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垂下刚抬起的手,再一次看向琳琅,目光沉沉,也不知在想什么。

过了半晌,他抬起二指提起内力在她肩上点了两下,替她解了穴。

穴道虽是解开了,但是琳琅还是觉得全身无力,她睁开眼,看了美男一眼,不悦地蹙眉,有些埋怨他道:“喂,点穴这东西该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我怎么还是觉得没力气?”

她此刻的声音与平常有些不太一样,话说出口,连她自己都有些吃惊,这种声音……简直……

若是可以,她真想捂脸,一点都不想承认自己居然被自己的声音挑起了那方面的想法。有点心虚地偷偷瞄了美男一眼,果然就看美男阴沉着那张风华绝代的脸,虽然脸色冷得掉冰渣,但是看向自己的目光却灼热得很。此刻的男子看上去就像一只伺机扑食的猛兽,但高贵傲娇的他,却似乎又在嫌弃猎物。

不知道为什么,琳琅忽然觉得眼前这个美男纯洁得非常可爱!她忍不住笑出了声,在对方诧异的目光中,抬起玉臂勾住他的脖子,撅起唇,“mum”的一声,在他脸颊上狠狠香了一口。

这忽如其来的变故让美男变了脸色,他抬手一把就将琳琅给扔了出去。

“喂!”

眼看着自己就要“飞出”床榻,琳琅赶紧稳住身子重心,一个漂亮的回旋,落于床榻之上。

由于刚才不经意间的拉扯,此刻屈起双膝半蹲着的琳琅,双肩的吊带已然滑落。

琳琅自己倒是没有发觉,只不过耳边男子的呼吸愈发急促与灼热。

“喂,我和你说话呢,你是什么人?被仇家追杀?”美男面对自己这样的美色,都起那么大反应了,竟然还能坐怀不乱,那说明这人品性不差。琳琅猜想应该是遭仇家追杀,无奈才躲到了这里。

男子没有回答琳琅都话,而是伸手一把捂住了她的嘴。琳琅眨巴眨巴眼睛,这才想起屋顶上还有人在偷窥呢。

她扒拉开美男捂住自己的手,指了指上头,又拍了拍自己的胸:瞧我的!

不多时,便看床榻不停地摇晃起来,时不时有女人诱人的低吟声透过帐子传出。

“公子……”

在外人看来,定认为这帐子中的人打得热火朝天。而实际上呢?就看琳琅站在床铺上一边原地跑,一边装腔作势。而那男子,则是靠在一旁闭着双目,任由琳琅这般胡闹。不过他额前微微突出的筋脉正代表了他此刻“复杂”的心情。

过了好一会儿,直到屋顶上的人将屋瓦给盖了回去,琳琅这才停了下来。

就看她双手扶膝,娇喘连连,暗道:这个身体简直太弱了!就这么原地跑还不到五分钟就累成这样!她按住自己的脉搏,心中的不满再一次被放大。

那人却忽然开口道:“百里景修,我的名字。”他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似乎是天生带着三分冷淡七分压迫,不过倒意外好听得紧。

“诶?”琳琅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她冲美男粲然一笑,“我叫琳琅。”

琳琅?百里景修看了她一眼,心想这肯定是花名,不过……目光落在她那条长裙上,不由得微微皱眉,别开眼。

琳琅这才发现自己早已走光,她窘窘有神地将肩带拉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凑上前和百里景修套近乎。开玩笑,人家美男都主动报上名字了,她又怎么能含蓄呢?

“百里公子啊,你似乎受伤了哦,要不要我帮你瞧瞧?”琳琅笑眯眯,“不是我吹牛,你们这里估计还真找不出我种大夫。”没错,还兼职医学教员的她,就是这么牛逼!

闻此言,百里景修眉梢微动,似乎有些惊讶。

琳琅不等他同意,伸手就去拉他的衣服,要是自己没有估计错,他的伤处应该是在腹部。

“你……”

“别说话!我看看伤。”琳琅打断了百里景修的话,她此刻专注的样子,百里景修看在眼中,竟也默许了她的行为。

琳琅将他的衣衫解开,无暇去顾及他的身材,目光只盯着他腹部那长约二十公分的刀伤。

“再不处理外伤感染的话,你可就麻烦了。”琳琅轻声嘀咕了一句。

就在琳琅想弄些酒来清洗伤口和消毒,那边房门就被人给敲响。

咚咚咚……咚咚……

“谁呀?”琳琅从床榻上跳下,踏着木屐抓起斗篷批在身上就往门那边走。

“是我,蝶舞。”女子悦耳的声音传来。

“蝶舞姑娘怎过来了?”琳琅笑吟吟开了门,蝶舞是绝色楼的红牌,那可是个一等一的大美人。琳琅总替她惋惜,这么好端端一个美人儿却沦落到这个地步。

蝶舞见到琳琅,看她脸上纯净无比的笑容,不由得愣了愣,好一会儿,才垂下眼来,说道:“琳琅姑娘,妈妈让你准备准备,一会儿上台。”

“呃……好的,知道了。这种事情怎么好让蝶舞姑娘亲自跑一趟!”上台?本姑娘的“战衣”都还没准备好呢!

“没什么,一早便听说来了新姐妹,过来看看你。”蝶舞说着忽然目光直直落在琳琅身后,娇美的脸上露出惊讶之色。琳琅回眸,果真就看到那位百里景修大美男衣衫不整地从帐子里走出来……

琳琅忍不住想抚额:坑爹呢!这样会让人误会的!本姑娘真的不接客!

“他……”蝶舞像见了鬼一般扭头望着琳琅,“你……他……”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琳琅也不想解释,有时候解释便是掩饰。

她狠狠瞪了百里景修一眼,那“幽怨”的小眼神分明是在指责他“恩将仇报”。

啪……

琳琅一撇嘴,反身将门给掩上,然后又若无其事的冲蝶舞笑笑。

蝶舞似乎还没回过神来,琳琅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就听她扯谎道:“蝶舞姑娘,他是我的……也正因为如此,我才只肯卖艺,你别与妈妈说。”话语间,她娇羞一笑,十足一副陷入情海的小女儿模样。

“他不赎你回去么……”蝶舞的神情很复杂,似乎根本就不相信她的话。

琳琅抬手微微拢了拢长发,轻哼了一声,说道:“你别看他人模狗样的,其实他穷得很,家中数十口人,皆是老弱病残,就指他干些粗活养活,哪里还有余钱来赎我。”

“他是这么对你说的?”不知怎的,蝶舞看向琳琅的眼神带着一些同情,她上前一步,在琳琅耳边轻声说道:“你不知道他是楚王吗?”

啥?楚王?是皇帝的儿子还是兄弟?还是异姓藩王?

反正无论会是那一种,都成功地让琳琅深深震惊了。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