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更凉几分……

身穿红色抹胸长裙的千色站在酒店大堂,因太过紧张,造成呼吸不畅,双颊绯红。

长裙的颜色与她略施淡妆的小脸极为相衬,紧致的包裹露出的那青涩若隐若现,足以令男人看得心神荡漾。

手紧紧捏着一张铂金房卡,冷汗淋漓。

一想到马上要失去十八年的贞洁,千色的眼中蒙上了一层水雾,想哭却哭不出来……

“一个月内,如果再不替你舅舅还清八十万,就等着替他收尸吧!我警告你,要是敢报警的话,就等着被人强奸吧!”

舅舅嗜赌成性,不仅输了七十平米的房子,还欠下高利贷八十万巨款。

被放高利贷的人抓了去,关在暗房里用鞭子抽,用刀割。

当她收到视频的时候,吓得不轻,想到的唯一办法是去报警,可对方却给了这么致命一击。

千色是个偶尔糊涂偶尔萌的女孩子,简单又不计较的性子,注定了她这悲惨的人生。

当初即便半工半读还要给舅舅些前花,她也从来都没有抱怨过。

三岁的时候,她就跟着舅舅生活,虽然没过过一天好日子,但能活到今天,也是舅舅的功劳。

父母双亡,唯一的亲人就是她的舅舅!

三天前接到的警告电话,让她迫不得已做了这个抉择,这是唯一的一条路,必须要这么做!

三百万的代价,就是她替雇主孕育一个孩子。

千色做着深呼吸,暗暗给自己鼓着气,在犹豫半个小时后之后,她终于咬牙下定决心……

站在门口,她心跳快得犹如打鼓,握着门卡的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女孩,女人,此时仅仅只是一门之隔。

冷静、冷静、千色,女人这辈子都都要过这关么?

代孕妈咪而已,一旦生下孩子,一切噩梦就都结束了,怕什么?

可是,她怎么可以这么不知廉耻,才十八岁,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成为女人?

可是事已至此,没有别的选择了。

拍了拍受惊的胸口,紧握拳头,千色还是决定进去,当是年少轻狂一次。

房卡扫过门把手,门“咔嚓”一声像是开了。

就在这一瞬间,感觉到手臂一紧,接着整个人都被拽进了房间。

“砰”门被粗鲁的关上了。

闻到一股浓浓的酒味,千色来不及发出声,已经被拽她进来的男人按在了墙上,以唇封唇。

这猝不及防的吻,着实让千色呆了,从真正意义上来说,这算是她的初吻。

因为她还从没有这么激烈的吻过,和男友唯一的一次的吻,可说是蜻蜓点水,点到即止。

有些无措的紧张,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害怕和惶恐。

“唔唔”千色快被他吻得已经不能呼吸,发出了几声呜呜声。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