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六!”芙蓉哆哆嗦嗦的喊了一声那男人,脚步开始不由自主的后移,“你们三个快上前看看他怎么了。”

话音落了一会儿,身后一点儿声音都没有,芙蓉惊恐的僵硬的侧眸,隐约看到右边的男人身上也有一条蓝色的光在盘绕。

“鬼啊!有鬼!”这下芙蓉就把持不住了,尖叫着转身就要逃走,可刚刚迈出一步,腰间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捆住了一样,根本不受控制的就朝着后面飞去,然后重重的砸在满是苔藓的墙壁上。

还没有缓过神来,脖子就被人死死的扼住提了起来。

垂眸,她清晰的看到一张满是伤痕的脸和那双冷若万年寒潭水的眼眸。

“不要杀我,不是我害你的,不是我!”芙蓉崩溃大哭,使劲儿的挣扎,可一点作用都没有。

“以前你最喜欢将我摁入水中,看着我不能呼吸挣扎到快死的时候才放手!”凤九倾嘴角勾起嗜血的笑,“垂死挣扎的感觉是不是很有趣?”

“我错了,我求你放过我,我会补偿你的……”芙蓉脸色已经发青,到了要死的边缘。

凤九倾在这时候放手,芙蓉跌多在地上,下一秒九倾就闻到了一股腥臊味。

呵……这厮居然吓尿了,心里素质真是不强大。

“真恶心!”她嗤笑一声,“你说要补偿,那我给你个补偿的机会。”

“好好好!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芙蓉立马应和道,不管咋样,先逃出去,再让大小姐找国师大人来收了她。

她想法刚落下,凤九倾修眉突兀一挑,“你们的大国师收不了我……我没死。”

芙蓉瞪大了眼睛,更加惊恐的望着九倾:“你……你……你怎么会知道……”

“我不是鬼,可却要比鬼恐怖千万倍,你的一切都逃不过我的眼睛!”凤九倾眸子里泛起无害的笑意,却让芙蓉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你要么现在就臣服于我,乖乖听我的话,要么……”

九倾的视线瞟过僵住的四个男人,突然,被定住的几个男人恢复了意识,可是身子也在同一时刻开始被蓝色的火焰煅烧。

“救命!救救我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他们能够感知到痛苦,却根本没有办法挪动半步,眨眼功夫四个人就全部化作了面色惊恐的焦黑尸体。

凤九倾嘴角挂着捉摸不透的浅笑,视线掠过棺材,“把这里处理干净,然后以常丹华的名义把柳依依约到这里来,就说……发现凤九倾与瑾王爷来往的书信了。”

“明白明白。”被惊吓过度的芙蓉根本没有去想凤九倾要做什么,连滚带爬的离开,然后很快找了人来将棺材抬走。

破败的房间里,烛光照出昏暗的光。

竹染低着头仔仔细细的检查着凤九倾的身体,一张小脸绷得紧紧地。

“竹染,不要觉得我太残暴,杀了那些无关的下人,要想拿回这一切,惩罚那些欺辱过我的人,这条路一定是会被鲜血覆盖的,要么是他们,要么是我们。”

竹染手哆嗦了一下,“你明天也会杀了柳依依她们?”

“当然不会。”九倾挑了挑眉,“这世间还有比死更加折磨人的方法。”

“我会陪着你的。”竹染说这话的时候声音还在发抖,和一直压榨着她的恶势力翻脸,光是想想她就害怕,不过想着九倾现在都能逆袭她也豁出去了。

“你先回去吧,明天等着看好戏就行了。”

“那你自己小心。”竹染说话从身后拿出一身素白的衣服,“今天偷偷出去给你买的,本来想让你穿得干干净净的走的。”

“谢啦!”九倾看了一眼竹染,心里莫名的一暖,过去再强大身边也从来没有一个暖心的人,没想重生一次居然就遇到了,珍惜她的她势必会倾其所有去庇护。

竹染前脚刚走,凤九倾嘴角就溢出了猩红的血。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