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客房内,衣柜里面的少女睁着一双黑亮通透的眼睛,看着外面的一切,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男人因为背对着她,所以看不清楚脸,不过她隐隐也知道了一件事情……似乎她又走错房门了。

手里的录音笔并没有因为主人的粗心大意而停止工作,很尽职的透过衣柜打开的小缝隙,用带着摄像头的一面对着男女。

男人是被两个高大的保镖模样的男人搀扶着进来的,看出来他的身份应该不会简单。

而那个女人,米苏一点都不会陌生。

今年才刚刚在A市蹿红的新生代偶像……白沐然。

看着面前昏睡着的男人,白沐然的眼底折射出兴奋的光芒。

男人一动不动,除了呼吸声音太过粗重让人觉得奇怪以外,似乎没有什么不对劲的。

米苏努努嘴,收回了目光,手中的录音笔继续录着外面的一切。

米苏是A市果栏娱乐报的记者,这一次本来是因为收到了知情人的爆料到酒店蹲点的,不过似乎米苏的记性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好,不知道怎么的就跑错了房间了。

外面传来了女人低低的好听的声音,似乎是一个魔咒,让刻意分散注意力的米苏又忍不住集中精神仔细的听了起来。

“KING,虽然手段有点不入流,不过只要可以得到你,似乎都无所谓了。”白沐然抓住男人的皮带扣子……

啪的一声,在房间里面显得尤为明显。

米苏的呼吸也因此滞停了一秒,随后又恢复过来。

“呵呵。”一道不属于女人的低沉声音,突然在客房里面响了起来,原本紧闭着双目的男人,蓦地睁开了双眼。

那一双宛如鹰隼一般锐利的眼眸,冷漠的不带一点感情,就那么冷冷的看着面前正在解开他皮带的女人。

白沐然的手猛地顿住,随后扬起一抹动人的笑容,“你醒了?刚刚KING少太热情了,我都挡不住呢。”

男人没有说话,依旧用那冷漠的眼神看着她,渐渐地眼底染上了嘲讽的味道。

白沐然只觉得浑身僵硬了一下,嘴巴微张,想要继续解释什么,可是在男人那般的注视下,却实在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景少皇可不是什么可以轻易糊弄过去的男人,哪怕是在身体状况不好的情况下,也绝对不会被如此低劣的谎言所蒙骗。

“滚……”冰冷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那宛如帝王一般高高在上的姿态,让人根本就生不出任何反抗的情绪。

白沐然的脸色倏地一变,还想要说点什么,可是对上男人冰冷的视线,所有的话都卡在喉咙。

她动作有些狼狈的拉起身上的礼服,随后几乎是用逃的从房间里面出去了。

砰地一声,门被带上,整个客房再次的陷入诡异的安静之中。

米苏只觉得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那个Z国的帝王,甚至可以说是整个亚洲的帝王,景少皇!

她居然跑到景少皇的房里去了。

偷偷的把录音笔收了回来,米苏靠在衣柜壁上,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根本就无法冷静下来。

客房里面很安静,安静的可以让人清晰的听到那不属于男人的心跳声。

景少皇眯起眼睛,有些危险的看向距离床不远的推门衣柜。

衣柜有一条明显的缝隙,那心跳声,似乎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景少皇甩了甩头,将身体传达过来的晕眩甩开,随后看着衣柜好一会儿,才突然冷冷的开口,以一副命令的口吻,“出来。”

米苏心脏咯噔的跳了一下,那一瞬间她几乎都以为君少皇已经看到她了。

不过她很快又冷静下来,这个男人,应该不是在跟自己说话吧?

这样想着,她又忍不住好奇的从那被拉开的门缝里面,偷偷的看了出去。

一张过分放大的脸,就那么直直的进入了她的视线范围。

男人刀刻一般尖锐的五官,还有那带着侵略性的黑眸,眼底丝毫没有掩饰住的不悦,以及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可怕气场,让米苏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的,尖叫出声。

“啊……”

完蛋了,这个念头才刚刚进入米苏的脑海里面,衣柜的门,便被拉开,而她也彻底的显露在了男人的面前。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