几年的时间,那个女人就已经不在人世了。

顾晟铭睁开眼睛,目光又重新恢复犀利,“你姐姐的事我很遗憾,但是今天的事我一定要调查清楚,任何敢算计我顾晟铭的人,我绝对不会让她好过!”

“那么请问顾少,我可以走了么?”

顾晟铭看着她,这双眼睛真是跟夏慕云一模一样,倔强又执着。

最后顾晟铭还是摆了摆手示意夏慕雅离开,不得不说,对着这双眼睛,他还是心软了。

2017-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