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向西被拦在大宅门口,没一会儿梁霂宸便在苏顾的搀扶下走了出来。

见她停在门口,梁霂宸的冷眸一凛,对着两旁的守卫命令道:“看好少夫人,在我回来之前不允许她踏出这个家门半步。”

闻言,温向西立马大叫道:“梁霂宸,你这是囚禁!”

“那又如何?”男人的视线扫过他的脸,满面寒霜,“温向西,我劝你的脑袋里最好不要再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老老实实地待在这里,不然我真的打断你的腿!”

梁霂宸的脸色已经因为失血而显得有些苍白,可从他身上传来的压迫感却仍旧不减。温向西浑身一僵,整个人都呆愣在那里。她还想要反驳,但男人已经迈出了梁家大院,不给她任何机会。

温匀不知道从哪得到的消息,梁霂宸前脚刚走没多久,他便匆匆赶到逼着她去给梁霂宸道歉。

说起来倒也可笑,温向西虽然从小便与常年在外的他们不亲近,但却没想到有这么一天自己会被当成货品给卖出去。

所谓的亲情和血缘,说到底在他们温家不过是薄薄的一张出生证明。其实她早就该释然了,不过偶尔心还会有点痛罢了。

温匀将她推进病房后就出去了,走之前倒还不忘将门给锁好。温向西心如死灰地站在那里,就听见梁霂宸冷如寒霜的声音。

“过来。”

见她站在门口动也不动,梁霂宸的脸色已然有些难堪。他的声音逐渐变得森然,威胁道:“温向西,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让肖以翔死在国外。”

“肖以翔”这个名字就像是她的软肋。温向西紧锁着眉头,眼神里充满了防备。“梁霂宸,你是不是一定要做到这种地步?”

“是你逼我的。”梁霂宸的眸中泛着丝丝寒意,目光阴戾地看向她。

“呵呵。梁霂宸,你倒是很会反咬一口。”温向西仍旧未动,冷笑着开口:“我早说了我根本不喜欢你,是你一直在咄咄逼人!”

“我不在乎你喜不喜欢我。”

“所以这就是你强迫我的理由?或者说,这就是你用来对付肖以翔的手段?”

温向西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可笑极了。

说起来她与梁霂宸算不上很熟,但就是这个人忽然出现在她的世界里对她展开了疯狂的追求。她不喜欢梁霂宸,严格意义上来说算得上是厌恶,因为梁家与肖家一向不和。

而她,爱的是肖以翔。

梁霂宸听她再一次提及“肖以翔”,幽深如墨的眼底迸发出渗人的寒意。他从床上走了下来,一步步地逼近,薄唇轻启。“温向西,我劝你不要再惹毛我。”

话语间,男人的手抚摸上了温向西的脸颊。再一秒,手指一紧,她的下巴被固定在了指尖。

下颚的酸痛感传来,温向西不服输地瞪着眼前的梁霂宸,“我说的难道有错吗?若不是因为肖以翔,梁大总裁您又怎么会看上我这种平民,我可不信什么一见钟情。”

“很好。”梁霂宸不怒反笑,将脸凑近她的耳边,轻咬道:“温向西,你说我不可能看上你,那么你又凭什么觉得肖以翔会看得上你?”

“别拿你跟肖以翔相提并论!他不是你这个人渣能够比的!”

“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人渣。”

男人的一只手下滑,直接从裙底探入。指尖传来的小电流让温向西全身不住地颤栗着,她想要反抗但全身都被固定住,使不出一点力气。

“梁霂宸!你个王八蛋!我会杀了你!杀了你!”温向西歇斯底里地大叫着。

“欢迎至极。”梁霂宸手上的动作加快,将脸埋在温向西的脖子间深吻着。忽然,他的动作停下了,讥讽地开口道:“你以为肖以翔很喜欢你吗?别天真了,他爱的永远只有他自己。”

2017-2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