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传来的声音,让在场的众人都愣了愣,原本还打算再次说话的楚薇,也停止了话语,转身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

只见从大殿外,款步走来一抹优雅修长的身影,身材颀长模样俊美。

来人虽同样是身着一袭白色的粗布麻衣,可却依旧是如此的风采迷人,丝毫不影响他卓绝的气质,和俊美无铸的容颜。

男子背负着双手,迈着优雅的步子,步履沉稳地朝着大殿走来。那一头墨黑的发丝,被玉冠简单的束起,随意却不显凌乱,反而透着一股慵懒的闲适。

刚毅明晰的俊朗脸庞上,是一抹严肃的神情,一双狭长深邃的凤眸,微微扫视了一眼在场的众人,楚寒殇轻启薄唇,随口问道:“何事如此吵闹?”

“回皇叔。”面对楚寒殇的询问,楚昭明向前迈了一步,朝着他拱了拱手道,“也并非什么大事,只是,太子的棺木,似乎突然动了一下,大家正觉得奇怪呢。”

“哦?”楚寒殇挑了挑英挺的眉头,纤薄的唇角弯起,却依旧是一付平静无波的神情,“那依大皇子之见,此事该如何是好?”

“这……”楚昭明悄悄抬头看了他一眼,神色有些尴尬,支吾着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全凭皇叔做主。”

楚寒殇没说话,只是淡淡地斜睨了他一眼,便迈着优雅的步子,缓步朝着棺材走去。而那一双狭长的凤眸中,则带着打量的神情。

棺木突然动了?难不成这太子殿下又活过来了?

这怎么可能?太子殿下没了,可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而且这都已经住进棺材里了,又怎会突然活过来呢?

真是大惊小怪!

几步就走到了棺材旁,楚寒殇抬起右手,指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地触碰着那漆黑的棺木,指腹上瞬间传来一道凉意。

突然,他用力推了一下棺材盖子,顿时发出一声响亮的声音,棺材盖子瞬间被推开。

“皇叔……”

在他推开盖子的那一刻,二皇子楚青舟,以及一旁的几名公主,都惊讶地看着他,眼中带着恐慌,楚青舟更是惊呼出声来,想要阻止楚寒殇。

扭头睨了楚青舟一眼,眼神中带着一丝的不悦,楚寒殇没理会他,转而将视线投向了棺材内。

棺材内的楚青歌,还在吃力地尝试着推开棺材盖子,对于外面的声音,她也都听见了,也就更加的想要离开这口棺材。

而就在她使劲儿的时候,棺材盖子却突然被打开了。她愣了愣,诧异地看着突然出现在视线内的俊朗面容。

眉目如画,五官俊朗,肤白细腻,简直比女子的皮肤还要好。

这人长得真好看,宛如谪仙一般,楚青歌暗自想着,直勾勾地盯着楚寒殇,完全忘记了自己此时的身份和处境。

盯着他瞧了一会儿,她突然勾起唇角,笑着说道:“你长得真好看!”

狭长深邃的凤眸顿时微眯起来,楚寒殇微抿着纤薄的唇瓣,目光深沉地盯着她,似是想要将她看穿一般。

太子……真的活过来了?

不过,似乎……头脑有些不正常!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