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的路上,天色渐深,是夜都是冷清。

别墅内的人早已散去,喧嚣消拭,狼藉却遍地。

身上的伤痕依旧在燎心般的刺痛着,那白色的衫裙上此时依稀看的见那些红色血痕。

席少渊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宋天星正在默默的收拾着混乱的房间。

冷然的浓眉蹙起,席少渊略有不悦的看着宋天星。

“不是要离婚?你怎么又回来了!”

宋天星头也不抬,像是没有听见这话一般。

看到这一幕,席少渊上前一把扯住了她,动作霸道凌冽。

“你聋了吗!”他气愤的说道。

胳膊上的伤痕被这一抓变得更加疼痛,宋天星倒吸一口凉气,满是痛苦。

他这才发现她身上的伤。

“这伤哪里来的!”席少渊厉声责问。

“不用你管。”

宋天星依旧倔强。

席少渊的黑眸紧紧盯着她的脸,目光越来越复杂。

“你和别的男人玩?没想到你看着挺清纯,骨子里却这么……?”

“席少渊,你可以说我,但是不能侮辱我的人格,你以为我跟你一样,不知廉耻吗?”

“我不知廉耻?那我就好好教训你一下,让你知道一下什么叫廉耻!”

话音刚落,他就拉扯宋天星的衣服,她不是装高贵吗?他就让她知道谁才是不知廉耻的那个!

“你个混蛋,你放开我!”宋天星惊慌失措,极力阻止,但是她哪里是席少渊的对手,拉扯间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斯拉开,露出里面白嫩的皮肤和鲜红的伤口,由于拉扯的动作太大,本来还未愈合的伤口再次破裂,鲜红的血水顺着手臂流到了地面上,染红了脚下的白色地毯。

鲜红,白色,血腥味!

这一幕对席少渊的冲击很大,他记得当年宋玫瑰穿着洁白的婚纱从楼梯上摔下去,他赶到的时候,她犹如白色的仙子躺在鲜红的血泊里,那血腥味道多年后还深刻的在他的脑海里。

席少渊闭上眼睛深呼吸,似乎要将这种味道吸入骨髓,再次睁开眼睛,眼前的女人双眼朦胧,面容失措,却长得一张跟玫瑰一样的脸,一时间让他难以分辨。

“玫瑰,是你吗?你回来了?”席少渊一时间分不清楚哪些是宋天星,哪些是宋玫瑰。

“我不是玫瑰,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宋天星使劲挣扎着,随着挣扎衣服越拉越大,扯开的越多。

在席少渊的眼里,这无疑是一种邀请和吸引!

下一秒,席少渊就将薄唇紧紧覆上她的唇,那些没有被说出口的话就这样被突兀的堵在了口中。

宋天星越是挣扎,他的钳制就越紧固。

“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宋天星此刻是铁了心的反抗,她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想要推开他。

可是毕竟是女人,宋天星的力显得微不足道,很快,宋天星停住了反抗。

“玫瑰,我很想你!”席少渊迷离着双眼。

宋天星茫然的看着屋顶,终究还是放弃了反抗。

浅黄灯光如水般流泻,将沙发上的二人笼罩其中。

那洁白皮肤上显目的伤痕赫然映入席少渊眼中,他微微蹙眉,有些停顿,看清了面前的脸,她不是玫瑰,而是宋天星!

2017-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