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那是我非嫁不可的理由?”淡淡的语气听不出悲喜,她面色如常,只是手指关节因为用力已经泛白。

“只是照顾他的生活起居。”看到她没有如预料中激烈反对,苏寒倒是有一点意外,缓和了语气道,“你也知道,贺兰将军年岁大了,需要个人在身边照顾他的各方面。如果哪一天他不幸……”

顿了顿,后面的话含蓄的没说下去,转而道,“那时候,你想再改嫁,也不是不可能的。”

苏小落根本没有理会他近乎安抚性的话,“照顾他的各方面?包括上床?”

诚然,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能不能做那码事还是两说,但是她所谓的照顾,是不是也把这种可能性包括了进去?

如果只是照顾他的饮食起居,做一个保姆不就行了,为什么要以婚姻的名义?

她这话让在场的人面子上都觉得难堪了。

苏爱童首先耐不住性子了,讥讽道,“一个女孩子话怎么说的这么露骨,真是脱不了骨子里的贱,别忘了你姓苏,出去玷污了这个姓!”

“哦?你记得你是姓苏的?那你嫁?”苏小落不急不恼,扫了她一眼冷声问道。

“苏小落,不要惩口舌之能,这件事,由不得你!”一直沉默的童安怡开口了,一脸精致的妆容看不出丝毫破绽,就连唇边的浅笑都是恰到好处分毫不差的。

这些年,她若不是看惯了这样得体的笑容,真的会以为这是个端庄高贵知书达理的女人。

可现在……

“既然你们都决定了,那就这样吧,我先回房了。”她的反应实在太平静了,平静的让所有人都觉得这未免太不正常。

苏寒站了起身,看向她已然走到了楼梯口,“小落……”

她停住了脚步,却没有回头。

“贺兰将军虽然年岁大了,但你嫁过去也必不会委屈了你。”顿了顿,加了句,“你母亲那里,尽管放心!”

童安怡开口想说什么,被苏寒一抬手止住了,瞪了瞪眼没有说出来。

听他把话说完了,苏小落也没有回头,噔噔噔的上楼去了。

重重甩上门,她就把自己整个人扔进了床里,仰头望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脑袋里一片空白。事实上,她所有的冷静和自持都是伪装出来的,直到这一刻,卸下面具她才觉得有点眩晕。

嫁人?她的一生,就这样定下来了吗?

贺兰将军?见鬼的!她连他是圆是扁都不知道,他还能活几年也是个未知数,自己这一辈子就交代给一个大半截入黄土的老头子了?

可是……她不甘心又能如何,苏寒根本不可能给她选择的余地,也根本笃定了她不敢反抗。

呼……双手抱住头,闭上眼,有种酸涩的感觉,却忽然想起来自己居然忘了问婚期。

算了!有什么关系,如果改变不了结果,早与迟又有什么区别?

反正该来的逃不掉,如果说嫁给那个老头子就可以摆脱苏家,摆脱这个压抑了她十多年的苏宅,可以放心母亲日后的生活,那么……她认命!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