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清灵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外边站着几个黑衣保镖,脸上都戴着墨镜,对面的那对母子眼神惊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叶丰收一个咕噜爬了起来,指着祝桐的鼻子骂道:“你谁啊你!谁准你进来的?!滚出去!”

祝桐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叶清轻低着头,叶丰收还想要伸手来扯她的头发,却在祝桐的逼视下不敢轻易靠近。祝桐轻声道:“请您不用害怕了,这么多年一直辛苦你了……”

他有些惊奇。

眼前的这个少女,虽然身体在止不住的抖动,但是眼中却没有一丝惧怕,更多的反而是沉稳跟冷静——就好像现在这一幕,曾经发生过一样。

叶丰收气急败坏道:“叶清轻!老子白养你这么多年了!胳膊肘往外拐,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货色!赶紧滚过来!”

祝桐冷笑道:“什么货色?你也配说我们叶家的小姐?!”

叶丰收有些慌乱的跟张芹对视了一眼,梗着脖子道:“什么叶家的小姐!这个丫头是我老婆怀胎十月生出来的!”

张芹也怯生生的走了上来:“清轻,过来妈妈这里,别信他们乱说哈。”

叶清轻面无表情。

她原来还对张芹有着一点感情,但是当她说出这句话,她就彻底失望了。她明知道叶清轻不是她亲生的,却因为不想让自己这么多年的付出白费而撒了谎——甚至不惜拉着她一起在泥坑中活一辈子。

祝桐冷笑一声,弯腰将叶清轻抱了起来,然后转身离开,叶丰收不甘心的扑了上去,大叫大骂:“叶清轻!你这个不要脸的!我们养了你这么多年,你一点钱都不留下?!”

叶清轻恶心的想吐,眼睛却忽然覆盖上了一只温暖的手。祝桐低着头道:“小姐,请不要害怕,从今天开始,再也没有人能够欺负您了。”

叶丰收被一群保镖拦住了,叶清轻从祝桐手指的缝隙中看到了那对母女震惊的脸,心中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丝快意,更多的却是坚定——祝桐,这辈子,我一定会保护好你。

上辈子她跟祝桐的相遇跟这次几乎完全不一样,但是这个男人的温柔却一如既往。他是叶清灵父亲叶宁故去下属的儿子,在叶家的地位举足轻重,当时也是他来接走叶清轻的——他也是整个叶家中,真心温柔对待叶清轻的人。

可惜叶清轻回到叶家的第二年,他就因为车祸去世了。

叶清轻死死地抓着祝桐的袖子,被他送上了车子。男人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却看见了她泪流满面的脸,眼中多了些怜惜。

叶清轻没有哭很长时间,车子很快就行驶到了叶家的别墅。这里几乎全都是上流社会圈子中的人,不少人已经听说了叶家大小姐找了回来的事情,但是没有多少人这个时候来拜访叶家。

一群人已经守候在了大门口,正翘首以盼。叶清轻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抬起了下巴,然后光着脚,昂首挺胸的下了车。

跟上辈子完全不一样了,她提前了几年回来,脑海中怀揣着的,是三十岁的叶清轻的涵养,如今的叶清灵在她面前,不值一提!

刘佳原的身边站着叶清灵,她却没有心情管她,而是一边哭泣一边忍不住看向了刚刚下车的少女。她姿态优雅,即使双目红肿,却依然可以见到高傲姿态,那一张脸,更是跟刘佳原年轻时候十分相似。叶清灵虽然相貌清秀,但是比起叶清轻的绝色,她差太远了。

叶清轻下了车便停住了脚步,她呆呆的看着刘佳原,后者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一把将她抱紧了怀中:“清轻!妈妈的女儿……妈妈找了你十八年啊!”

感受着母亲温暖的怀抱,叶清轻的眼角再次水润了。

曾几何时,刘佳原对她的态度也是这样怜悯而又怜爱的,但是她却因为过去的经历不断的自卑,不断的抗拒着她的接近,导致母女两个的关系逐渐疏远,最后被叶清灵拿了空子。

她忽然抬起了头,直直的向着叶清灵看去。

这时候叶清灵年纪还小,十七岁,皮肤极好,头发乌黑,相貌好歹能算得上是清秀,她没有想到叶清轻会忽然抬头看她,脸上的怨毒根本就没有收下去。

叶清轻毫不掩饰,嘴角直接挂上了冷笑。

这一次,宣战的人换成她!

刘佳原抱着她哭了一段时间,然后依依不舍的牵住了她的手,拉着她走进了叶家的别墅中。

双脚踩在地毯上,叶清轻心中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总算是回来了!

她目光从周围一片低眉顺眼的仆人身上扫过,知道他们仅仅是表面上的恭顺,更多的是鄙夷——在他们看来,叶清灵才是真正的叶家大小姐,一个忽然被接回来的野丫头,凭什么野鸡变凤凰?

叶清轻心中冷笑了一声。

刘佳原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叶清灵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最后自己找了个位置。她狠狠地看着叶清轻,凭什么?她刚刚回来,妈妈就一眼都不看她了!既然已经失踪了,为什么不干脆失踪的彻底一点?!

刘佳原慈眉善目道:“清轻,你刚回来,有些事情还需要慢慢适应,等再过一段时间,你爸爸就从国外回来了。我已经让老张把你的房间收拾好了,你过会儿先去看看,过会儿妈妈带你去买几件衣服。”她满眼泪水,心疼的看着叶清轻身上的伤痕:“是妈妈对不起你,让你吃苦了……”

叶清轻轻轻摇了摇头,露出一个让人心碎的笑容:“不,这怎么能怪您呢,妈妈……”

她喊出这两个字之后,刘佳原的情绪很明显激动了起来,她几乎是泣不成声了,叶清灵看着两人的互动,忽然扑进了刘佳原怀中,泪水涟涟道:“妈妈!太好了!姐姐总算是回来了,您以后都不用这么担心了!”

刘佳原排了排她的后背,眼中有些犹豫。现在叶清轻已经回来了,按理来说为了她的心理健康,应该尽快将叶清轻送走,但是手心手背都是肉,叶清灵一直都乖巧嘴甜,又是她放在身边养了十八年的宝贝,怎么忍心将她送走呢?

叶清灵哭得真情实意:“妈妈,您让张叔把我的房间跟姐姐的房间换一下吧。”

叶清轻抿了抿嘴。

上辈子二十多岁发生的事情,这辈子的十八岁居然还会发生一次——上辈子她以为这就是叶清灵单纯的好心,却忽视了她背后的恶毒。在她没有回来之前,叶清灵身为叶家的大小姐,所居住的屋子自然是采光度仅次于主卧的,她口口声声忍让,当时的叶清轻没有多想,就真的搬了进去。

但是她不知道,事后叶清灵,立刻就去找刘佳原哭诉了。原本不那么确信的事情,却因为叶清轻丝毫没有谦让精神而产生了怀疑。

不过说到底,这件事情也要怪她,她就不应该觉得叶家每一个人都是无害的。

叶清轻说:“妈妈,我才刚刚回来,不需要住太好的房间。”她怯生生的看了一眼正在撒娇的叶清灵,小声说:“而且我也不想惹妹妹不开心。”

看见她这个表情,刘佳原心中顿时一阵疼痛,赶紧推开了叶清灵,并有些责备的看了她一眼——明知道叶清灵刚刚回来,什么都不熟悉,还敢当着她面撒娇,这不是往她心口上捅刀么?!

叶清灵被推开之后,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从小就是叶家捧在手心上的小公主,要什么没有?什么时候连撒娇都不可以了?

叶清轻避开了她怨毒的眼神儿,有些腼腆的笑了笑:“妈妈,您可以陪着我去我的房间看一看么?我想要跟您说一点事情……”

刘佳原赶紧点点头,然后母女两个手拉手上了楼。叶清灵一个人被忽视在了沙发上,气得浑身都在发抖。有个女佣凑了过来,鄙夷道:“小姐,你别跟那个野东西生气!之前祝先生调查她的时候我都听说了,她根本没有生活在个好家庭里,她妈是个无业游民,她爸打零工,喝醉了酒就打她,估计她也没怎么出过门,可能连马桶都不会用,学习肯定也很烂,夫人现在就是在兴头上,亲生的又怎么了?这么多年没养在身边,谁知道是个什么东西!”

叶清灵皱紧了眉头。

在知道叶家真正的大小姐找到了之后,她还是抱着高高在上的心情的,毕竟她十几年来养尊处优,自觉非常优秀,又在叶家生活了十几年,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怎么可能是个野丫头可以取代的?

但是……有些事情,好像在慢慢的离开她的掌控了。

叶清轻一路跟着刘佳原上了楼,然后进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可以看得出来,房间的装修花了很大的功夫,色调温暖,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她呆呆的站在上边,忽然伸手抱住了刘佳原。

刘佳原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孩子,你受苦了……”

2017-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