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然离开后,宋天星含着眼泪将车子掉转了方向,现在她只能去母亲洛琳那里了。

来到那处位置偏僻的别墅,宋天星停下车子。

洛琳是宋天星的父亲宋霆海的二太太,在宋家这个庞大的家族里,洛琳的身份谈不上尊贵,而作为三位太太里唯一一个没有产下男孩的人,她甚至显得不受待见。

宋天星环视一番别墅,无奈的叹气。

开门的时候,一阵清脆的碎裂声突兀在宋天星耳畔。

“夫人,你别这样!”唯一一位佣人担忧的劝说着。

“为什么!为什么就只有我一个人是这样的,跟了他这么多年,难道就因为我没有儿子所有人都看不起我吗!”

洛琳情绪失控,顺手又将一个青花瓷瓶扔在了地上,顷刻,无数的碎片在地面滚动,宋天星紧蹙着秀眉,满是无奈心疼。

“妈!别砸了,小心割破手指!”说着,宋天星跑了过去,拉住了洛琳再次高举的手臂。

“你放开我!你爸都半年没来过了,我砸了他的花瓶,他心疼了就会来看我。”洛琳有些偏执的喊着,仿佛她认定了一般。

“妈,你别砸了,这些都是爸爸的收藏。虽然不是什么珍品,但是每一个也能卖几万块,卖了换钱也好啊!”宋天星知道洛琳的生活并不宽裕,爸爸那边每个月只给她五万块的生活费,而且洛琳酗酒赌博,那点生活费根本就不够用。

“宋天星,你都嫁到席家了,就是泼出去的水,你别管我,我就是砸了也不卖钱,我就要过的穷,好让他可怜我,心疼我!”洛琳大声叫嚷着,使出浑身解数将手中的花瓶摔倒了地上,飞起的花瓶碎片一下子刮伤了宋天星的手腕,顿时有血流了出来。

“小姐流血了!”佣人胡婶大声喊着,洛琳这才察觉,连忙拉住宋天星的手臂,“出血了,胡婶快去拿药箱!”

说着,非常紧张的盯着宋天星手臂上的伤口,又要嘴吸又紧张得不行,“这可不能留疤,免得少渊不喜欢,女人的身体就是女人的脸,有一点瑕疵都不行。”

“妈,我没事,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宋天星连忙收回手臂,这只是一个小伤口,她完全没有当回事。

“那怎么行?少渊就喜欢你滑嫩的皮肤,千万不能有任何的差池,否则以后谁给我养老?”洛琳说着,接过胡婶拿过来的药箱,非常认真的给宋天星擦洗伤口,包扎,完全看不出刚才癫狂的模样。

“妈我真的没事,况且,我跟席少渊”宋天星欲言又止,她实在不想让洛琳继续做春秋大梦。

“你和少渊怎么了?他最近冷落你了?你们俩什么时候要孩子?对了,他最近总上报纸出席活动,是不是很忙没时间陪你?”洛琳一下子抛出了好几个问题,似乎她对席少渊的日常非常关注。

“我,我今天和少渊吵了几句。”宋天星试探着说道。

“吵架?你有没有搞错?他可是你男人,你应该好好服侍他,顺从他,你为什么跟他吵架?”洛琳立刻有些急了,瞪着眼睛看着宋天星。

“今天我生日,他领了别的女人回家!”宋天星忍不住的说道。

“男人在外面逢场作戏很正常,你爸不也好几个女人嘛?只要他不跟你离婚就行!对了,你们两个那方面和谐不?他领女人回家也许是为了增添你们夫妻的感情。”洛琳分析着。

这话有些让宋天星羞于回答,她的贝齿轻噬粉唇,表情纠结。

“说啊。”洛琳不耐烦。

“他,他还没有碰过我。”

“什么!结婚三年,他都没有碰过你!”洛琳一下子站了起来,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

“你到底有没有用,连自己的丈夫都不会取悦,我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生了一个你这样没用的女儿!”

“对不起,我真的尽力了,是他一直忘不了姐姐。”

“忘不了就让他忘啊!宋天星,你真是没用!你不会勾男人嘛?”洛琳的语气满是指责。

“妈,这样的生活我真的很累,我不想继续了,我想离婚。”

宋天星终于说出这句话。

“啪”的一声,一巴掌打在了宋天星的脸颊上,她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离婚?你以为这婚是你想结就结的吗!”

宋天星的话激怒了洛琳,她生气的从书桌下拿出一根发旧的藤条,逼视着宋天星的眼睛,“跪下,衣服!”

宋天星犹豫了一下,还是默默的扯去了外套和小衫,露出了光洁白嫩的整个背部,上面隐约还能看见从前未愈的伤痕。

“啪”的一声,藤条打在背上火辣辣的,宋天星扣着牙没有吭一声,从小到大,洛琳有一点不顺心或喝醉酒就用这个“家法”来收拾她,她已经逆来顺受了。

“我让你离婚!我让你不争气!”洛琳边斥责着,用力将藤条打在宋天星的身上。

“好不容易你嫁给了席少渊,我以为自己也出头了,你居然敢离婚!”

宋天星此时她所能做的,就只有忍受着,任凭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她的后背很快就出现了一条条红痕,火辣辣的感觉和钻心的疼痛袭击了宋天星的思绪,她的嘴唇发白,可即使这样,她依旧是一声不吭。

只不过,母亲的话已经让她心中渐渐打消了那个念头,她知道,现在洛琳已经将所有变得希望放在自己的身上了。

她不能这样自私,不能。

许久,洛琳才停下手中的动作,她的胸口急促起伏着,眼泪滑落。

看着宋天星后背渗出的血迹,洛琳此刻心疼难过。

“对不起,妈不是故意的,妈只有你了,只能靠你了。”

洛琳扔掉藤条,自责的抱住了宋天星。

“天星,妈妈这辈子就只能这样了,我只能靠你了,如果你不为席家生出一个儿子,我们母女将永远抬不起头。”

“妈”宋天星哽咽着,眼泪自眼角不断落下。

“天星,你答应妈妈,不要离婚,好吗。”

宋天星没有说话,却用力点点头。

现在,她已经没有选择的权利了。

2017-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