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子!主子!”

“主子!”

谁啊,怎么这么吵!

洛谨枫听到耳边一直有一个声音吵着她睡觉,十分无奈地,她不得不睁开眼睛。

可是眼皮好重,重得她怎么都睁不开。

怎么回事?

迷迷糊糊中,一些奇怪的记忆开始涌入。

这是什么?

洛谨枫还来不及思考,自己的思绪就被许许多多的不应该属于她的记忆给占据了。

从出生为洛家的五小姐开始,一点一滴,到那个少年的出现,两个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最后到他带了另外一个女人回来,告诉她他爱上了别人……

洛谨枫猛然睁开了双眼!

入眼是雕花的床顶,精致的绣花帷帐,古色古香的房间。

还没有弄清楚状况,就被人给抱了个满怀。

床上昏迷已久的洛谨枫终于睁开了双眼,青竹激动地扑了上去,紧紧地抱住洛谨枫,“主子,你终于醒了!太好了!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你……”洛谨枫低下头,刚想说这是什么情况,在看清楚抱着自己的丫鬟的容貌之后,脑海中的那些记忆再度回来,变得更加清晰明朗了起来。

很奇妙的感觉,好像自己刚刚重活了一世一样,那些记忆属于另外一个洛谨枫,一个和她同名同姓却生活在不同的时代的女人的记忆……又或者是她的前世?

大概就是她的前世吧,这种熟悉感,这种奇妙的融合感,仿佛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洛谨枫说不明道不清。

她是洛谨枫,洛家的五小姐,和安定王慕容衍有婚约。

两年前她十五岁的时候,与相恋多年的慕容衍订下了婚约。

两人曾经的情意浓浓在慕容衍有了新欢之后统统成了狗屁!

洛谨枫想要听慕容衍亲口说,于是跑去安定王府求见慕容衍,慕容衍闭门不见,洛谨枫在王府外面跪了一晚上,最后失魂落魄地回来,掉进了路边的水渠里,是青竹将她扶回来的。

夜里的时候发了高烧,等再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是现在的洛谨枫了。

“青竹你先起来,你这样压着我,我都快要不能呼吸了。”

洛谨枫推了推压在自己身上哭得稀里哗啦的青竹。

“啊?”青竹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立马弹跳了起来,“对不起主子,我太激动了!”

看青竹这模样,洛谨枫哪里还好去责怪她什么?

“我刚才……”

洛谨枫低头看自己,真是奇妙,明明是换了一个身体,却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理所当然,好像自己和这个洛谨枫就是一体的一样,仿佛有一条无形的绳索将她和这一个洛谨枫绑在了一起。

“主子,青竹求求你,不要想不开!”青竹生怕洛谨枫会寻短见,当即跪在了洛谨枫的面前。

我了个擦,怎么说跪就跪下了。

“我说你别这样,膝盖不嫌疼啊,我没要寻死啊!”洛谨枫赶忙将青竹拉起来。

“主子您说您不寻短见?”洛谨枫差点一命呜呼,可把青竹吓坏了。加上洛谨枫受了打击,青竹怕她好不容易醒过来了又想不开。

“死又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我没事死来干嘛?”洛谨枫耸耸肩,她才不会寻死,傻不傻啊!

“可是……”青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没什么可是的,有什么事情你先给我起来再说。”

“哦,哦……”

青竹一脸茫然地站了起来,眼前的洛谨枫好像还是她的主子洛谨枫,可是又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一样了。

“主子,您真的没事了?”青竹心有余悸,以防万一,还是要确定一下。

“这……”要怎么和这个丫鬟解释这个问题呢?洛谨枫想了想,回答说,“死过一次了,该放下的都应该放下了。以后我过我的,和慕容衍没啥关系了。”

大概,她的这一句放下,是替曾经的自己说的吧?

不过说起慕容衍,洛谨枫的心底的某一角还会隐隐地发疼。

“对了青竹,慕容衍什么时候娶他家心上人啊?”洛谨枫问青竹。

是的,慕容衍有了新欢,而他很快就会迎娶他的新欢。

“啊!”青竹吓得后退了一步。

“你怎么了?”洛谨枫不明青竹这反映是为什么。

“主子,您……您别……别……”

洛谨枫一扶额,敢情这丫头又以为她要想不开啊!“放心我就问问,真没别的意思,你别紧张,神经太紧张会生病的!”

“哦。”青竹点点头,“我听……听其他人说,好像是后天,明日王爷进宫面圣的时候就会向皇上请旨……”

青竹小声地说道。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