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头冷冷的看着缩在衣柜里面的女人,景少皇的瞳孔微微的紧缩。

面前的女人不同于他以往认识的那些女人,她漆黑的瞳孔里面,映着他的身体,眼底带着毫不掩饰的恐惧。

她在害怕。

米苏现在只想哭。

人倒霉起来喝水都塞牙缝,今年她肯定是犯太岁了吧?不然怎么会倒霉的事情一波接一波?

看着面前的男人,她努力的挤出一个不算太难看的笑容,然后声音颤抖着传了出来,“那个,这位先生,如果我告诉你,我进错房间了,你会相信吗?”

米苏尽量镇定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就算他一言不发,可是却让人觉得压迫感十足。

危险的男人。

“呵呵。”回应她的是男人略带嘲讽的笑声,随后一只大手突然朝着她伸了过来,直接抓着她的衣服,好像拎小鸡一样的把她拎了起来。

米苏的心脏又一次的停顿了,手脚拼命的挣扎,想要从男人的魔爪下逃脱。

“这位先生,你你你,你想干什么?”米苏一脸惊慌,看着面前慢慢靠近的男人,警钟大作。

景少皇并没有理会她,只是站在床边低头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米苏一头长发用皮筋简单的绑了个马尾,一张精致的小脸上有些苍白,那一双灵动的眸子,此时氤氲着水汽,一六五的身高,却依旧让人觉得她小小的一团好像猫儿一样的可爱。

似乎并不讨厌。

景少皇大脑很快就收到了这样的一个信息,随后看着米苏一副怕得要死的表情,嘴角冷冷的勾起了一抹算是笑的弧度。

“女人的欲擒故纵,对我无效。”冰冷的声音里面,带着很明显的讽刺。

米苏微微蹙眉,看着面前的男人,心里的害怕却是被他语气里面明显的讽刺驱散了不少。

“呵呵,真是无趣呢,没想到玩的小把戏这样就被你识破了。”米苏勾出一抹浅淡的笑容,只是眼底的恐惧还是很明显。

可惜景少皇此时根本就看不到这些,面前少女传过来的淡淡馨香,似乎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

米苏狠狠的打了个寒颤,还不等她继续说话刺激景少皇让他讨厌自己,就感觉到有阴影笼罩了下来,抬头,就看到男人整个人朝着她压了过来。

“……”米苏睁着双眼,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景少皇的大脑一片空白,随后凭着本能,吻住了那因为惊慌而微张的小嘴。

米苏心里着急,比力气她肯定不是男人的对手。

蓦地有冰冷的触感传递过来,米苏眼睛一亮,也来不及思考自己抓住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直接抓起来就朝着景少皇后脑勺狠狠的砸了过去。

砰地一声闷响,某种金属狠狠碰撞的声音传来,随后便是温热黏稠的某种液体滴落在米苏的脸上。

米苏怔愣几秒以后,伸手往脸上一抹,满手的鲜红让她下意识的尖叫,同时抬脚将已经昏死过去的男人踹开。

看着男人倒在床上,鲜血一下子就把枕头染红了,米苏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不过出于对危险的本能趋避,让她慌乱的拉了拉衣服,随后头也不回的跑出了房间。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