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将头埋入她的脖颈,两只手抱着她的小蛮腰,两人都在大口呼吸着。

忽的,他低笑出声,低沉暗哑的嗓音,沾染着鄙弃的不屑。

“唔”千色还在残喘着,对他的讥笑,置若罔闻。

低咒一声,男人大手一挥……

“不要,你别撕,这衣服不是我的!”这是借的衣服,撕烂了她可赔不起。

男人动作一滞,再次将她抵在墙上,一手撑着墙,一手挑起她的下巴。

黑暗中,两人无法看清楚对方的脸。

他那带笑的唇角,却将整张脸勾勒得寒如浮冰。男人青筋突兀的俊容掩埋在黑暗里,捏着千色下巴的力度有些加大!

“你轻点,疼!”千色皱起了眉头,这个暴戾的男人,让她开始有些害怕起来。

黑暗中,男人邪恶的扬起唇角,这一次,她们是给他找了个怎样的女人做孕母?

千色一个激灵,想反抗,“唔唔……”

唇再次被男人给堵住,想推开他,奈何男人压着她太紧,被束缚在怀里的两只手,可说是动弹艰难。

她欲咬破他的唇,可最终也失败了,因为男人已经松开了她的唇……

“想一次能怀上孩子,就安分一些!”男人那低沉暗哑的声音在千色耳边响起,随后,大手已经毫不怜惜的覆上。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第一次会是在这么不堪的情形下发生,甚至给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

眼泪滑过眼角,浸入洁白的枕头当中,湿了一大片。

夜更黑了,她始终看不清男子人的模样。

天边微露曙光,雾色还未退去……

大床上的那健硕的身躯轻轻翻动,已经从熟睡当中醒了过来。

幡然跃起,开始穿衣,举手投足间泛着那只属于贵族才有的优雅。

那张俊逸的脸出卖了他年轻的年纪,但是,却有着与年纪不符的沉稳和阴鸷。

此时此刻的他浑身上下,无一次不透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凉气息。

目光深黯,似乎能在瞬间勾人魂魄。

精致的五官,轮廓分明,似乎每一处都像是雕刻那般完美。很快,他已经穿戴整齐。西装笔挺,俊朗非凡,和昨晚野性的他有着极大的反差。冰冷犹如千年寒冰,仿佛没有一丝人性可言。削薄的冷唇微微扬起一道傲然嘲讽的弧度,迈开脚步,头也不回的离开……至始至终,他甚至连看都不屑看那个娇弱的女人一眼。

午后的阳光倾洒进房间,躺在床上的人儿才勉强的睁开了眼。

“嘶”本想翻个身继续睡,不想动一下,全身都犹如散架一般的疼。

千色蹙了蹙眉头,撑着双手,艰难的坐了起来。

低头看着自己身体,脑海中开始回放那些弥乱的画面……

“啊、啊啊……”尖叫一声,抓起一个枕头,将头埋进里面。

她的泪早在昨晚流干了,想哭,也哭不出来。

靠在床头呆了好久,千色才深吸了口气。

转头,床边的柜台上放着干净的衣服裤子,还有一张支票。

她拿过衣服穿上,坐在床边,拿起那张支票,细数后面的零。

对方果然没有食言,六个零,整整一百万。

如果这一次一旦能够顺利怀上孩子,雇主便会再结清孕育费一百万……

手轻轻抚上平坦的小腹,但愿这一次,不要失败。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