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

顾小曼隐约的想起,昨夜那个叫凌潇的混蛋,似乎狠狠的咬了自己的脖子一口。

顾小曼没有回答西门杰的问题,带着同样理直气壮的架势,问西门杰:“这个女人,说的都是真的吗?”

西门杰没有回话,妖艳女郎却又一次开口了:“当然是真的,你见过哪一对恋人,一个月见一次面,见面的时候,就是在校园里溜达?你见过哪一对恋人,每天晚上只护发一通短信,说晚安的吗?”

女郎好似想起什么似的,咯咯的笑了起来:“忘记告诉你了,你每天晚上收到的晚安短信,都是阿杰在电脑上设置的定时发送呢。他每天晚上那么忙,哪有功夫去搭理你。”

人越聚越多,所有人都像顾小曼投注来了同情的目光,这个女孩子还真的可怜。

酒店大堂的某个角落里,坐着正在享用面包牛奶的凌潇。

这一刻他发现昨晚自己还真是误会了这个小女人,整个六楼都被凌潇包下,本以为那是小女人拙劣的谎言,却不想是糊涂使然。

对于昨夜的粗暴,带着几许的愧疚,凌潇本该离去,却坐在了当场,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凌潇身后站着的保镖,有些错愕了,天呐,他们那从来没有低级趣味,从来不看热闹的总裁,居然这会看起了这样的热闹。

看着时间已经八点一刻了,保镖好心提醒着:“总裁,您和……”

凌潇微微皱眉,挥手示意保镖闭嘴。他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这一刻,他突然就想多了解这个顾小曼一点。

保镖噤了声,他们的凌潇总裁向来说一不二,谁敢左右他的决定,那下场就只有……

听着妖艳的女郎,说着顾小曼可笑的恋爱史,凌潇心中不知哪来的一抹同情心,暗暗的在心底叹了一句:真是个傻女孩。

顾小曼的面色变得越来越难看起来,咬着嘴唇,看向了西门杰。

那一刻,一种报复心里,油然而生。

顾小曼的嘴角,突然绽放了一抹绝美的笑意:“西门杰,你不是问我脖子怎么回事吗?那我就告诉你,昨晚啊,我就在你楼下的601房间里,叫了个牛郎,好好的开心了一整个晚上。”

顾小曼带着笑意,一句话说完,脸上就挨了西门杰火辣辣的一巴掌:“下贱,顾小曼我们分手吧。”

凌潇坐不住了,腾然起身,一股杀气随之而来。

凌潇身后的保镖,也突然西装笔挺的列队站在了当场,就好似在夹到欢迎一国的总统那般。

凌潇在保镖的开道下,大步走到了人群中间,将顾小曼拉到了自己的身旁,反手一拳打在了西门杰的左脸上。

西门杰的脸,登时就高高的肿了起来。

“一个男人,能人渣成你这样,真是丢尽了男人的脸。”凌潇的薄唇中吐出了这样一句话,带着鄙夷的神色看着西门杰,看着他旁边的妖艳女郎。

话音落下的刹那,凌潇又是一拳,不偏不斜的打在了西门杰的右脸上。

“你,你是个什么东西?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敢打我?”西门杰挨了两拳,一张脸肿得跟猪头似的,却是不忘质问凌潇。

“你是什么东西?”凌潇淡淡的问着,言语中充满了不屑。

“我西门杰,是西门家的二少爷,你现在跪地向我求饶,我还可以考虑放过你。”西门杰大言不惭的说着,将自己的家世背景都摆了出来。

“西门家?”凌潇的薄唇,一张一合间,漠然的说着:“没听说过。”

西门杰本就被打肿的脸,涨得通红,那颜色让人看都觉得有些的骇人。那一瞬间,西门杰觉得自己全部的面子,都被人踩在了脚下。

指着凌潇,西门杰气得话都说不明白了:“你,你,你,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西门杰的话音落下,先前为凌潇开到的八个保镖,已经围在了西门杰的周遭。

西门杰是徒有其表的花心大少,根本不擅长打架,见凌潇来势汹汹,当下就是挽上了妖艳女郎,威胁着凌潇:“你小子,我记住了,你给我等着,我要你好看。”

“我等着。”带着那一抹淡淡的慵懒,凌潇气定神闲的说着。

西门杰哪还敢多说废话,当下拍了拍女郎的肩膀:“Lili,咱们走。”

“等一下。”被打得有些晕头转向的顾小曼,突然开口叫住了西门杰。

西门杰颇有些不耐烦的同顾小曼说:“顾小曼,你有完没完,我都说了,我们分手了,请你不要再纠缠不休下去。”

凌潇禁不住的皱眉了,在心里默默的祈祷了一下,顾小曼你别让我失望了。

“西门杰,你听清楚了,你没有资格跟我说分手,因为这四年都是我一个人,活在你浪漫追求下给我编制的梦境中。我们没有恋爱过,没有开始,又哪来的结束。你滚吧,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

顾小曼的小手紧握着,指甲陷进了手心的肉里,她努力的强忍着泪水,强忍着伤痛。

西门杰走了,看好戏的人群却没有退散的意思,大家都在期待着顾小曼和凌潇之间发生了什么。

顾小曼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那张支票,丢个了凌潇:“赏你了,谢谢你来解围,牛郎先生,希望我们以后都不要再见面。”

顾小曼的声音甜美到了极点,嘴角还带着甜甜的笑意。

而凌潇,此刻就被扣上了牛郎的帽子,大家都在用更为异样的目光,打量着凌潇。

原来,这个西装革履,看起来很有钱的男人,是靠做牛郎起家的,哎呀,看他的样子,一定被不少的富婆包养过吧,难怪年纪轻轻就穿戴着一身的名牌。

听着人群中的窃窃私语声,顾小曼的笑意更甜美了。

同凌潇摆了摆手,说了声“再见,永不再见”,顾小曼就如清风一般,迈着欢快的步子,走出了酒店。

酒店外,不再有人关注顾小曼时,顾小曼一个人委屈不已的哭了。

她的心,分明就是在滴血。一阵阵带着热浪的夏日暖风,去吹不散顾小曼心底的伤痛。

酒店大厅里,凌潇望着顾小曼离去的背影,嘴角莫名多了一抹笑意:还真是一只小野猫,喜欢四处挥舞着你的小利爪。不过你说的对,再见,永不再见。

凌潇弯腰,拾起了那张支票,在众人的投注下,扬长而去,走的比顾小曼还要潇洒。

最莫名其妙的要属凌潇身后的保镖,这还是第一次,他们看到他们的总裁,竟然如此大度的由人奚落。

有一个保镖,有些不放心的问凌潇:“要不要把刚才那女的追回来?”

凌潇摆了摆手:“随她去吧,我们去影视城。”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