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死亡让她知道了太多事情,从前那个懦弱的叶清轻,从今天开始,就会脱胎换骨!

叶清轻稍微调整了一下,打开门对张芹道:“妈,过会儿爸来敲门,你不要开。”

张芹怯懦的点了点头。

叶清轻一再叮嘱。她太了解张芹了,这个女人从小就开始依赖男人,骨子中的奴性已经割舍不掉了,她故意在门上栓了几条绳子,打了死结。

但是她半夜还是被醉醺醺的叶丰收打起来了。

粗壮的中年男人皮肤蜡黄,手里抓住扫地的扫把,直接打在了叶清轻身上,张芹已经挨了几巴掌,蹲在角落里哭:“我苦命的女儿……”

叶丰收骂骂咧咧的:“让你去找人麻烦!”

叶清轻扣紧了牙,用手挡了两下,几条红痕印刻在她身上,她狠狠的推了一把叶丰收,然后赤着双脚跑了出去。她跑下了楼,后面没有人追过来。

叶清轻光着脚沿着马路边走,脚底板很快就被小石子划破了,她拢了拢头发,眼中一点迷茫都没有。现在这种情景,上辈子不知道上演过几次,她早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回到叶家——

叶清轻眼中闪过一次决然,上辈子她被带回叶家的时候,已经是二十二岁了,早就已经定了形,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扭转,即使后来她学会了绝大部分富家小姐该有的技能,也已经晚了。

叶清轻漫无边际的走,不知不觉中经过了一条小巷子,巷口吹来一阵阴风,她搓搓胳膊,想要赶紧走过去,却忽然听到了一阵难受的声音。

叶清轻脚步顿了顿,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垃圾桶旁边躺着一个看不清样貌的男人,衬衫上带着斑斑血迹,叶清轻下意识的倒吸了一口凉气,那男人像是察觉到了她的到来,忽然抬起了头。

黑暗中叶清轻只看到了一双眼睛,她抿了一下嘴,蹲了下来:“你受伤了,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男人没有说话。

叶清轻其实懒得管闲事儿,她重生之后不再像是前世一样优柔寡断,犯不着为自己惹麻烦,当即站起来想要离开,然而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她忽然看见了男人的脸。

鼻梁高耸,一双浓眉紧紧的皱着,薄唇抿在一起,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一张脸堪称完美无瑕——叶清轻顿了一下。

她认识这个男人。

上辈子她回到叶家之后,曾经唯唯诺诺的跟在叶清灵身后,看她跟这个男人谈笑风生——不,与其说是谈笑,倒不如说是叶清灵在单方面的讨好他。

祁衍。

祁氏的总裁,凌驾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是叶清灵一心想要订婚的对象。

叶清轻停下了脚步,转身蹲了下去,用力的抬起了男人的下巴:“我再问一次,你需不需要帮助?”

祁衍原来想等着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自己走开,却没有想到她竟然回来了。月色下她一身狼藉,容貌却是一等一的好看,一双眼睛乌黑明亮,眉宇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祁衍心口一动,与此同时多了点疑惑……这张脸,他好像在哪里见过。

叶清轻问道:“不想去医院也可以,把你的手机给我,我给你的家人打电话。”

——她看到了祁衍的愣怔。

这也是她想要的效果。叶清轻知道,即使上辈子叶清灵可以做到所有人口中的模范大家小姐,有一件事也是她不得不去面对的——叶清轻的脸,跟刘佳原十足的相似,当时叶清轻被叶家带回,也是因为有刘佳原的熟人见到了叶清轻。

她想要让祁衍见到她的脸,再把她的消息带回叶家。

祁衍收回了目光,沙哑道:“手机在垃圾桶里,拨第二个号码。”

叶清轻没有丝毫犹豫,按照他说的做了,与此同时她眼中有些淡淡的疑惑,按照祁衍的身份,怎么会落到今天这种田地?

祁衍闭上了眼睛:“你现在可以走了。”

叶清轻小声道:“过河拆桥。”

但是她没有迟疑,光着脚往回走,没走几步脑袋却忽然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她嘶嘶的喊了一声疼,回头一看,竟然是一双男式的皮鞋。

叶清轻顿了一下,小声道:“谢谢。”

随后便穿上鞋子,快步跑走了。走出几段距离之后,她深吸一口气,心中有些忐忑。也不知道祁衍究竟有没有察觉到她容貌上的不对劲儿,毕竟叶家十几年前曾经丢过一个小姐的事儿上流社会的圈子中都知道。

想来想去想不出个结果,叶清轻有些委屈的躺在了公园的长椅上,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祁衍闭着眼睛,呼吸极浅,不远处传来了低沉的发动机的声音,不久之后一群黑衣保镖将这条小巷子牢牢的护了起来,祁衍低声道:“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祁总,已经收拾好了。”为首的保镖点了点头,护着祁衍往车上走。

祁衍低声道:“回去之后立刻安排一件事情,给叶家递个信儿,就说我在金乐街见到了疑似叶家失踪小姐的女孩子……“

保镖又是低低的应了一声。

第二天清早,叶清轻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睡了一晚上公园长椅,她身上又酸又疼,好不容易才坐起来。长椅底下还放着祁衍的鞋子。她没办法,最后还是回了家。

她心里边是抱着那一丝希望的。希望祁衍最后还是发现了她面孔中的秘密,否则她只能再另想办法了。

她回到家的时候,叶丰收已经走了。他做的是饭店中最低级的打下手,手脚不干净,经常往回偷一点吃的,大酒店出来的饭菜,就算是剩下的也香得很,叶清轻曾经啃着手指,看对面的人家享用她的爸爸跟饭菜。

张芹一脸愁容的打扫着昨天被叶丰收摔烂的东西,叶清轻顿了一下,冷声道:“我回房间复习了。”

她现在正好是高三复习的紧张时刻。上辈子在叶丰收的暴打下,曾经学习成绩优异的她,最后因为受伤严重住院而错过了高考,家里又不可能让她复读,导致她只能辍学去打工,回到叶家之后因为自己的学历自卑过很长一段时间。

叶清灵给她的影响太大了。

她是高高在上的叶家小姐,她却是低入尘埃中的人,即使叶清轻后来努力自学、自考进了名牌大学,也没有办法弥补自己心中的那一点自卑了。

而现在的叶清轻没有想太多,只是想要重新捡起自己的梦想。寒假的这段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叶丰收很少回家,即使回去了,也是没有尽头的责骂跟侮辱,叶清轻选择了冷眼旁观,并把自己封锁进了房间中。

而对面那对母女,始终都没有再来找过叶清轻的麻烦,应该是被上次叶清轻的狠厉吓坏了。

开学的第一天,叶清轻没有去上学。

她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看着一身酒气的叶丰收一把抓住她的书包,直接把里面的书全都倒了出来:“丫头片子,读书有什么用?将来还不是要嫁人的?!”

张芹躲在门后,一句话都不敢说。

叶丰收如果回来,一般都是在深夜,很少会这样在清早就出现。他从叶清轻的书包中翻出了她一个星期的饭钱,然后装进了自己的口袋中。

而对面的门早就开了,那对母女站在门口,正在看笑话。

叶清轻忽然怒道:“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她从来没有在叶丰收面前说过这种话,中年男人蜡黄的脸上闪过一丝怒意,然后一巴掌扇在了她的头上,狠狠地抓着她的头发:“臭丫头!反了你了!”

叶清轻头皮生疼,却死死的抿住了嘴唇,一句话都不愿意说。

她恨这个男人。上辈子她一生凄惨,到死都没有去掉那种如影随形的自卑,归根结底就是因为这个男人!

然而叶丰收再怎么说也是个成年男人,叶清轻身材瘦弱,根本就挣不开,很快脸就被他扇肿了,张芹虽然心疼,但是瑟缩在门后,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叶清轻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就在这时候,她忽然听到了叶丰收的惨叫!他被人从后边一脚踹了出去,在地上痛苦的打滚,叶清轻面前抬起眼睛,却看到了一双皮鞋。

她认识这个牌子,上辈子上流社会的圈子中很多人都喜欢穿,是意大利的一个名牌。

男人垂着眼睛,单膝跪在地上,冲她伸出了一只手:“小姐,我来接您了。”

叶清轻知道自己现在有多难看,她像是一只毛都没有长全的小鸡崽,狼狈又不看,趴在肮脏的地板上,脸已经被打肿了。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轻声喊道:“祝桐……”

祝桐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不久之前祁衍忽然去了叶家,告诉他们他可能找到了失踪在外的叶家大小姐,叶家父母自然是欣喜若狂,派出人调查,几周后确定了叶清灵的身份——她正是叶家失踪多年的大小姐。

叶家得到了消息,立刻派祝桐来接人了。

但是按理来说叶清灵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才对,为什么却准确的喊出了他的名字?

2017-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