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到男子身上的危险气息,南雪凰心下一沉,这个妖孽男人身上的气息好可怕。

她连忙悻悻然的收回摸着男子大腿的手,咧嘴干笑了一声,“误会,误会,我不是故意的。不过手感不错。”未了她嫌弃的口吻低喃了一句,“就是冰冷的像是死人的腿。渗人!”

妖孽男子俊脸一沉,这个丑丫头,摸了他,还敢嫌弃他的腿像死人腿。

他眯了眯透着危险气息的眸子,大掌一捞,抓住南雪凰的后襟,定要把这个丑丫头扔出去摔个粉身碎骨。

可谁知,他提到手里的丑丫头,身子陡然一旋,他手里的重力一轻,只剩一件外衫落在他手里挂!

好一个金蝉脱壳!

下一秒……

“唔……”

下面一阵钝痛,男子痛的低哼一声。

南雪凰狠踹了男子下面一脚,一把撕掉男子身上的亵裤,一脸嘲笑的惊呼起来,“哇塞,好大一朵小蘑菇。”

扬着亵裤,她风驰电掣般的狂奔离开。

未了,还嘿笑着抛下一句,“小蘑菇,姐是误闯,你敢杀姐,姐就让你裸的更销魂一点。”

好大一朵小蘑菇……

妖孽男子俊脸一黑,紫眸杀气乍现,这个丑丫头竟敢踹他的下面,脱他亵裤,还敢嘲笑他是小蘑菇。

该死,他非剥了她的皮做人皮手套不可。

手微抬,指尖一弹,一束泛着紫色光芒的冰箭,自他的指间弹向拼命逃跑的南雪凰。

就在此时,一道庞大的黑影从天而降,挡住了那束射向南雪凰的冰箭,冰箭在蟒蛇鳞片上撞击出一道清脆的“叮当”声。

听到响声,南雪凰瞟了一眼身后,只见一束黑光闪过,竟然是那条巨大蟒蛇。

她心下大骇,这条蟒蛇不吃她不罢休啊!

她迅猛飞快的冲出一道散着银色光芒的光壁,拼命的撒开腿了跑。

与此同时,墨色巨蟒化为一缕流光,箭矢般的神速随着南雪凰冲出结界。

妖孽男子看到一蟒一人来去自如的穿过结界,深邃的紫瞳闪过一丝异样,“来人。”

青衣男子如阵轻风一般来到辇榻前看,当看到地上惨死的男子和自家主人的裸露的下身,青衣男子脸色大变,“来人,取衣衫……”

远处的侍卫立刻捧着干净的衣袍前来,青衣男子取下衣袍,伺候妖孽男子更衣。

至于亵裤,呃,主子您就委屈一下,挂裆吧……

妖孽男子穿起衣袍,手掌微扬,一块翠绿色上面刻着“凰”字的玉佩,落在青衣手里,低沉着邪魅的声音道:“立刻派人去查拥这块玉佩的女子,查到后……”

妖孽男子脑海里浮现出“小蘑菇”三个字,沉着妖孽的容颜,恨的咬齿切齿,“抓来剜了她的眼,剥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

青衣男子看了眼手里的玉佩,又看了眼自家主人阴沉的脸色,能惹得他家主人发怒的人,这世间绝无紧有,今日倒让他错过了。

他在心里好奇是什么女子,惹得主子愤怒时,也默默的为某个女子点了一排蜡烛。

惹了他家主人,简直比死还要可怕!

南雪凰卯足了劲,一口气跑了不知多少里路,可奇怪的是,她竟然没有感觉到很累。

仿佛体内有一股暖流,充沛着她的血液,让她丝毫不觉累,反而越跑越快。

这一跑,竟让她跑出了万仙山,最终趴在一颗树旁,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总算捡回一条小命。”

喘了几口气,缓过劲来,趁着敌人未追来,南雪凰果断的继续前跑,赶回帝都。

终于,在日落西山时,差点跑断了腿,才回到帝都,直奔镇国将军府。

人没还没到将军,南珈蓝远远的就看到镇国将军府的府前,停着一辆豪华马车,马车上挂着景王府的标志。

竟是天盛国最受天盛帝宠爱,名门世家女的春闺对象,三王爷东陵景亲临将军府。

此时,一身墨青长袍的东陵景正从马车上下来,南雪凰盯着气宇轩昂的东陵景轻蔑的撇着嘴。

东陵景是原主的未婚夫,也是她现在的未婚夫。

以前的原主对东陵景用情至深,可景王对原主却是厌恶的很。

南雪凰倚在一颗树上,打量着这个令原主和帝都女子心心念念的景王。

只见他一袭墨青长袍加身,面如冠玉,五官俊美,星眉朗目,端的是俊美肃然,风华卓越,确实是个万里挑一的美男子。

但,东陵景再俊再美,也不及山谷里那个妖孽美男的十分之一。

想到那个妖孽美男,南雪凰止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那个男人太妖孽,身上的气息太可怕了。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