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处观景楼中,一对男女相拥而站着,将刚才的一幕净收眼底。

而这对璧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心心念念的宋子恒与她的二姐云绯燕。

此刻云绯燕脸色极其苍白,双手颤抖着紧紧的抓着宋子恒的袖子,双眼通红的望着他自责道:“我们这样袖手旁观真的可以吗?”

这幅惹人怜的模样,顿时让宋子恒心中一紧,几分后悔今日让她看到这一幕,当下将其搂入怀中安慰道:“绯燕,我不能救她,我若是救了她,就不能娶你为妻了,唯有她死了,我们才能在一起!”

“可……”

闻言,云绯燕眼中顿时升起一抹感动之色:“可她毕竟是我的四妹,这样子对她太不公平了!”说毕,垂下眼眸黯然的继续自责着。

瞧她她忧心忡忡的模样,宋子恒叹了一口气好声劝导道:“别再自责了,怪只能怪她命该如此。”

就这样,宋子恒嘘声安慰了许久,云绯燕才慢慢解开心扉。

“赏花宴要开始了,我们先离开吧!”宋子恒望着怀中的楚楚可怜的少女,瞧她如此菩萨心肠心中对其更是怜惜起来。

至于,原本利用云绯语杀死云绯月的最后一丝歉疚,亦是消散无踪……

云绯燕朝碧玉池望了一眼,就淡淡收回目光:“嗯……”轻声应道。

却没有注意到,平静无波的碧玉池,突然间冒起了几个水泡。

……

好难受?

为什么不能呼吸了?

她不是死了吗?为何还会这么难受?

幻月再一次恢复意识之时,只感觉自己的胸口仿佛被压住了一颗大石一般沉闷无比,张开口才想呼吸,却是吸入了一大口水,迷迷噔噔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竟是身在水中。

当下心思明了,双手一展,便朝着上方游去。

一头探出水面,四下张望一眼,幻月便朝着最近的岸边游去。

才上岸,幻月还不及细思自己明明就已经被炸弹炸飞了,却为何会出现在这么一个湖中,便被四周碧波荡漾,琼楼林立的美景惊得一怔。

抬头看了眼干净剔透得犹如一块蓝水晶的蓝天,以及仿佛伸手可及的白云,幻月真心无法想象在二十一世纪这样一个污染严重的时代,竟还能够找到这样一个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

心思流转之间,幻月才想找个人打听这里的所在,便见前方有个人影缓缓行来,幻月才欲开口,却在看清对方之时,不觉愣在原地。

身为二十一世纪游走在各国之间的S级特工,幻月自认见过无数容貌气质皆属一流的人,便是她自己,也是一个难得一见的顶级美女,却不曾想到,她竟也有一日,会被别人的容貌所惊呆。

眼前的男子身穿一袭月牙白色锦服,头上仅以一只同色发簪束发,三千墨发就这般披散开来,随意之间,却有说不出的雅致风情。

炎炎烈日高挂于空,阳光照耀在男子的身上,却仿佛失去了原本的光彩与热度,这样的一个男子,仿佛无论是行走与烈日之下,还穿梭于霜雪之间,其散发出来的那份从容与优雅,都不会为外物影响。

有风吹来,吹动男子的墨色长发,那比之世间最上等锦缎还要顺滑三分的长发,就这般在空间席卷出最为惊艳的弧。

分明是墨色青丝,却荡漾出如玉光泽,眩目得让幻月不觉眯了眯眼,只觉世间最美的风景,也不敌面前男子的一缕青丝。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除却此人,谁能担得这句评价?

不知过了多久,待得幻月回过神来之时,眼前哪里还有那个男子的身影?

幻月不觉眨了眨眼,才满心懊恼自己竟是只顾沉浸在男子的无双风姿之中,却忘记了问明此刻自己所在之时,只感觉脑中一痛,仿佛瞬间被人塞入了许多的东西一般。

待得消化完脑海中出来的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之后,幻月这才明白过来,为何自己却会出现在此处。

“云绯月?你当真是一个愚不可及的可怜人!难怪竟是会落得如此下场!”

叹息着摇了摇头,她便抬步走到湖边看向水中的倒影。

在看到脸上那块椭圆形的黑斑之时,幻月眉头一皱,不由抬手抚上那块黑斑,感受着手下明显不同于脸上其他皮肤的触感,眸光微微一闪。

“的确是一个愚不可及的人!也亏得你会有这般认知!”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