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体被贯穿的那一刻,温向西觉得自己痛得都快要死掉了。她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她被人用强迫的方式夺走了自己的第一次。

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屈辱至极,如果这个时候她的手上还有把刀的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再次捅进眼前这个匍匐在她身上的男人体内。

梁霂宸抬头亲吻着温向西眼泪混合着汗液的脸颊,一只手不断地摩挲着她的发丝。

“哭什么呢?这种时候应该快乐才对。”

“被一匹种马强奸我有什么好开心的。”温向西狠狠地瞪着梁霂宸近在咫尺的脸,恨不得亲手将他撕碎。

对于她的嘲讽,梁霂宸倒也不恼,仍旧一下下地撞进她的身体,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果不其然,没过多久,温向西的双颊便沾染上了绯红,原本清明的眼睛里也蒙上了一层浑浊。

“是不是很舒服?”梁霂宸轻咬着她的耳垂,见她的身体一阵发抖,调情般地开口道:“看看你这身体有多敏感。”

“梁霂宸,你这个混蛋。”

温向西努力地想要保持清醒,但是意识却越飘越远。从灵魂深处传来的欢愉让她觉得陌生,一声呻吟不自觉地就溢出嘴边。

梁霂宸听见她的嘤咛,眸色瞬间加深,再也没办法控制住自己的欲望。

温向西不知道自己被梁霂宸弄了多长时间,等到再醒过来时天色已经泛白。她偏了偏头就看见梁霂宸正盯着她看,“醒了?”

意识瞬间回归脑海,想起昨晚的疯狂,温向西的脸色逐渐变得苍白。她猛然从床上下去,戒备地看向梁霂宸。

“温向西,你我现在夫妻之实都有了,你又何必再这么防备。”梁霂宸轻叹了一声,似乎是对于她现在的举动非常的不满意。

“你住口!”温向西打断他的话,紧咬着贝齿,狠狠地开口道:“梁霂宸,这样够不够!”

“什么够不够?”

“我的初夜已经是你的了,如果你要报复肖以翔这也够了,那么现在是不是能放我走了?!”

温向西的声音里带着决绝的悲怆,可这在梁霂宸听来却仿佛像是个天大的笑话。他的笑意收起,原本灼灼的目光瞬间变得冰冷刺骨。

“放你走?你觉得我会有这么大方?”

“梁霂宸!”

“温向西,我劝你不要惹恼了我。”梁霂宸眼睛微微眯起,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他说:“你要是再敢做出什么来,我保证不止你们温家,就连肖以翔都将永无翻身之日。”

对于温家,温向西早在他们背叛自己的时候就已经无所谓了。可是肖以翔,那个如春水一般温柔的男人,温向西却怎么样都没办法弃他于不顾。只因,那是她一直留存在心尖上的白月光。

她脸上的血色逐渐抽离,却仍旧狠狠地盯着梁霂宸看,“你除了威胁还会做什么!”

“不信你大可以试试看。”梁霂宸薄唇勾起,整个人就像是来自于地狱里的恶魔,“温向西,相信我,你不会想要看到那种结果。”

恶魔!这个人就是个活生生的恶魔!但可怕的是,她似乎真的没有与之抗衡的能力。

2017-2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