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没有,KING少昨晚在蒂森酒店被人打伤了。”

“早就听说了,据说都已经报警了,现在警方封锁了现场。啧啧,真想知道到底是哪个不怕死的,居然敢对那位动手。”

“据说是个女人。”

“……”

一早回到公司,米苏就听到了各种关于那个男人的言论。

“米苏,进来一下我办公室。”就在米苏心中忐忑着担心着自己打伤景少皇的事情会不会被发现的时候,一道严肃刻板的声音突然传入了耳中。

米苏猛然回神,脸色有些苍白,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三十多岁的女人穿着黑色刻板的套装,头发一丝不苟的梳于脑后,一张巴掌大的脸,带着一副金丝眼镜,让她整个人看起来越发的凌厉干练。

米苏耷拉着脑袋,顺手拿起桌上的一份文稿,走了过去。

房门才刚刚关上,外面的同事又开始议论起来。

米苏,米家大小姐,可以说是吃穿不愁的千金小姐,有花不完的钱,却偏偏跑到一个报社里面当了一名狗仔队。

在公司里面很多同事都是看不懂米苏这个人的。

进了办公室,米苏努努嘴,小声的问道:“主编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昨天你去了蒂森酒店。”闫丽的声音依旧如她的人一样的刻板,平铺直叙的语气,说的是一句肯定句,而非疑问句。

米苏昨天去蒂森酒店的事情,高层是知道的。

米苏点了点头,下意识的抓紧了手上的文件夹。

她这个举动自然没有逃过闫丽的视线了,冷冷的扫了一眼那一双紧紧地抓着文件夹的骨节分明的小手,她勾唇冷冷的笑了笑,“你没有拿到该拿到的资料。”

“抱歉。”米苏再次低头。

“抱歉?你觉得抱歉有用?一句抱歉就可以抵消你犯的错误?还是你觉得因为你是靠着米家的关系进来的,所以即使犯错也无所谓?”闫丽的话相当的刻薄,毫不留情的直戳米苏的心。

米苏脸色微微一变,“请不要拿我的家人来说事,这一次的事情是我错了,你要惩罚我或者是开除我都可以,可是请不要把这种事情牵扯到家人。”

闫丽冷冷的看着米苏,平静的等她说完,才勾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我自然不敢开除你,回去写一份两千字的检讨。”

米苏退出了闫丽的办公室,手指依旧紧紧地抓着那一份文件。

外面的同事面面相觑,脸上都挂着幸灾乐祸的表情。

米苏一言不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打开文档,看着空白的文档,大脑却是一片空白。

周围的人还在议论着什么,可是米苏却一句话都听不进去。

K帝集团,总裁办公室。

额头缠着白色绷带的男人端坐在办公桌后面,面色清冷,即使是头上有那碍眼的白色绷带,也丝毫不影响他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帝王气场。

“少爷,那个女人的背景已经调查清楚了。是A市米家大小姐,现在在果栏娱乐报当见习记者,昨天的事情应该只是一个意外。”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推了推脸上的眼镜,淡淡的开口,将刚刚调查出来的情况告诉面前帝王一般的男人。

“米家?”景少皇好看的眉头皱了皱,眼底带着几分的傲慢轻视,“把她所在的那家公司收购了。”

“是。”中年男人没有任何异议的点头,在手上的笔记本上面记录着什么。

“还有那个白沐然,我以后不想在A市再看到这个女人。”居然给他下毒,简直是罪不可赦!

景少皇浑身的气场突然变得凌厉起来,鹰隼一般的眼眸里面,带着森冷的杀意。

中年男人的脊背挺得更直了,“是。”

“安排我跟米家的当家家主见个面。”男人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桌面,脑海里面是那个女孩受惊的宛如小鹿一般的眼眸,还有毫不客气的给他一闷棍的狠辣,声音却依旧不带任何的温度。

中年男人犹豫了一下,手上的动作没有停顿,声音淡淡的传来,“好。”

正在纠结着检讨到底要怎么写的女孩突然觉得背后一阵凉飕飕的,狠狠的打了个寒颤以后,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的位置,刚才那一瞬间,她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变得很快,扑通扑通的,就好像在酒店第一次与那个男人目光相对的时候那感觉一般。

想到那个男人,米苏的脸色又是狠狠的一变,随后用力的甩了甩头,企图将心底的那一份不安甩开。

太安静了,距离男人出事都已经两天了,这种安静,反而是让米苏越发的不安起来,似乎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悄然展开。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