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天啊,洛谨枫不得不评价一句,某些人还真是心急啊。

在大家看来,慕容衍和晴霜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男主角和女主角沙场相遇,生死与共,历经千难万险,终于修成正果,至于她这个不重要的配角么……嗯,洗洗睡吧!

曾经不顾众人反对,慕容衍执意要洛谨枫做他的王妃,将洛谨枫捧到至高点,受尽他的疼爱。

曾经,慕容衍说,她是他在一片污尘中发现的一朵干净的石榴花,他打算把她养起来,一辈子。

曾经,慕容衍说过她天生就是为他而生的,她是最适合他的王妃人选。

曾经,慕容衍不顾家人阻拦,执意要娶洛谨枫,并对洛谨枫许下了一生一世的誓言。

曾经……呵呵!曾经是一个很伤人的词语!

一朝心变,洛谨枫便从云端摔落,掉入泥淖也好,掉入深渊也好,已无人管她死活,无人管她今后了。

洛谨枫谁也靠不了,她的父亲不在乎她是否幸福,在乎的是他的地位,他在朝中的权势,她只是他巴结权贵的道具,之前是,现在也是。

慕容衍许她王妃之位的时候她的父亲就是一副受宠若惊的姿态,如今慕容衍反悔了,她的父亲反倒不意外,慕容衍还能许她一个小妾的位置她的父亲反倒是庆幸的。

所以洛谨枫只能靠自己,不然她就会被困王府角落,做一辈子的囚鸟,一世的怨妇。

洛谨枫忽然闭上眼睛,像是静下来用心去感受着什么飘渺的东西,好半晌才又睁开。

很好,她前世的能力随着她的灵魂一并带过来了。

枯木复荣白骨生肌,她与生俱来就拥有神奇的治愈能力,这能力她虽然从不敢随便使用,可但凡必要,她必然不会有丝毫吝惜。

“主子,你在想什么呢?”见洛谨枫一副沉思状,青竹不由好奇地询问。

“我在想,慕容衍其实是比较想直接不要我了吧,那要不要我直接给他一个理由,好让纳妾的事情不了了之呢?”洛谨枫若有所思地说道。

洛谨枫知道,被退婚是一件十分丢人的事情,可是总好过在安定王府给慕容衍做妾。

反正婚约已经处于半作废的状态了,正妻都要变小妾了,再糟糕一点又有何妨呢?

“啊?”青竹张大了嘴巴。

“怎么?不进王府的大门我就没活路了吗?”瞧把这丫头紧张的!

“不是,那倒不是。”青竹摇摇头。

洛谨枫知道也不是,大梁民风开放,男女双方和离是正常之事,女子被休再改嫁也是完全可以的,更何况洛谨枫只是婚约作废之后改为纳妾,纳妾又不成,成了被安定王府抛弃的女人而已。

这个朝代的风俗和洛谨枫所知道的隋唐时期的有些相似,对女子没有那么多的束缚,不然那位和慕容衍定情于战场的晴霜姑娘就该被视为不守妇道了。

其实中国古代对女子的束缚也是从宋明理学开始才变得苛刻起来的,尤其是到了明清时期,之前其实都还好的。洛谨枫对中国的历史还算是有那么一丢丢的了解的,她现在身处的大梁似乎不属于她所知道的中国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朝代,有可能是另外一个时空了。

“奴婢是担心……老爷他……”

洛谨枫在洛家的处境并不好,但因为和慕容衍的恋情,洛家对她才另眼相看的。如今慕容衍毁了和她之间的婚约,而她又不肯做王府的妾,继续留在洛府,这日子恐怕……

洛家老爷肯定不会同意的。

“嗯,我明白你的担忧,不过么,留在洛府也是暂时的。”洛谨枫知道她在洛家是什么样的处境,这个家容不得她,容不得放着慕容衍这样一棵大树不抱的她。

慕容衍,这个在大梁国权势遮天的男人,这个跺跺脚都能让整个大梁颤抖的男人。

即便他移情别恋始乱终弃了,也没有人会说他一句不好,几乎所有人都觉得洛谨枫本来就配不上他,如今他转而爱上了另外一个对他来说更加特别的女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就连她的父亲她的家人都这样认为。

呵呵……洛谨枫在心底冷笑。

“好了,青竹,今天已经很晚了,先睡觉吧,有天大的事情也得等睡醒再说了!”

洛谨枫悠哉地回到床上,慵懒地躺了下去。洛谨枫知道自己要脱离困境并不容易,可势在必行,她不能任人宰割了去,就算为了死去的前主,这口气也得争。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