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圆的星辰,淡淡的洒下朦胧的光辉,从那波光粼粼的湖面折射映照在她身上,映得她那苍白无血色的小脸上,荡起了一股令人觉得窒息的美丽。

或许,她并不察觉。

可那隐藏在黑暗中的男人眼里,她就如同那堕落天使,美得令人窒息,血腥得令人心动。

耳边,徐徐的吹拂过了一阵山间夜风。

直觉得,一道异常诡异的视线,在暗中紧紧的盯着她。

三天了。

这种被人暗中盯着的感觉,已经三天了,刚开始,她还以为是她的错觉,可三天来,她如果还觉得是错觉,那就是傻子了。

将口中草药嚼下覆在最后的伤口上,云舞手一伸,迅速抓过自己那破烂的衣衫套在身上。

在站起身的那一刻,另一手已抓起尖利石。

忽然,云舞耳朵一动,微微侧首,只见一道无声的凌厉之气疾速窜来。

她身形迅速一闪,在避开的同时,手中那染着毒汁的石尖,已撕破空气的猛袭着身后的目标去。

只要那人动了,那么再高明的掩饰,也会出现破绽的气息。

“哗!”

衣物被划破的声音。

正在她身后的位置,只见一道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凌空跃起,顿时就又隐进了黑暗森林中。

她的攻击,竟然只沾到那人的衣角。

好敏锐的身手。

此时,一道道凉飕飕的绿光在四周隐现着,夹带着一阵魔兽嘶牙声在四周响起。

究竟是她身上血腥味引来了那些魔兽?还是因为那个人?

不管什么原因,逼近者,杀!

云舞霎时闪身到湖旁一块大石后,手握尖利长石,如同野兽一般,俯身的蛰伏起,眸光寒闪。

她的一举一动,全都被那双诡异的双眸收入眼底,抿紧的唇角,缓缓的勾起了一抹有趣的嗜血笑弧。

他知道,三天来,她都察觉出了他躲在暗中盯着她。

只不过,她现在还没能力发现他的位置,但他觉得,这个小东西用不着多久,就将要发光发热了。

“真是个有趣的小东西。”磁性的低喃声徐风飘过之时,黑暗中就跃下了一道高大身影。

那是云舞有生以来,所见过最美的人。

银发妖娆,眉锐飞扬,黑眸如星,肌如雪芙,性感薄唇微扬起……

那个男人身上,仿佛有一股诡异的魔力,只需望上他一眼,就会夺去心神的吸力。

就连是云舞,也有片秒的失神。

可很快,云舞那双星眸中就恢复清明,染上嗜冷的杀气。

“你会摄魂之术?”

那种诡异感觉,她当初执行任务时,在偏僻国家见识过,据说,是催眠术提升的摄魂之术。

第一直觉,这个男人,太过危险。

男子那薄唇上笑弧,加深了几分,“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没有被我迷惑的女人,小东西,你叫什么名字?”

眼看着男人已一步步走进,云舞蛰伏身体警惕弓起,冷喝声起:“别再靠近我,不然,我要了你的命!”

“哈哈,想要我命的人多了去,可惜,却没有一个人能拿去,如果小东西你有能力,我不介意把命送到你手里……”

对她威胁话语男人充耳不闻,步步逼近,狭长的眸子幽深而妖魅……

“唰!”

利器划破空气的声音。

一抹血腥味,顿时在空气中弥漫而开。

四周魔兽,闻到血腥味并没扑上来,反而好像闻到了什么恐惧气息,迅猛撤退了去。

云舞眼神中闪过一抹不敢置信,看着男人躲也不躲,就那样接下她手中攻击被贯穿的白皙大手掌。

毒,对他无碍。

伤,是他甘愿接的。

暗红的鲜血,在月光下妖娆滑落,沾染上他那鲜血的花草,瞬间枯萎。

“看来,你是没办法拿走我的命了,那么……从今晚开始,你就是我的了。”磁性嗓音染着一丝霸道拂来。

云舞眼眸睁大,眼底寒光一闪,刚想一动,意识却瞬间被黑暗袭来。

“你……”

在意识失去最后一刻,云舞似乎看到,男人笑得邪魅妖娆……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