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念情不语,再也没看夜天凌一眼,只是当那摸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水牢门口时,沐念雪震惊了,随之而来的是滔天的怒意:“夜天凌,你想干什么?”

夜天凌回给她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这样的夜天凌是沐念情熟悉的,但是他嘴角那抹荒漠冷然的笑意,犹如淬了毒的刀子,直插进沐念情的心房!

她的心里突然不安的跳动着,尤其是看见夜天凌眼底那摸嗜血时,心为之一沉,惊恐寒意从脚底咻的一下,直窜入脑门上,后背惊出一片冷汗,一抹惊恐快速的划过心间,想起他之前说的话,沐念情脑子里闪过一种猜测,搅得她再也无法平心静气,她语气急喘,思维凌乱:“夜天凌,你放了她,她是你女儿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说着就往前垮了一步,却被那冰冷无情的铁链给拉了回来,发出刺耳的哗哗声响。

七岁的夜荣华双手被反剪在身后,眼睛蒙着黑布,嘴里也被堵着,听到沐念情的声音,饶是三年没见,但她依然听得出来那是她娘亲的声音,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小小的身板竟拼了命的想要往前冲去,却被身后两名壮汉轻而易举的拉了过去。

“一点就通,你依然还是当年的沐念情,聪慧过人啊。”夜天凌望着沐念情,难得的赞赏了她一句:“沐念情,其实迎娶你不只是为了沈家的权利,你的确有让人着迷的地方,可惜沈家老头太死板,你已嫁入太子宫,就是本宫的人,他凭什么还要保持中立!”

“所以,沈家倒了,我也就没什么利用价值了?是么?”沐念情接下夜天凌的话:“可是,这和荣华有什么关系,你不就是想杀了我吗?我成全你,把孩子放了,夜天凌,你是孩子的父亲,我不希望她的父亲是个连畜生都不如的人。”

她知道,她什么都知道,从她被关在这里的第一天她就知道,沈门倒了,母妃去了,她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她不曾怕过,这落寞的人生,除了荣华,已无任何牵挂。

逼回眼眶的泪水,沐念情仰起头,语气坚定:“夜天凌,我知道你爱的是我的庶妹沐念雪,你放了荣华,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包括我的命。”

她没有说什么让出太子妃之位这样的话,因为她知道,在这三年里,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变了。

如今,她能赌的,也只有这条贱命了。

“呵呵,沐念情,你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如今,你在我手里,生死都在本宫手里捏着,你觉得本宫会如你的愿吗?”夜天凌嗤笑一声,看着沐念情就像是看蝼蚁一般:“你也不要觉得本宫心狠,高位者要的就是心狠手辣,雪儿怀孕了,明侧妃即将扶正,成为沐王妃,所以,雪儿诞下的必须是嫡子嫡女。”

顿了顿,夜天凌望了眼身边的夜荣华,抬起大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每摸一下,沐念情的心就揪紧一分,看出沐念情的惊恐,夜天凌收回手,勾唇笑了。

那笑意,在沐念情眼里如同鬼魅般骇人!

“荣华也是本宫疼在心里的,如果不是她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本宫必会保她一世荣华,这也是本宫曾经答应你的,可是,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跑去那个地方,更不该听到那些事情,所以,为了惩罚她,我把她的舌头给拔了。”

轻描淡写的一席话,好似说的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夜天凌,你不是人,你是魔鬼,那是你的孩子,我是辛苦怀胎十月生下来的,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她,你放开我,我要我的荣华。”望见夜天凌眼底的笑意,沐念情怒了,张开双手便向铁门奔去,似是想要抓住夜天凌,却被腰间的铁链轻轻一带,又返回原地。

沐念情跌坐在地上,污水刚好漫过她脖颈,眼前飘来一只只老鼠蟑螂,在她周围游荡着,散发着令人恶心不安的味道,脸上的水渍早已分不清是眼泪还是污水。

“夜天凌,求求你放了荣华,她只是个孩子。”沐念情泣不成声的哭喊着。

哭声里,有愤恨,也有无助!

三年了,她从来不知道哭为何物,饶是被关入这个暗无天日的水牢里,饶是每日闻着这令人作呕的污水,饶是每日吃下一只死老鼠,她都不曾哭过!

夜天凌居高临下的看着沐念情,神情没有一丝松动,在这阴暗的地方,他的声音犹如自地狱传来的符咒,空洞阴森:“沐念情,好好看着吧,这是本宫给你的大礼。”

说完,衣袖一挥,那原本可爱精致的人儿,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犹如风中落叶一般,软软的倒在地上,没了气息。

荣华死了,夜天凌转身离去,不带一丝留恋:“送太子妃上路!”

“啊……”

“夜天凌,我恨你!我恨你!”

沐念情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荣华倒在她眼前,浑身的血液瞬间冻结,身体里的支柱轰然倒塌,因为不敢置信眸子睁得老大,那眼球似乎随时会掉落一般,浑身剧烈的颤抖着!

心,像是有人用手在生生的撕裂着它!

除了痛,再无其他!

双手伸长着,抬脚跑向水牢门口,原本平静的污水被她划出一道道波浪,早已死透的蟑螂老鼠纷纷涌向边缘。

近了,近了,就差那么一点,沐念情死死的扣住铁门,原本瘦弱的小手此刻早已是青筋暴突,想凭着这股子力道挣脱铁链。

“求求你们,把孩子给我吧,她一个人走会怕的,我要去陪着她,你们醒醒好,就把孩子给我吧。求求你们!”

“呸,你还以为你是太子妃啊,想要孩子,做梦吧。”其中一个大汉往地上呸一声,然后抓起荣华,如同扔破布一般将她仍在角落里,这才拍拍手,轻蔑是看了眼沐念情,手里拿着白绫,朝沐念情走了过来!

沐念情的心被狠狠的鞭打着,撕扯着,眼眶爆红,原本晶莹的泪珠瞬间变得血红,血泪划过脸庞,留下一道道痕迹,恐怖僧然。

爆红的眼眸死死的盯着早已无气息的荣华,哭着哭着,到最后竟是痴痴的笑了。

“哈……”

“哈哈哈……”

“奸人当道,老天爷,你不长眼,不长眼啊,我沐念情终其一生,也要为我的荣华报仇,哪怕灰飞烟灭,尸骨无存!”

话音刚落,一大股鲜血便从她嘴角流了出来,身子靠在铁门处,可是那双手却依旧僵硬的伸着,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角落。

那里,有她的荣华!

……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