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苍大陆,琉月国。

国王女儿凤九倾的出世得到了整个穹苍大陆的关注,然而不出三日,一岁未到的凤九倾就从高台坠落,成了人见人怕的灾星,几经辗转被送到了生母同父异母的妹妹苏紫落家寄养,这一晃十六载过去。

将军府。

盛夏,正午,烈日当空。

凤九倾急忙跑去厨房找吃的,肚子饿得几乎要呱呱叫了。

“哟,这不是穹苍大陆的神女凤九倾吗?”凤九倾刚抬脚走进厨房,身后就传来了讥笑的声音。

凤九倾转过身,看着一群衣着华丽的少女簇拥着脸色阴冷的常丹华而来。

作为王都里的大小姐,常丹华不屑地看着凤九倾,身边还围绕着一堆名媛。

“丹华……”凤九倾话没有说完,一个什么东西飞了过来,直接砸在了她脸上。

凤九倾浑身哆嗦的接住扫了一眼,顿时脚下一软,神风学院的录取通知。

神风学院是常丹华从小梦想着去修炼的地方,这几年她年年申请却年年都不通过。

现在她一个废物居然拿到了神风学院的通知书,接下来又什么在等着她,凤九倾隐约意识到了。

“这次整个大陆神风学院只特别录取了三个人,一个是咱们瑾王爷,一个是黑曜国的太子,另外一个就是你凤九倾,前面两位是咱们大陆上的绝对强者我们都知道,可是你凤九倾是个什么东西?你有多高的修为居然可以和他们一起去?”说话的叫柳依依,是兵部寺郎的女儿,为人嚣张至极。

“九倾什么都不知道。”凤九倾死死的捏着那通知书,额角的汗如雨下,心里盘算着怎么样才能逃过这一劫。

“能够悄无声息的拿到神风学院的通知书,凤九倾你手段真够可以的啊。”柳依依继续火上浇油,“丹华你可小心了,你喜欢瑾王爷这么多年,这次要是这丫头一块儿去了,近水楼台,加上她的手段,呵呵,说不定再回来就已经是瑾王妃了。”

“可不嘛,说不定她去神风学院就是为了勾引瑾王爷!”

“你们不要胡说,我都不认识瑾王爷,怎么可能……”凤九倾赶忙解释,那边常丹华已经脸色愤怒得吓人了。

“既然能进神风学院,那你的修为一定高不可攀是吧?”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常丹华突兀冷笑一声,“既然如此,我倒是想和九倾来一场比试,看你到底强在什么地方!”

“丹华,你可是修炼到绿色魔元了,那个废材……你会打死她的。”柳依依嗤笑一声。

“打死了正好,丹华姐姐刚好就代替她去。”身后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对啊,丹华你这么漂亮,瑾王爷见了一定魂儿都没了!”

“丹华我不会去的,我哪儿都不去,别……”凤九倾连连后退,别杀我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常丹华手心绿色的光球已经积聚。

“凭你也敢跟我争!”常丹华手中的光球闪电一般的冲向九倾,丝毫修为都没有的九倾根本没有机会躲避,能量光球重重的打在她心口,顿时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这一击对九倾来说足够在致命,她感觉到了自己五脏六腑在碎裂。

“下贱的东西,你以为你真的是神女?你不过是个什么都不是废物,居然也妄图跟我抢瑾王爷?”常丹华冷笑着上前,想要拿录取通知书,可九倾却是死死的拽着,常丹华一巴掌狠狠打扇在九倾的脸上。

忍耐了十几年,到头来还是逃不过一死,凤九倾嘴角勾起冷笑,然后将含在口中的一口粘稠的血水吐在了常丹华的脸上。

“啊!”常丹华尖叫一声,又是一脚将凤九倾踢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一颗大树上,然后滑落在地。

“丹华,你没事儿吧!”柳依依等人赶忙跑上前。

“哈哈哈哈!”凤九倾一手撑着树干,勉强站起来,然后大笑,“你们这些恶人,我诅咒你们一定会被恶鬼拖入地狱的,一定会不得好死。”

“常丹华,你们常家永远摆脱不了借着我凤家上位的名声,就算你去了神风学院也只能是顶替我,冒充我,你这辈子都逃脱不了我的阴影,一辈子!哈哈哈哈!”

“杀了她,给我杀了她!”常丹华捂着脸尖叫,血水的腥味让她癫狂。

柳依依手中黄色的能量球瞬间凝聚,然后再次重重的打在了九倾的心口,瞬间,干瘦的少女眼中的光芒消失不见,如同一片枯萎的落叶坠落在地,大大的眼睛看着前方,写满了不甘心。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