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上一身运动装,简单洗漱了一下匆匆下楼。

出门前,刚走出书房的苏寒叫住了她,“小落,要去哪里,让阿忠送你!”

“不用了,我坐公车就好。”愣了愣,她拒绝道。

这么多年,虽然家中有车,但她一直都是坐公车的,什么时候她也会有专人接送的特权了?

“还是开车送你方便点,你想去哪里,就让阿忠送你去,现在的公车也不安全。”苏寒的口吻是不容拒绝的,转而对司机道,“阿忠,二小姐要去哪你都要陪着,出了什么岔子唯你是问!”

“是,老爷!”阿忠毕恭毕敬的回答。

嗬!什么安全!说白了,还是不放心她,即便手中有着致命的筹码,也还是心存疑虑,生怕她逃了一般。

逃?他也不想想,她能逃到哪里去!身无分文,心有牵绊,她能逃得出他的五指山吗?

既然如此,她也就不再推拒,乖乖坐上车。

“二小姐,去哪?”阿忠插上钥匙看着后视镜问道。

“中区体育馆!”简洁干脆道出目的地。

今天中区体育馆有比赛,大学校际篮球联赛最后一场……冠亚争夺赛。虽然不算什么大事,不过体育馆门口也挤了不少人。

离场馆还有五百米的距离,阿忠为难的把车停了下来,“二小姐,恐怕过不去了。”

“没关系,我下车走过去好了。”说着,她就要拉开车门。

阿忠立刻紧张起来,“二小姐,还是等我停好车陪您一起去吧。这么多人,我怕……怕您挤伤了。”

含蓄的说着理由,他也是一脸为难。老爷的意思他明白,但是做下人的,终归不能做的那么明显。

“阿忠,我逃不了!”她很直白的说。

阿忠瞬间脸都红了,结结巴巴道,“二……二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

想了想,她叹了口气,“这样吧,你找个地方把车停好,我就站在这里等你一起进去。你看,那边就有停车场,可以看到这里的,总不怕这么一会儿工夫我就飞了吧?”

她都这样说了,阿忠只得点头道,“那二小姐你稍微等等,我马上就来!”

苏小落点了点头,拉开车门下车,看着他把车开走,长长舒了一口气,望向不远处。

体育馆门口倒也不至于说人山人海,只不过三三两两站了不少学生,或聊天或打闹,看上去格外热闹。看着他们活力四射的样子,苏小落突然就有了一种苍老的感觉。

在学校里她极少跟人往来,更几乎没什么朋友。纵使被人说成高傲自负,也不能辩白。

苏寒能让她念到大学,已经是极奢侈的一件事了,她没有资本去交朋友,她的人生从来就不在自己的掌控之内。她没有什么是真正属于自己的,甚至连命都不是,所以她不敢交朋友,更不敢谈感情!

可今天到这里来……就当是对自己过去的一段告别吧!几近叹息!

“苏小落,你也来了!”清朗的招呼声让她怔了怔,再转身迎向那人,脸上已经挂着恰到好处的恬淡笑容。

“陆皓庭,你好!”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