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我只卖艺不卖身。”渣男就是渣男,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自己本身都已经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还有这个闲情逸致在这里调戏她!

沈慕言的表情在听到白心果这么说之后,变得有些耐人寻味,肆意的从她身上收回视线,重新将注意力投向桌面的那份合同。

伸出手,将合同往后翻了翻。

白心果就在他翻看合同的时候,叫来了侍应,点了一杯咖啡,继而忍不住的用眼底的余光仔细的打量着他的一举一动。

在他刚才那样问了之后,此刻安静的他给她的感觉,还真的是平静中难掩的张狂,疏离中透着挑衅。

“小姐,您的咖啡。”侍应。

白心果抬头,冲侍应微微一笑,“谢谢。”

“不客气。”

大约几分钟后,在白心果的耐性即将被耗干的时候,桌面的合同被他合上。

抓着这个间隙,她很干脆的问:“何先生觉得这份合同有问题吗?”

说实在的,她非常不喜欢现在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沈慕言抬眸看向她,淡声道:“合同没问题。”说罢,将面前的合同从桌面上推还给她。

他大致将合同浏览了一遍,合同没有一点儿问题,只是她好像认错人了。

随着他将合同推还回来的举动,白心果有些不明所以,瞥了一眼桌面上的合同,好看的眉头蓦地皱了一下,随即将目光投向他,莞尔一笑,只是这种笑没有达到眼底,问道:“既然合同没有问题,那何先生此举是在质疑我的能力吗?”

他脸上浮现的意味深长的笑,她并没有错过。

骨子里不容置疑的某些细胞正在身体里严重的叫嚣着,他刚刚的举动在她看来,很明显的就是在质疑她的能力。

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看不上她吗?

“看来你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沈慕言在短暂的静默之后,唇角微勾,不答反问道。

不可否认,眼前的这个女人,的确是个尤物,虽然称不上绝色,但给人的感觉却很舒服。

被他幽黑迫人的眸子逼视,白心果只感觉浑身有些不自在,暗暗的咽了咽口水,不容置疑的回答:“当然。”

想了想,好像还不满意这样的回答,她又开口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个道理我相信何先生应该清楚。而且既然何先生找到了我们,想必也是对我们工作室的能力相当肯定,而且,我自认为自己有这个能力达成你的需求。”

说罢,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说了这么久,口都干了。

只是咖啡刚入口,白心果的表情就变得难看起来。

眉头紧皱,她下意识的选择微微偏头,将口中的咖啡吐了出来。

好苦,只顾着说话,忘了放糖了。

对于她这一系列的突发状况,沈慕言低低的嗤笑了一声,真是个可爱到有趣的女人。

因为自己大意的尴尬,再加上听到对方的嗤笑,白心果的脸变得更加难看了。

这男人,幸灾乐祸吗?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