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晚高峰。

街上行人匆匆,谁也没有在意瑟瑟寒风中失魂落魄的夏慕雅。

慕雅此时如此的无助和茫然,脑中只是不停回想着刚才接到的那个电话,“一千万准备好了么?再筹不到钱,孩子的命可就保不住了!”

夏慕雅心中一跳,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用力握紧了手机。

可以她现在的情况,她连十万都没有,她要怎么救孩子?

夏慕雅心中焦急,突然,大厦外显示屏上传来的声音,吸引了她的注意,她抬头看过去。

“今天,顾氏集团大公子顾晟铭将在嘉盛酒店与莫氏千金举行订婚仪式,这场世纪婚礼……”

顾晟铭?

世纪婚礼?

个男人的长相……绝对不会错的,这个男人一定就是大策的父亲,夏慕雅的眼眶红了。

嘉盛酒店,这场订婚仪式的安保极为严格,除了装扮成服务员之外,夏慕雅想不到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混进去,虽然这样做也是极为冒险的。

尽管是这样,夏慕雅还是心跳如鼓,一句话都不敢多说,只想快点进入婚宴现场,见到顾晟铭。

当顾晟铭跟莫念念两个人手挽着手出现在台前的时候,整个婚礼现场立刻就沸腾起来,夏慕雅的目光一下子就被顾晟铭吸引住了。

这个长相……绝对不会错的,这个男人一定就是大策的父亲,夏慕雅的眼眶都红了,浑身颤抖地盯着顾晟铭,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上前一步站出来,大声地喊道:“你们不能订婚。”

这场绝对不允许出任何差错的订婚宴,竟然出现了如此戏剧性的一幕!

站在台上的顾晟铭在看到夏慕雅的那一刻,原本淡漠的表情立刻变得紧张起来。

“愣着干什么?赶紧把这个疯女人给我赶出去!”莫念念看到顾晟铭有些迟疑的神情,脸色顿时变得僵硬无比,冲保镖低吼的同时,紧紧地抓住他的胳膊。

一瞬间夏慕雅被保镖团团围住。

所有的宾客都在窃窃私语,对着夏慕雅指指点点。

顾晟铭在愣了一瞬之后才反应过来,立刻想要甩开莫念念,却被莫念念死死地抓住:“顾晟铭,今天是我们的订婚宴!”

“放手!”顾晟铭说着,用力扳开了莫念念的手指,朝着夏慕雅的方向快步走过去。

“你怎么回来了?”顾晟铭挥手让保镖退下,而后看着夏慕雅皱眉问道。

夏慕雅听着他低沉的嗓音,含着眼泪冷冷地回道,

“孩子被绑架了。”“我们之间怎么会有孩子?”顾晟铭一愣,脱口而出。

“你这是要矢口否认吗?”夏慕雅气急了,继而地说道:“孩子被人绑架了,需要一千万的赎金,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我也不会来找你的。”

夏慕雅看着顾晟铭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有些失望,想必这次是不会得到任何结果了。

“顾晟铭,如果孩子有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说完,夏慕雅就转身跑出了宴会大厅。

顾晟铭的脸上晦暗不明,犹豫了几秒之后,不顾身后一众人的呼喊,抬脚追了出去。

“你给我站住!”顾晟铭走出了好远才拦住了前面的夏慕雅,拉住她的胳膊,逼她转身看着自己

夏慕雅愣住,刚想说什么,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就震动起来。

夏慕雅急切地接听了电话。

“夏小姐,钱准备的怎么样了?”一个明显经过变声处理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已经在筹了!你们不要伤害孩子,我一定会准时把钱筹到的!”夏慕雅哭着保证。

对方沉默了片刻,又说:“今天晚上八点之前,如果再见不到钱的话,孩子的命就别想要了,还有,我已经时刻盯住你了,如果你敢报警,我就立刻动手!”对方说完,就果断挂断了电话。

顾晟铭看着夏慕雅绝望的表情,“绑匪说什么?”

夏慕雅崩溃地闭上了眼睛,轻声说:“他们说已经派人盯着我了,如果我敢报警,他们就立刻动手……”

顾晟铭看着她,过了好一会,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

夏慕雅看着他的背影,大叫:“你真的不顾孩子的死活吗?”

顾晟铭打开车门,不耐烦地看着夏慕雅,“上车,我去准备钱。”

夏慕雅愣了一下,赶紧快步跟着顾晟铭一起上了车。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回来?”两个人坐在车里,顾晟铭忽然沉声问道。

夏慕雅擦擦眼泪,转头看向他,冷冷地问他:“顾晟铭,你把我当成谁了?你当年是把谁打发走了?现在被人找上门来,你是不是很心慌意乱?”

顾晟铭脸色一变,看了夏慕雅一眼,寒声道:“你不是夏慕云?!”

2017-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