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九倾眉头缓缓皱起,视线滑过陌生的四周。

脑海里最后的记忆是她刚收拾完魔君那狂妄的臭小子,路上很巧的遇上了一条罕见的魔龙正在渡迈入天龙的劫,于是她便准备着等他迈入天龙之后最虚弱的瞬间乘虚而入将它驯服。

可万万没想到,天谴来临的瞬间,魔君那小子背后偷袭,将毫无防备的自己推入了天谴之中。

于是她堂堂魔尊就被天谴劈死了?

不对,确切的说,是劈穿越了,来到了一个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大陆,成了一个命运已经不能用悲惨来形容的废材?

凤九倾眼底闪过一抹森然的冷笑。

她可是异世大陆上拥有最彪悍灵魂的魔尊,不管在哪里,就算是个废材,她一样能傲视天下。

脑海中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了常丹华和柳依依将凤九倾残忍虐死的那一幕。

她催动魔力将坏掉的五脏六腑修复。

“你……你……你到底是活着还是……”凤九倾抬眼看过去,竹染,府上的粗使丫鬟,整个穹苍大陆上唯一一个对凤九倾好的人。

“活着。”九倾站起身来,将不知道怎么断掉的胳膊也接好。

“真的?”竹染狐疑的打量了一下九倾,却不敢靠近。

“你们动作快点。”门外传来女子尖锐的声音。

竹染还没有来得及问更多,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糟糕了,是大小姐身边的芙蓉,不能让她们发现你还活着,小姐,你赶紧装死,他们一定是来抬你出去的,正好你利用这个机会逃走,逃得远远的……”

“逃什么,这不是我的府邸么?”凤九倾嘴角勾起邪佞的一笑,“你藏好,不管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出来。”

“你要干嘛啊!”竹染一把抓住九倾的胳膊,着急的说道,“大小姐要代替你去神风学院,要是知道你没死一定会再下杀手的。”

“竹染,放心,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为了活命卑微求全的凤九倾了,是时候将我所有的一切都夺回来了。”竹染看着九倾那神光熠熠的眸子,心中微微一动,深呼吸一口气,松开九倾的手。

“你小心!”

九倾长眉一挑,嘴角的笑容更深,转身朝外边走去:“是他们小心。”

“这里脏死了,你们进去把那个废物抬出来。”芙蓉到了院子里就立刻捂住鼻子,一脸的嫌弃,原本今晚她是约了老相好欢好的,没想临出门钱却被大小姐派来给这个小贱人收尸。

几个男人正要抬脚,突然空中毫无预兆的炸开一道霹雳的闪电。

院子里的五个人都是吓得一个哆嗦。

不过一晃神的功夫,紧闭的大门前就站了个消瘦的人影。

“鬼!凤九倾的鬼魂来索命了!”芙蓉身后一个胆小的男人想着凤九倾曾经克死父母、克死全家的事情,突然就惊慌得不行,转身夺门就要出去。

可原本破破烂烂的门不管他怎么折腾就是打不开了。

“蠢货,闭嘴,她就算是个鬼,咱们有大国师的圣水,怕她做什么?”芙蓉过去就经常欺辱凤九倾,在她看来就算她成了鬼,也是个窝囊鬼,不足畏惧。

“凤九倾不甘的亡灵需要血祭来平息,你们来得正好!”九倾轻声开头,声音阴冷刺骨,仿若来自九幽深处。

“妈的,跑不掉就和她拼了,芙蓉姐,圣水给我。”另一个男人见此头皮一硬,还真怕了个死废物不成,于是一把扯过芙蓉手中的圣水,大步的就往前冲了过去。

只是走到一半儿,突兀的他就僵住了,一道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蓝色光束慢悠悠的盘绕在他的身上。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