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蓝大陆,四分天下,东边是濒临海洋的青龙国,南边是天气炎热的朱雀国,西边是沙漠茫茫的玄武国,北边则是常年积雪的白虎国。

四大国分布于伽蓝大陆的四个方向,而在伽蓝大陆的中央,则是连绵千里,巍峨险峻的落日群山。

山中树木茂盛,常有野兽出没,危险重重,故而人迹罕至。

尽管落日群山充满了危险,但却有传闻说,江湖上连四大国皇室都要忌惮三分的第一组织,便坐落于此群山中。

青龙国皇宫。

庄严肃穆的皇宫,在夕阳的照耀下,透着一股肃杀的气息,叫人望而生畏。

而在皇宫的一座宫殿内,却弥漫着一股哀伤悲恸,隐约还能听见有嘤嘤的哭声传来。

“太子殿下,您一路走好!去了那里之后,可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啊,奴才以后不能再侍奉您了。”

一名身穿白色的粗布麻衣的太监,正一边自言自语地小声抽泣,一边往面前燃烧着的一堆火焰里投放纸钱。

在他的面前,摆放着一口材质上乘,做工精细的棺材。周围摆放着一些花圈,有烛火在摇曳,整座宫殿都沉浸在一片压抑的气氛当中。

在这名太监的身后,站立着几个模样出众的男女,每个人都是身着一身白衣,面色严峻地看着眼前这口棺材。

但若是仔细看,便不难看出这其中一些人正在偷着乐呢。

其中一名身材纤瘦,模样俏丽的女子,突然不动声色地勾了勾唇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心中尤为幸灾乐祸。

楚青歌这个草包太子,真是死的好。既不是皇长子,又没有出色的本事,纨绔和不学无术倒是个中高手。这样一个什么也不会,就知道吃喝玩乐的草包,却一直霸占着太子之位,这怎能叫人服气?

不过现如今,这个草包太子突发急病,一病就病死了,那么,这太子之位就该由别人来接管了。

虽说她是女子,不能成为太子,但她还是很高兴,因为楚青歌那个草包死了,她的哥哥就有机会成为太子了!

只要哥哥成了太子,她在宫中的地位自然也会提高。一想到这些,她能不高兴么?

若不是不想落人口舌,她才不想来太子殿呢。

她真是想不明白,楚青歌这个草包究竟有什么本事?父皇竟然在他刚出世时,就册立了他为太子,而这楚青歌也是一当便是十七年。

他不就是皇后所生么?可青龙国历来的规矩都是立长子为太子,到了楚青歌这里却成了例外。

“啊,这……这是……”

就在这名女子暗自沉思时,殿中突然响起了一声惊呼声,并伴随着一道倒地的声音。

“何事大惊小怪?”一抹挺拔修长的身影站了出来,语气严肃地质问道。

“回大皇子,棺材……棺材好像在动!”发出惊呼的那名太监,哆嗦着声音,战战兢兢地回答道。

闻言,其他人也都将视线投向了那口棺材,发现已经盖上的棺材盖,正在一点一点的被移动。

众人俱惊,突然有人发出一声惊叫声:“太子殿下不会是……诈尸了吧?”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