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了,坟场里只有几盏昏黄的路灯,有些幽暗,有些阴森。

这里是存在了几十年的一个旧坟场,已经有些荒了,但有些老一辈的人还是会选择葬在这里。

几缕阴风吹得人脊背发凉,但杨峰的心里却没有什么恐惧,有的只是淡淡的悲伤与慨叹。

走了几分钟,他停在了一块朴素的墓碑前,墓碑上刻着一个名字:杨天林。

这是杨峰父亲的墓。

看到这墓碑,杨峰脑海里关于几年之前那件事的记忆,就越发清晰深刻。

那时杨峰还在部队里,还是华夏最顶尖的特种部队“炎刺”的一员。那天他在训练,忽然得到家里传来恶讯,父亲已经奄奄一息,只剩最后一口气了,要他回来见最后一面。

杨峰的母亲去世得早,他是他父亲一个人拉扯大的。父亲一直都有心脏病在身,随着年龄增大越来越严重。杨峰曾经就因为不放心父亲一个人在家,放弃了去军队的机会,直到后来父亲找到了一个对他自己很好的后妈,杨峰才进入军队追求自己的梦想。

父亲病重的消息传来,杨峰第一个想法自然就是回去见父亲,但这时,部队里一个和他素有恩怨的人却是通过其家人在军队里的能量,从中作梗,让他足足拖了好半个月才得以回去!

等他到家的时候,父亲早已抱憾而去,葬进了坟地里。那时的悲愤,他至今还记得。

也就是那天,他在父亲坟前跪了一整天。起来之后,他告别了后母,也告别了军队,告别了华夏,前往米国,在一个旧友的帮助下变成了一个冰冷的杀手。

“爸,你儿子我回来了,胳膊腿儿一个没少,你就放心吧。”

杨峰叹了口气,挤出一个笑容,对着墓碑道:“从今以后,我哪儿也不去了,就呆在天海市老老实实生活,唐姨我也会帮你照顾好的。这儿有几瓶我从国外带回来的好酒,你肯定没喝过,就好好尝尝鲜吧。”

说完,他从箱子里把两瓶拉菲拿出来,倒在了坟前的土里。

做完这些,他又静静地看着墓碑,良久,提起箱子,转身走出坟场。

天是漆黑的,周围是幽暗的,但故土的气息却让他感到无比安宁。悲伤的气息散去,重新回到普通人生活的他忽然觉得十分轻松自在。

“呃……对了……”

杨峰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这里是郊区,晚上几乎是没车的,那……自己怎么回去?

“靠,刚才那出租车跑得太快,我都忘记了这回事。”杨峰看着道路两旁漆黑一片的山野和坟场,就有种淡淡的忧伤……

“咦,前面好像有人?”朝着一个方向走了几分钟,他忽然发现前面似乎有车灯的灯光,而且还不只一辆。

随后,好像有人朝这边跑了过来。而且……是个女人?

看着两旁漆黑一片的山野,听着后边急促追逐的脚步声,叶浅雪后悔极了。

她后悔自己没有听父亲的劝告,更后悔自己孤身一人来到这荒郊野外。

今天是爷爷的忌日,是最疼爱她也是她最疼爱的爷爷的忌日。纵然知道父亲最近与一些危险人物产生了矛盾,纵然知道父亲的阻拦并非没道理,叶浅雪还是偷偷地溜了出来,想到爷爷坟上陪爷爷说说话。

可惜,当一个人抱有侥幸心理的时候,事情往往更容易往反面发展。比如现在,叶浅雪就很清楚,她已经陷入了绝境。

那两辆逼停自己车子的车上冲下来的人,绝对不会是什么善茬儿,若是被他们抓到,自己肯定就完蛋了。但在这种地方,她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跑又能跑到哪去?

“叶小姐,你最好不要再跑了,不然等会伤到自己,可就不好了。”

威胁声伴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叶浅雪知道自己可能跑不了多远了,绝望渐渐地弥漫上心头,脚步也越来越不稳了。

一个踉跄,叶浅雪差点摔倒。踉跄了几步,虽然没有倒地,但她的力气也算是消耗得差不多了,跑不动了。水灵灵的眸子,渐渐被绝望充满。

就在这时!

一双手忽然伸了出来,抓住她,朝一边扯去!

叶浅雪顿时一惊,刚欲出声,另一只手却是捂住了她的嘴巴。巨大的牵扯力道让她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还未反应过来,便已经被托了起来,不知移动了多远,然后被压在了铺着松软叶子的地面上。

“人呢?”

后面的一伙人追了上来,却是发现失去了叶浅雪的踪影。

这里的路灯大多都年久失修,破的破、坏的坏了,这些人也只能靠手电筒照明。道路两旁都是田地与荒野,杂草丛生,却是一个人影也看不到了。

“草,不会跟丢了吧!”一个男子有些烦躁地道。

“一个娘们还能跑哪儿去?给我搜!”

这一伙人有七八个,分别朝着两边翻找起来。

不过,他们没有注意到,一边的杂草堆下边,他们寻找的叶浅雪正被一个年轻男子压在身下。

叶浅雪双眸睁得大大的,嘴巴被捂得紧紧的,说不出话来。她惊异地看着压在自己身上这个家伙,却因为光线太暗根本看不清什么,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面部轮廓,却也没有任何熟悉的感觉。

“如果你不想被他们抓到,最好别出声。”

混合着淡淡热气的声音传入了耳朵。这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家伙的嘴巴竟是与她的耳垂碰了碰。

叶浅雪身子一阵发软,又是紧张又是疑惑……这家伙到底是谁?到底是救自己的还是害自己的?

这时,叶浅雪却是突然感觉到,捂在自己嘴巴上的手放开了。

然而同时,她也听到了外边那一伙人搜索的声音,自然是不敢出声了。

这个家伙……看这样子……应该是在帮自己吧……

但是,下一秒,少女的身子却是顿时一僵。

因为她感觉到,一只咸猪手悄悄地,钻过她身下,悄悄攀上了她挺翘的PP。

似乎是作为解释,和着热气的男声又一次从耳边传来。

“我帮人从来都是需要报酬的,如果你不想被他们抓走,就最好保持沉默哦。”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