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棉质床单已经凌乱成一团,同色的锦缎被褥一半拖曳在地,一半搭在女子的身上。

她还在酣睡,长长的睫毛像一把小扇子,在雪白的皮肤上投下一片阴影。

嫩藕般的小臂压着一截被子,唇角的弧线微微上扬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睡得似婴儿般香甜,但睡相却是极不好的。

修长的腿一条蜷起缩在胸前,另一条膝盖以下还空在床边,足尖挑着高跟鞋摇摇欲坠,红色的雪纺裙摆本就不高,此刻更是尽数卷了上去。

而床上的伊人显然还不知所觉,偶尔还会嘤咛两声。

这样的场景宛如一幅上好的油彩画。

男子向前走了两步才置身在床头晕黄的灯光下,颀长的身影淡淡的笼罩住她的身体,如同乌云将光洁的月亮遮了起来。

香艳!

微微眯起了眼睛,他细细回忆,似乎并没有见过这样的她。

此时的她就如同一盘可口佳肴摆在他的面前,而他就像饥饿了很久的狼一般觊觎着猎物。

可即便饿极了,他也并没有急于扑上去,而是用指尖轻轻从她的额头划过,沿着发际线一路转下,最后停在了后背的那条拉链处,停滞。

手指划过的地方引起她不自觉的战栗,肩胛骨微微颤了颤,整个身子往内缩了缩,像极了卷起来的猫儿。

男人轻笑起来,俯下身以唇印上她香滑的肩头,淡淡的体香顿时沁入心脾,味道一如记忆中那般。

当吻宛转而下,手指也不再犹豫……也唤起所有关于她的回忆。

这样旖旎的夜色怎可他一人独赏?

“唔……”这番举动起了作用,女子皱起眉头哼了一声,睫毛颤了颤,张开了眼睛。

显然还没有完全醒过来,一双水眸泛着迷茫之色,眨了眨,抬手想要揉眼,却被人拉住了手,对上一个戏谑玩味的笑容。

“落落,我回来了!”轻快的语调,声音的主人心情很好,他的唇角微弯,眼底尽是笑意。

然而这简单的几个字却如震雷一般让女子瞬间清醒,有些张皇的望向他,未及看清,却被他缓缓欺上,“落落,我回来了!”

他一遍遍重复着,在她耳畔低喃辗转,强夺索取着他所失去的……

她无力抵抗,甚至没有回过神来,脑中身体都充斥着他,满满都是他的味道,那是思念的味道,是梦里反转千百回的味道,更是终其一生都不会忘却的味道。

三年了!

整整三年,一千一百一十一天,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里,所有的隐忍相思都只变成了这一句话,声声萦绕着她……

落,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