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嫉妒沈心宓?这句话从何处说起,真是可笑,沈墨筠一向把情绪隐藏的很好,脸上不痛不痒,然后把护士叫进来请出温意蕴,遮好帘子,开始给沈心宓检查身体。

沈心宓抬手,一把把沈墨筠的高领衬衫的扣子扯了下来,眼睛玩味的看着暴露在空气中的锁骨处的吻痕。

“婊子就是婊子,婊气十足,我真是很佩服你沈墨筠,在陆枫面前装成个良家妇女,没想到背地里如此放荡不羁,真是看不出来,也对,你当初才十八岁就能为了钱卖身,还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沈心宓越说越兴奋,数落沈墨筠,把她踩在脚底下是她此生乐此不疲的兴趣。

沈墨筠冷着一张脸,手里握着仪器在沈心宓的身上扫了扫,“十八岁卖身的不是你吗?妈至今还认为卖身救母的人是你。”

冰凉的毫无温度的仪器握在手里,这个所谓的姐姐就在前不久,当着她的面和自己的男朋友干羞耻的事情,光明正大的示威,从小沈心宓就觉得很沈墨筠抢东西并且抢赢了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

检查完毕,沈墨筠收拾好仪器,转身要离开病房。

“沈墨筠,我会一直把你踩在脚底下的,帮我看看有没有狗仔在医院。”沈心宓抬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她要在镜头前是美美的。

小护士看沈墨筠从病房走出来,一脸心疼的说:“沈医生,你还好吧。”

她的事小护士是在沈墨筠喝醉的时候知道的,她从小生活在父母无微不至的关怀下长大,对于沈墨筠的遭遇,除了同情就是心疼。

沈墨筠很疲惫的拍了拍小护士的肩膀,微笑着说:“已经习惯了,没事的,之后还有手术吗?”

小护士看了一眼单子说:“没有了,倒是有一个下午四点的预约。”

沈墨筠从白大褂拿出手表看了一眼,还有两个小时,能睡一会儿。

萧泽宸坐在总裁办公室,骨节分明的大手在一个文件上来回翻看着,沈墨筠二十六岁,市中心医院附属医院的妇产科医生,详细的连她交过几个男朋友,有多少个朋友,具事无遗。

“老板,这个沈小姐好像不太好过啊。”李秘书说,在调查沈墨筠的时候根本没想到这个女孩是被领养的。

萧泽宸墨色的眸子一冷,浑身散发出阴冷的骇气,如果过的好,八年前就不会主动卖身了。

手指用力握紧手中的钢笔,究竟什么样的生活,从小到大连一个朋友都没有。

“老板,我听说沈小姐的男朋友跟她的姐姐混在一起了,昨天晚上,沈小姐是找她男朋友分手的,没想到被下了药,还有沈小姐的姐姐是公司新签的女演员沈心宓。”

看来他还要感谢一下这个所谓的男朋友。

李秘书被自己老板阴鸷的目光吓得一抖,真是惹了谁都不要惹自己的老板,不然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晚上沈墨筠回到家,刚打算去洗澡,手机铃声忽然响了,一串陌生的号码。

停下正在脱衣服的手,滑了接听键,低沉慵懒的声音瞬间响了起来。

“沈小姐,你要赖账吗?”既然她认为他是鸭子,那他就委屈一点不说穿自己的身份。

沈墨筠握着电话的手微微僵住,清了清嗓子,“这位、这位先生我付不起一百万,而且我听说您这行一晚最贵的也才五六万,再贵一点的就是什么模特啊明星之类的。”

她都是听谁说的这些?

萧泽宸的表情瞬间不好看了,站在自己阳台上,手里拿着沈墨筠的照片,或是低眸浅笑,或是站在陆枫面前小鸟依人,表情都没有太大的变化,淡墨的就像一幅山水画,看起来并没有多么爱她的男朋友。

沈墨筠没听到萧泽宸的回话,怯怯的开口,“这位先生,我手里没有太多存款,十万八万的也付不起,而且我也不是真心想要点你的钟,碰巧的事情,你手机号是微信号吧,我稍后加你,给你转账,我们就此两清了。”

陆枫这个混蛋给她下了药,还要赔出去钱,沈墨筠简直想锤死那个混账。

萧泽宸被沈墨筠的这位先生叫的心里很郁闷,都不问问他的名字吗?

沈墨筠快速挂了电话,打开微信,对方很快接受了她的好友认证,沈墨筠咬着牙给他转了五千块钱。

五千!他在沈墨筠心里就值五千块钱,萧泽宸气得直咬牙,好样的沈墨筠,准备肉偿吧!

沈墨筠把手机扔在床上,了却心事一般,走进浴室里开始洗澡。

萧泽宸连续给沈墨筠发了好几条微信,对方都没有回复,接着又打了电话,无人接听。

萧泽宸咬牙切齿,还没有那个人让他打了这么多电话的。

沈墨筠洗完澡,手机看都没看直接躺在床上,脑袋里装了太多的事情,压得她喘不过来气。

自己相恋了四年的男友和自己的姐姐,真是太可笑了,沈墨筠只是觉得很恶心,却没有多少悲伤,她之所以会跟陆枫在一起,完全是想找一个港湾,加上陆枫的糖果炸弹的连环轰炸,任凭哪个女人都不好拒绝。

其实她并没有那么爱陆枫。

翌日,沈墨筠早上准备去医院,门口停着一辆法拉利,在小区里很突兀,看了一眼,绕过它,没想到法拉利一直跟在她身后,沈墨筠停,它也停。

“喂,你想五千块钱就把我打发了?”车窗摇下来,沈墨筠逆着光,半眯着眼睛看向说话的车主。

怎么会是他?这年头鸭子都能开得起法拉利了,暴利啊暴利。

还找到她家了。

“这位先生,放过我吧,还有很多女金主等着你。”

萧泽宸彻底被她的话激怒了,“沈墨筠,我叫萧泽宸。”

哦,萧泽宸,等等,萧泽宸!陆枫的直接领导,萧氏集团的执行者,沈心宓费尽脑汁才能进的公司的老板,居然被她当成了鸭子,还以五千块钱打发了的鸭子。

萧泽宸满意的看着沈墨筠脸上的变化,还行,这个女人还知道萧泽宸是谁。

如果萧泽宸不在场,沈墨筠一定用拳头锤死自己的胸口,她居然把堂堂萧氏集团的总裁当成了出来卖的鸭子,还跟他发生了关系,最重要的是被五千块钱侮辱了,沈墨筠啊沈墨筠,你真是得了白内障看不清人。

萧泽宸一边开慢车跟在沈墨筠身边,一边似笑非笑的对她说:“沈小姐考虑一下,是打算肉偿还是准备一百万,不过我想以沈小姐的经济状况,还是肉偿吧。”

沈墨筠停住脚,柳眉微蹙,红唇微启,想了想还是不要惹怒他,沈心宓在他的公司当艺人,如果把他惹怒了会威胁到沈心宓,沈心宓不爽就找她麻烦,岂不是得不偿失。

这么一想,沈墨筠眯着眼睛假笑道:“萧先生,你既然不是鸭子那么我也就不需要支付你什么费用,我们这么算也就是一夜情,你我都是成年人,又不是第一次,您不会玩不起吧?”略带挑衅的意味。

成年人的游戏,萧泽宸意味深长的看着沈墨筠,眼前的这个小丫头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做那种事情浑身发抖,连灯都不敢开的胆小的小姑娘了,这么伶牙俐齿,很好。

沈墨筠继续往前走,还有一分钟就到公交站了,该不会这几句话就把他惹怒了吧。

萧泽宸淡笑着说:“沈小姐说的对,但是救命之恩就不能轻易算了,你说是吗?”

什么救命之恩?

沈墨筠疑惑的看向萧泽宸,逆着光线,高挺的山根和纤长的睫毛投下一小片阴影,这副模样不必他们公司的男艺人差,而且根本联想不到是总裁。

沈墨筠刚要开口问,余光瞥到萧泽宸车后的公交车,几乎是连跑带跳的上了车。

小护士看着像是撞了鬼似的走进医院的沈墨筠神秘兮兮的把她拽进了更衣间。

沈墨筠一边脱自己的大衣一边疑惑的看着小护士,“涵涵,你怎么了?”

陈瑀涵四处看了看,见没有人,才放心说:“沈医生你等一下千万不要去你姐姐的病房。”

“为什么?”沈墨筠诧异的问,沈心宓又作什么妖了?

陈瑀涵说:“你姐姐跟您男朋友吵起来了。”男朋友三个字一出口她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捂住嘴俏皮的看了一眼沈墨筠,还好没什么大反应。

沈墨筠换好衣服,“是吗?你放心我没事不会自讨没趣的。”沈墨筠疯了才会主动找沈心宓。

沈墨筠推开自己科室办公室的门,转椅上坐着一个背对着她的深蓝色的西装男人,还不是接诊的时间啊。她有一种走错办公室的感觉,看了一眼门牌,没错啊。

那个男人缓缓的转过身,脸上带着几分邪气,笑着看着沈墨筠,“沈医生早上好。”

2017-2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