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村四面环山,山山险峻,唯有一条路通向外面,可谓山中之村,占有天然优势,一向安静祥和。然而某天,十几个响马从山上骑马下来,洗劫李家村。

他们将村民聚集在一起,准备大肆屠杀,现在响马头子正一只手抓着四十多岁的李德全,另一只手拿着刀,笑道,“小的们,发泄的时候到了,老子先开这第一道刀!”

其他响马举着大刀,兴奋地起哄,“老大快,第一刀……”

响马们都是真正见过血的,浑身带着嗜血的杀气,周围的村民抱在一起瑟瑟发抖,有些年轻妇人都吓得不停哭,更别提李德全。

他害怕得瑟瑟发抖,“大爷,饶了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别杀我,别杀我……”

说着说着,一股尿骚味儿传来,李德全吓得尿裤子了。

响马显然是闻到了,哈哈大笑起来,村民越害怕,他们越是兴奋。

李德全吓的脸色青白,身子抖个不停,眼看着刀就要落下,大喊,“大大,大爷,我有个女儿,在村子里长的是头一份,您要是喜欢,可,可以要回去……”

响马头子感兴趣地放下刀,“你说得可是真的?”

李德全点头如捣蒜,“就,就藏在后院的地,地窖里,大,大爷随我一看便,便知……”

话一落,村民们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虎毒还不食子,他这连畜牲都不如。

李德全的婆娘李刘氏颤颤巍巍地站起来,跌跌撞撞到他面前,用力打他,“你,你,你,她是你得亲生女儿!”

响马头子放下李德全,回头满脸淫邪,“你们先在这等着,老子去把那年轻娘们找过来,要是真得劲,就留下来好好享用享用……”

响马们顿时躁动起来。

李刘氏自听到响马来了,就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和儿子都藏在地窖里,这要是被他们发现,她的女儿和儿子还有什么活路。

李刘氏看到响马头子拎着李德全去她家,跑到他们面前拦住,“不,不,我不会让你们过去的!”

这无异于以卵击石。

响马头子一脚把她踹开,策马而去。

李刘氏伤了身子,却还是爬起来拼命地跟着跑过去。

村民们非常愤怒,他们被抓之前就知道这次凶多吉少,想着好歹能留个根,大多是将孩子藏在地窖里,虽然各家都地窖位置不一样,但开了李德全这个口子,他们的孩子被发现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到了李德全家,响马头子把李德全扔到地上,用刀指着他,“快带路!”

李德全害怕得哆哆嗦嗦的,“大,大爷,我,我带你去。”

此时,李刘氏赶到这,一下子抱住响马头子的大腿,边哭边求饶,“大爷,求求你,放过我女儿吧,求求你,她才八岁,才八岁啊……”

响马头子不耐烦,一脚甩开她,“滚开!”

李刘氏又爬起来,用全身的力气抱住他的大腿,嘴巴死死地咬住他,“我不会让你碰我女儿,死也不会!”

响马头子大怒,没了耐心,一刀下去,直接砍断了她的头,血溅了他一身,看着更是凶神恶煞。

头滚到李德全面前,他吓的不敢吱声,唯恐下一个死的就是他。

“还不带路?”响马头子一个眼神扫过来,“如果她长的让老子不满意,老子一刀砍死你。”

李德全害怕得再前面带路,两人走到了后院的角落里,那边放着一口缸,他要挪开缸,却被响马头子一把推开,直接一脚踹上去,缸顿时碎裂,露出跟土地颜色一样的盖子。

响马头把盖子挪开,露出三个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的小孩,年长的丫头就是李德全口中的女儿李荷花。

李荷花八岁,许是因为营养不够,身子很是瘦弱,皮肤有些蜡黄,五官标致,虽然还没张开,但底子在,长大后不会差到哪里去。

李德全说得模样长的头一份,倒是不假。

李荷花虽然害怕,却还是挡在弟弟和妹妹面前,勇敢地说,“不准你欺负他们!”

响马头子本来没什么兴趣,风骚的女人玩起来才带劲,只是看她的性子,不由得心头火热起来,直接跳进地窖里。

李荷花带着弟弟妹妹往后倒退,却被响马头子一把扯住,她开始疯狂挣扎起来,“放,放开,放开我!”

响马头子被抓破了好几次,怒了,随手一扔,“砰”的一声,李荷花直接撞到了石头上。

其他两个小孩一见自己姐姐晕倒了,都跑到她身边哭起来,“大姐,不要死……”

李秋就是在这样穿到了李荷花的身上。

李秋刚睁开眼,就看到有个狰狞的大汉正拿着刀要砍向她,多年在末世生存的危机感让她一下子做了反应。

她滚了两圈,从地上爬了起来,一个挪步到响马头子面前,左手狠劈,右脚往前一跨,招招狠戾,直中别人命门。

响马头子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直接被打趴下了,他是想反抗,但是被李秋禁锢着,完全动不了。

李秋单脚踩着他,声音冷冷的,“想杀我?”

响马头子也是条汉子,竟笑出来,“老子怎么会杀你,老子想把你抢回去,给兄弟们好好玩,他们素了好久,总得见见荤。”

李秋眼底闪过杀意,刚要下手结束人的性命,却被两个孩子扑了上去抱住大腿,“大姐,大姐,你没死……”

几年的末世生涯,练就李秋的铁血无情,想要甩掉他们两个,只是腿上的湿意让她软了下来,默许了他们的行为。

李秋顿了顿,最终还是没有下手杀掉响马头子,她再怎么心冷,可在小孩子面前杀人,多多少少会对他们有影响。

所以找来绳子,把响马头子绑了起来。

当一切做好之后,李秋这心情微微放松下来,开始观察周围。

没想到这一看还真看出来问题。

她在末世生存了那么多年,习惯了灰蒙蒙的天,浑浊的空气,坚硬如铁的土地,稀缺的粮食,充满杀戮的氛围,可是她抬头看到了蓝蓝的天,清新好闻的空气还带着泥土的芳香,这不是她生活的地方。

李秋爬出地窖,看了眼周围,有些茫然,这是哪?

一个不大的院子里,用枯枝藤蔓简单地围了个圈,泥泞的土地,破烂的簸箕和扫帚随意地放着,院子外面是山林,蓊蓊郁郁的树木,此起彼伏,仔细听似乎还听到鸟叫。

到处显示着生机勃勃的景象。

她明明在跟丧尸战斗,结果碰上丧尸潮,怎么会到这地方来?哦,是了,她被丧尸咬了,所以她死了?

2017-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