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钱?这女人是不想活了吗?把他、萧氏集团的最高决策人当成了什么?

沈墨筠睁大眼睛,一双杏眼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男人,腰间仅围了一条粉色的浴巾,紧致的线条没有一丝赘肉,眼神下移,,她虽然是学医的,但是是妇产科医生,对于男性的身体,沈墨筠还是没有接触的,脸瞬间红了,别过眼,装作很镇定的问:“这位先生,很抱歉我睡了你,你开个价吧。”

一看就是一晚很值钱的那种,沈墨筠在心里默默祈祷,不要太贵,让她承受不起啊。

萧泽宸眯着一双桃花眼,眸子里闪着精锐的光,淡淡的说:“一百万。”

“你、你、你说什么?喂,看你长得人模人样的,光鲜亮丽,说话怎么狮子大开口?一百万,我睡你不如去睡吴彦祖。”虽然这个男人长得堪比吴彦祖,但是,但是又不是她主动点的他的钟。沈墨筠懊悔,自己不应该跟陆枫这个渣男赌气,被下药了都没有发现。

萧泽宸觉得这个女人很有趣,长得清汤寡水的,但是味道还不错,最重要的是她很像那个女人。

沈墨筠的双腿在白衬衫下若隐若现,萧泽宸抬手屈指放在下唇来回摩挲着,带几分邪气,淡淡的冷笑着,“既然给不起,就肉还也不错。”

肉、肉偿?那吃亏的人是谁?

沈墨筠抬头看了一眼钟,她还要去上班啊!

“对、对不起,我真的不是吃霸王餐的人,这样,我给你留一个电话还有我的身份证号,这样你可以找到我,我会按着你们的市场价给你费用的。”沈墨筠被萧泽宸瞳孔迸射出玩味的表情吓得连连后退,手握住金属门把手,恨不得赶紧逃跑。

这个人根本不想电影里演的鸭子,身上与生俱来的压迫感让她感到害怕,总觉得这个男人下一秒就不知道能做出什么举动。

穿成这样就想走?

萧泽宸沉着脸,余光瞥到被揉成团的西服,弯腰捡起来扔到她脚边说:“报出来手机号。”

“啊?”沈墨筠一愣,然后乖乖的把手机号报出来,可能做鸭子的也需要人设,有些人会喜欢霸道总裁类型的,一定是这样。

沈墨筠这样想着,腰板也就挺直了,但是腰间的酸痛不得不让她倒吸一口凉气,昨天晚上到底有多疯狂才会这么痛,捡起地上的西装套在身上,说完手机号,手心狠狠的压下把手,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沈墨筠前脚迈出去,身后就响起了一个不耐烦的声音。

“等等。”

没等沈墨筠停下,手腕被一个男人握住,用力一带,又回到了房间里。

萧泽宸从地上捡起领带在沈墨筠的腰上系了一个结,沈墨筠惊讶的低头看着这个男人的双手整理着她的衣服,索性白衬衫够大,最后用西装把她裹得严严实实的。

沈墨筠未施粉黛的脸因为害羞而变得潮红,抿着唇,惹得萧泽宸想再狠狠的要她。

看来这个人经常给别的女金主处理这样的事情。

她落荒而逃,回到家里时,温意蕴冷着脸坐在沙发上,沈墨筠低头,左脚叠放在右脚上,“妈,我回来了。”

温意蕴看着自己女儿身上不可时宜的衣服,起身走到她身边,反手就是一个耳光,“你姐姐现在还住着院,你这是干什么?鬼混?我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沈墨筠僵直的站在一边,不敢躲避,温意蕴的巴掌噼里啪啦的落在她的身。

她曾经以为,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和温暖的词,可现在,她的小心翼翼却变成了温意蕴的得寸进尺和变本加厉。

沈墨筠承受着温意蕴的暴打,咬着唇一言不发。

温意蕴打累了,丢下一句,“木头,你这样配做我温意蕴的女儿吗?站在这干什么,你不是有名的妇产科大夫吗?赶紧去医院照顾你姐姐,如果她要是落下什么病根,你别想好过。”

沈墨筠点点头,回到自己的房间,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音,从记事起,温意蕴就直截了当的告诉她,她并非自己的亲生女儿,但是既然领养的也一定会当作自己的孩子一般,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温意蕴对她的态度就像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经常逼迫沈墨筠做一些她并不喜欢的事情。

可是,就算这样沈墨筠也很喜欢,比起厌恶她更接受不了被抛弃。

沈墨筠把衣服取下,鼻尖掠落白衬衫,上面还有淡淡的中药苦涩的香味,镜子里是自己,满身的紫红色伤痕,沈墨筠赶紧找出来一套能把自己全身都包裹住的衣服,一直梳起来的长发也散了下来,脖子上就像挂了一串葡萄,怪不得司机一脸嫌弃的对她。

简单的收拾好自己,沈墨筠才敢出门,温意蕴要跟她一起去医院,一路上,两个人默默无语,到了医院,小护士看见她叫一声沈医生好。

温意蕴说:“知足吧,如果没有我,你能当上医生?”满口的嘲讽。

温意蕴把她的话都入了耳,不支声,带她到了沈心宓的病房。

“心宓,感觉好些了吗?”温意蕴上前坐在凳子上,手轻轻的摸了摸沈心宓苍白的脸。

完全不同于对沈墨筠的态度。

沈心宓乖巧的点头,余光瞥到沈墨筠,朝温意蕴说:“妹妹也来了。”

“是啊,昨天不知道跟那个男人鬼混,啧啧,不自爱的样,你是没看见,我都没脸说。”又是鄙夷的语气。

沈墨筠已经习惯了,不反驳,表情淡淡的说:“姐,我给你检查一下你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就可以出院了。”

“出院?我为什么要出院,沈墨筠,你这是一个医生的态度吗?”沈心宓委屈的扯着温意蕴的袖口,“妈,你看妹妹她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温意蕴恨声说:“我知道你嫉妒你姐姐什么都比你好,但是你是一个医生,应该有这种消极的情绪吗?”

2017-2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