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此时,一道嗓音淡淡传来,那声音淡雅而温润,就若一袭香醇的美酒,轻轻流淌过人心。

“谁?”幻月闻言蓦然转身,心中不敢相信,竟能有人在靠近自己而不被发觉,冷冽的目光却在看到对方之时微微一怔。

原来是他?那个让人惊艳的男子!

而此时,继承了云绯月记忆的她也已然认出了对方的身份,乃是大楚国备受人尊崇的景王,赫连煜。

似乎自己从见到他开始,已然连续犯了两次不可饶恕的错误,若是放在前世的生死之间,只怕便是有十条命,也已经玩完了!

思及此,她顿时眸光一冷,声音漠然地道:“我竟不知景王竟也有这般多管闲事的时候!便是我再如何愚不可及,也轮不到你来评论!”

“放肆!”幻月的话音方落,便听一声冷喝声想起,赫然是一直沉默跟随于赫连煜身旁的侍卫。

“追星,退下!”赫连煜轻轻挥了挥手,示意追星退下后,璨若星辰的眸子带着几分探究之色,看着面前一身冷意的少女。

温润如玉的眸光在看到对方与往日截然不同的神情之后,淡淡一笑,“赏花宴就要开始了,若是三小姐不想再次成为众矢之的,还是早点回御花园的好!”

说完,他便淡淡一甩衣袖,姿态尊雅而清然地转身离开。

追星在看到自家主子所走的方向后,眸光微微一闪,默不作声地跟上许久后,才讶然问道:“主子,您不是已经决定要回府了吗?为何?”

赫连煜闻言修长如玉的完美手指在衣袖之上一滑而过,轻轻抚了抚没有一丝皱褶的衣袖,带着几分意味深长开口道:“本以为今年的赏花宴会与往日一般无趣,不过,如今看来,却是会多了几分乐趣了!”

“主子说的是云绯月?”追星闻言不过心下一转,便明白过来。

赫连煜闻言只是淡淡一笑,璨若星辰的眸子中,似有一抹流光闪过。

幻月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眉头不由皱起来。

没错,从今以后,她就是云绯月了,那个惨死在自己妹妹手中的少女。

而宋子恒和相府中那些人曾经给予的伤害,她定然要替这具身体的前主人一一讨回。

从现在开始,她,就是云绯月!

御花园离西园之间相隔甚远,便是宫廷侍卫,也需要走足足一炷香的时间。

此时除却皇上与后宫嫔妃之外,众人早已候于此处。

是以待得云绯月到达御花园之时,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目标。

当看到入口之处缓缓行来的人时,云绯语顿时面色一变,猛地站起身来。

而随着她的大力动作,膝盖重重地撞击在面前的小桌上,当下,一桌的糕点水果与茶水尽数打翻,便是她那精美繁琐的绣裙,亦是被混合着糕点的茶水弄脏。

众人听得这方动静,齐齐转过头来,在看到一脸慌张地站着身的云绯语后,不少朝臣夫人都皱了皱眉,眼中带上了几分不满。

这赏花宴可是大楚国规格最高的国宴,这丞相府的四小姐竟是这般失态,当真是没有礼数。

一旁的丞相夫人沈佩兰自是感受到了众人的目光,当下面色带着几分心疼与不满地道:“语儿,你有没有事?这个傻孩子,怎的这么不小心呢!青罗,还不快给四小姐拿烫伤药来。”

说完,沈佩兰不等云绯语反应过来,朝着众人满脸歉意地点了点头,便拉着她坐到了自己的身边。

听得云绯语是被烫伤了才会如此,众人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姐,自是不曾受过什么皮肉之苦,骤然被烫着失态,自是可以理解。

“娘!”云绯语坐下身后,一脸惊慌地在沈佩兰的耳边说道:“云绯月她,她居然没有……”

“闭嘴!”沈佩兰轻声冷喝道,面色不变地结果眸光凌厉地冷声喝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做了什么,现在开始,你给我老老实实坐着,不许开口!”

知女莫若母,虽然云绯语之前的所作所为并未对她言明,但在云绯月出现后的种种失态,再结合之前离开后回来的一副志得满满的模样,沈佩兰怎会猜不出来。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