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第一小学。

放学了,学生家长们都陆续过来将孩子给接走。

厉思齐穿着一件红色的风衣,帅气的牛仔裤外加黑色的牛皮靴,站在在教导处门口,等了一上午也没将他爸爸厉靖霆等来。

他圆圆的眼睛盯着院子里的银杏树,从上面不断的飘下来黄色的树叶,看久了,肉肉的小手烦躁的抓着自己的衣服,移动脚步走到门口,朝里面看去。

里面还传来小女孩的哭声,一个女人一边在安慰着她,一边骂骂咧咧:“小小年纪怎么这么坏,竟然在我彤彤的书包里放毛毛虫,老师,你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他,不行,我要见他父母,我就想看看他爸妈是怎么教育他的!”

班主任陆老师瞧见那抹小身影,朝他招了招手,让他进来:“厉思齐,你爸爸怎么还没来?”

“我怎么知道。”厉思齐双手一摊,白了一眼在哭的小女孩:“不过就是一条毛毛虫,你到底还要哭多久?”

“哇……”女孩被他这么一吓,哭的更起劲了。

“老师,你看看他!”

“厉思齐!”

陆老师觉得很头疼,面前这位简直就是个小捣蛋,在学校三天两头的闹事,打架,天天有家长过来投诉,要求开除他,可是学校却不能就这么将他开了,因为他就是个典型的太子爷。

厉家是江城真正的豪门世家,他爸爸厉靖霆是厉氏的掌权人,在商场上呼风唤雨,这样的人物,谁敢招惹?

正在陆老师不知所措的时候,从门口走进来了一个高大的身影,男人穿着黑色的西装,无框眼镜,进来的时候先是瞟了一眼正大摇大摆坐在椅子上的厉思齐。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陆老师站起来:“您是厉先生么?”

“我是厉先生的助理,敝姓周,周子尧。”

周子尧的话音刚落,旁边的女人便愤愤不平的大声道:“果然是什么样的人生出什么样的孩子,自己的孩子在学校闹事了都不出现,就派个助理过来,爸爸都是那样了,孩子能好的到哪里去……”

“太太,说话请注意分寸,不然我可以告你诽谤的。”周子尧依旧噙着笑,眸光却渐次锐利起来。

女人被他看得不敢再开口。

“思齐,先出去一下,我和你们老师还有同学谈谈。”

厉思齐从椅子上跳下来,背着个大大的书包往门外走去了,坐在阶梯上数蚂蚁,小脸隐藏不了落寞。

他早就料到了过来的会是周子尧,厉靖霆是没空管他的,他全部心思都放在他老婆和工作身上,哪里会注意到他?

以前听过一首歌,其中有一句歌词是这样的: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他觉得那就是自己的真实写照,他就是一根草……

周子尧拍了拍一直看向车窗外的落寞小身影:“思齐,说吧,这次又是为什么欺负同学。”

他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过来帮这小家伙解决麻烦了,他都要怀疑自己其实已经成了他的专属保姆了。

“她烦人,整天粘着我。”厉思齐扒扒自己毛绒绒的短发,皱皱眉。

周子尧听他的话也明白了,这小子和他爸一个样,从小就受女生欢迎,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桃花运,在他们这里就都成了厄运。

厉思齐时不时的瞟一眼周子尧,然后又移开目光,一会又看过去,周子尧受不了的翻翻白眼:“你有话就问。”

厉思齐的小嘴憋了半天憋了一句:“我爸呢?”他其实后面还有一句,他怎么没来……

周子尧恍然大悟,虽然有些不忍心接下来要说出来的话,但这却是事实,他迟早都要接受:“你爸爸陪着你妈妈去医院做检查了,她怀孕了。”

不出周子尧的意料,厉思齐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年纪那么小的孩子,眼底却有哀伤流淌,许久他吼了一句:“俞向晚她才不是我妈妈!”

停下车,厉思齐拖着大大的书包出现在家门口,大老远就听到里面传来欢声笑语,今天家里特别的热闹,俞向晚的父母听到女儿怀孕,都过来了。

厉思齐走进来,看到他的爸爸厉靖霆穿着白色的衬衣坐在俞向晚的旁边,眸光低垂,淡淡的落在俞向晚还没有隆起来的小腹,一向冷漠的脸也难得的勾起来一抹笑容。

厉思齐心里很不是滋味,低头看自己脚下的牛皮靴。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