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这丫头该不会断气了吧……还真没见过性子这么刚烈的……”

穿着一身粗布打短的魁梧膘壮汉子盯着蜷缩在地上的少女,看了好一会儿,见她身子隐约在颤抖,于是便皱眉抬起脚来就往她后背上踢去。

“喂,臭丫头!别给老子躺在这里装死啊!”

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人骂骂咧咧地踢了她几脚。她十分不悦地蹙起眉头,暗想究竟是哪个混蛋那么大胆,居然敢踢她!

一脸怒意地睁开双眸,还没来得及去看那个踢了自己的混蛋,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很诡异。放眼望去,雕栏画栋,虽说不上美轮美奂,但也算得上古色古香。

影视基地?

纵观国内大大小小的影视基地,似乎还没有哪一家像眼前一样,逼真得连她都挑不出任何一点毛病来。

瞧瞧那墙上挂着的画,她敢打赌肯定不是赝品!

再瞧瞧那朱漆案几上摆放着的那一对白釉粉彩梅瓶,那成色,要说是高仿的,估计还真没哪个高人能仿得出来!

再看看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五个汉子,凶神恶煞,无论是眼神还是表情或是动作,都极为到位!这年头演技好又敬业的演员都难找,更别说群众演员跑龙套的了。

“你们是什么人?”

在五个彪形大汉杀气腾腾的目光下,她淡定自若地从地上坐起来,好看的唇,噙着一抹玩世不恭的浅笑,她摸着下巴一脸深思:总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唔,后背可真疼……

“居然还敢问我们是什么人!臭丫头,少给老子装神弄鬼!你尽然进了这里的门,就别再想着出去!”

“就是!就是!”

“大哥,这臭丫头长得可真……真招人……要不然咱们兄弟几个先好好舒坦一个?嘿嘿。”有人一边拿猥琐的目光往她身上瞄,一边咽着口水。

“想都别想!”为首的大汉狠狠敲了那人脑袋一下,“妈妈交代了,她可不能随便动!再说了,院子里那么多姑娘,还不够你舒坦的?你爱玩哪个玩哪个。”

“嘿嘿……”

她一边听着这些汉子说话,一边淡定地整理自己的衣衫,仿佛事不关己。

别看她一脸镇定,其实内心早就掀起了轩然大波:坑爹呢这是!再蠢的人都该知道,她穿越了!这真是一点都不科学啊!她堂堂首席教官,怎么能穿越?那边还有一大波帅哥美男等着她去调戏,啊,不,是去教导呢!

先等一下!

她低头盯着自己的双手,这双手白皙细嫩,手指纤长,柔若无骨。虽然对于手控来说,这是一双极品美手,但这双手真不是她自己的!

下意识的,她就想照镜子,毕竟对于女人来说,最在意的,永远都是自己的容貌和身材。就看她抬起手来摸摸脸,手指抚过自己的脸,指间温润如玉的触感让她不由得心中暗喜,哪怕自己现下这张脸不够美,但仅凭着这“吹弹可破”如凝脂一般的皮肤,就不可能会丑到哪里去。

呼……

她松了一口气,只要底子不算差,她都能够化腐朽为神奇!毕竟这个世上从来就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而已!

“我要见你们的妈妈桑。”一时口快,现代用语脱口而出,不过也无所谓,反正妈妈桑和妈妈都是同一个意思,这些人应当能够听得懂。

她站起身,忍住铺天盖地而来的眩晕之感,冷冷地看向为首的那个汉子。

那汉子似乎被她的气势给镇住,呆了半晌,才回应她的话,他说道:“你找妈妈做什么?就算你求她,她也不会放你走的,别忘了,你可是她花了真金白银买回来的!”

他话音未落,便看一支明晃晃的银簪抵在了自己的喉咙上,冰冷的质感让他不由得脊背发凉,那尖尖的刺头仿佛只要稍稍一用力就会轻而易举将喉咙刺穿。他甚至还没有看清楚,眼前这个娇娇弱弱的小女子究竟是如何动的手!

“废话那么多做什么!”她微微颦眉,“你只管带本姑娘去见妈妈。”

话语间,她又将手里的银簪在汉子的颈部大动脉处蹭了蹭。擒贼先擒王,这话还真一点都不错,拿下这为首的汉子之后,其他那四个人甚至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她瞥了一眼他们微微发颤的双腿,眼中尽是鄙夷之色。

原本初来乍到,她也没想怎么着他们,可是后背传来的疼痛感,着实让她咽不下这口恶气。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她,怎么能被这些酒囊饭袋欺负了去。

就看她媚眼儿一挑,松开抵在汉子颈部的银簪,将银簪胡乱斜插在发髻上,然后笑眯眯地对着他们捏了捏粉拳。

唔,先热热身吧!顺便看看这个身体的素质如何,有没有发展潜力。

刹那间,就看她左一拳,右一腿,虽然身体力气不足,但胜在她格斗技巧好,不多时,便将这四个中看不中用的威武汉子打趴在地上连连求饶。

“姑娘饶命!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

“姑奶奶饶命!”

在一阵聒噪的求饶声中,她抬起玉臂,勾起小手指掏了掏耳朵,蹙眉呵了一声:“都给本姑娘闭嘴!”

果然,顷刻间,那四个大汉都闭嘴不语,只战战兢兢望着她。

“真是的,听不懂人话吗?都说了让你们带我去见妈妈,废话那么多!”暗地里,她轻轻甩了甩砸红的手,暗道这些汉子真是皮糙肉厚,不过倒是挺禁打!出了心里那口气,她顿时神清气爽,似乎后背也不疼了!

于是,这四个汉子便领着她去见了这绝色楼的老鸨。

此刻正值清晨,一大早的,楼里的姑娘们都还在歇息,绝色楼也还没有开张,楼里倒是难得清闲。

她坐在那儿,慢条斯理地端着小丫头奉上的茶,一边品着,一边等待老鸨出现。

不多时,边看一个大约四十岁左右的女子朝她走过来,那女子穿红戴绿,浓妆艳抹,花哨得惨不忍睹。

“哟,姑娘要见我?”一双犀利的眸子直勾勾盯着她,越看眼中的笑意越深。

“对,是我要见你。”她搁下茶盏,冲老鸨微微一笑。不等对方开口,她直接又说道,“我留在你这里,自然没问题,不过我只卖艺不卖身。”

一听这话,那老鸨忍不住噗嗤一声笑道:“哎呦,我的姑娘啊,只卖艺可卖不了几个钱!老娘在你身上可是花了整整一百两纹银呢!”

话里话外那意思很明确:你想只卖艺不卖身,没门!

她眉眼儿微挑,刹那间竟是风情万种,她说道:“才不过区区一百两,只要你同意我的要求,我保证能给你赚回一百个一百两,甚至更多。”再说了,就你这破地方还想困住本姑娘?要不是本姑娘自己想先留下,你就是跪着求本姑娘都没用!

老鸨见她说得信誓旦旦,不由得多打量了她一番,越发觉得凭着她的姿色,再加上自己的栽培,不说能成为天下第一花魁,那肯定能成为大祁第一花魁!

“卖艺?我这儿的姑娘个个都是身怀绝技,你倒是会些什么?”老鸨的口气十分不屑。

“我会跳舞。”无论是温婉柔美的古典舞,还是热辣暧昧劲爆的摩登舞,本姑娘那是信手拈来!

老鸨更是不屑了,轻笑了一声,道:“我这儿不缺舞娘。”这种姿色不卖身,真真可惜。

闻言,就看她扫了一眼旁边站着的那几个护院,对其中最英俊的那个勾了勾手指头,放柔了声音,笑吟吟道:“那位英俊的小哥,能过来一下么?”

被点名的英俊护院脸上微微一红,他侧目看了老鸨一眼,待老鸨点头之后,他才走到她面前。还不等他走近,就看她妖妖娆娆朝他走过来,走到他身旁时,她抬手抚上了自己的手臂,指尖轻轻挂过起伏的肌肉,让他浑身都在颤栗,而那带着馨香的柔软身子也如水蛇一般贴了上来……

她在他耳边轻笑了一声,缓缓吹了口气,看着英俊的汉子面红耳赤的模样,很是得意。

那老鸨也被她的举动惊得目瞪口呆:这勾人的段数,哪里还用自己来教哟!

“成,就让你试试也无妨,到了我这儿,便要安安份份守规矩,你虽有些手段,可还是嫩了些。给自己取个花名吧,好给你记上。”

“就叫我琳琅吧。”她嫣然一笑。

她原来的代号就是琳琅,x集团首席教官,金牌特工:玉面狐狸,琳琅。

“琳琅?这可真是个好名字!”老鸨那张擦满了脂粉的脸,笑成了一朵花,随着她脸上肌肉的牵动,不时还有“花粉”簌簌落下。

“呵呵。”那是,必须的!琳琅轻轻捶了捶有些酸麻的胳膊,问道:“对了,我住哪?”

老鸨思量了一会儿,才说:“就住闭月羞花阁吧,旁边是沉鱼落雁阁,住的是蝶舞,你们两平日里也好亲近亲近。”

“呵呵。”琳琅笑而不语。

妈妈桑这是想让她“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吗?难道不知道还有一种叫做“出淤泥而不染”吗?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