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轻轻坐在床边,看着他们两个,天恩长得瘦,像个营养不良的豆芽菜,可是还是非常的可爱,尤其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这点应该是遗传了她的。

而天赐,虽然只有五岁,可是她敢发誓,这小子长大以后,肯定是迷死无数少女的美男子,这点恐怕就是遗传了那个男人。

她不由得想起那疯狂的一夜……

六年前。

那年她刚好二十岁,刚参加完维也纳的音乐节,一路乘着豪华游轮回来,旅程很愉快,沿途的风景让她留连忘返,直到游轮即将到达日本海的时候。

那夜,船上的人都玩得很疯狂,她也不禁被这个欢腾的气氛感染了,想着明天船就要到达香港,结束这般充满着无数美好回忆的旅程,心里有些不舍。

那时候,也是正值秋天,她拿着红酒杯走到了甲板上,满天的繁星如同一盘撒落在天空的五子棋,夜风习习,吹在脸上很舒服。

同行的同学看着她一个人站在甲板上,硬是将她拉了进去,“以宁,再不玩,到了香港以后就没得玩了,我们去跳舞,船上好多帅哥啊……”

二十岁的何以宁,如同一朵盛开的百合花,浑身散发着迷人的青春气息,在她走进舞池,美丽的舞姿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一头长长的大波浪秀发,一条及膝白色百褶裙,就如同一个精灵无意中掉落了人间,美得让人几乎无法呼吸。

也许是她当时太过耀眼了,才会惹下祸端。

从舞池出来,她就开始感觉不对劲,浑身好像烧了起来,不得不提前离开了这个热闹的宴会,以至于后来所发生的事情,她都控制不了自己。

直到第二天清晨,当她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房间,一个陌生的男人躺在她身边,吓到她三魂不见了七魄一样,逃命似的逃了出来,甚至连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她都没看清楚,只是从他的侧脸看了一下,断定那该是一个长得不错的男人。

退出房间,这时候她才知道,原来自己走错了房间。房号没错,可是,这里是顶层的VIP总统套房,而她的房间却是在二楼,那时候,她想死的心都有了,所以还没等船抵达香港,她在日本的时候就已经下了船。

没想到她离开家的这段日子,却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爸爸的公司一夜之间破产,甚至还惹上了官非。当时何以宁担心何安国的身体,他有心脏病如果真的入狱了,恐怕是没命等到可以再相见的机会,而以恒,他才十八岁,她怎么可能让以恒进去?

所以,何以宁当时把法人的名字改成了自己的名字,就这样,何以宁代替何安国因为商业诈骗罪被判入狱六年。

她更加万万没有想到,那一夜的意外,居然让她怀孕了。

刚刚到监狱的时候,同一个牢房里的犯人有三十多个,为首的女人叫梁思思,她是这房里的大姐大,何以宁太过倔强,硬是不肯向她低头,几乎被梁思思整得死不如生。她总算知道,原来电影里演的《监狱风云》不是编的,生活就像一部狗血剧,将她原来的幸福生活硬生生粉碎了。

最终饱受不了梁思思从精神上折磨以及肉体上的推残,她在晨锻的时候晕了过去,就是因为那次检查,她才知道自己怀孕了。

她一直以自己是因为最近压力太大,事情太多了,才导致自己经期不准,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怀孕了。

这对于二十岁的她,对于一个刚进监狱里的她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一个闷雷炸得何以宁外焦里嫩,彻底改写了她今后的命运。

整整一夜,她都无法入眠,看着天花板想了一夜,这个孩子来得真不是时候,如果将来孩子长大了,问她:爸爸在哪里?她真的不会答,在监狱里长生的孩子,注定一辈子被人看不起。

思前想后,何以宁决定打掉这个孩子,可当她躺在那凉冷的铁床上,看着狱医拿着镊子过来,那一瞬间,她突然后悔了,在最后关头,她决定要留下肚子里的孩子,他们是无辜的,她不能杀了他们。

这孩子在梁思思那群人的折磨之下,还能在她肚子里,这证明他命不该绝,从那时开始,何以宁这辈子都没有那么坚定过,就是不论她受多大的委屈,多大的苦,她都一定将这孩子生下来。

唯有屈服,唯有忍让,才能平安度日,所幸后来监狱长江秋看到何以宁,觉得她可怜,将她调离,这两个孩子总算保住了一条命。

在监狱里,何以宁学习到最大的能耐,就是忍。

回首那段往事,何以宁只是轻轻叹了一下,在监狱这些年来,她学会了屈服,学会了妥协,什么尊严和骄傲,在孩子的面前,一点都不重要了,她没有别的奢望,只求这两个孩子可以平安长大,可以跟爸妈重逢。

看着时间也已经不早了,她替两个孩子盖好被子,轻轻翻身上床。

躺在床上,她却怎么也无法入眠,如今已经出来了,爸妈和以恒又不知所踪,以后的日子,她都要靠自己的努力。

她侧过身子,看着他们睡熟的脸,这是她的心头肉,“宝贝,你们放心,妈妈会努力,有我在一天,绝对不会让你们饿肚子,妈妈一定会让你们健康成长……”

长夜漫漫,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山头爬了起来,透过半掩的窗子,在他们的床上撒下了一片银辉。

在监狱里养成了早醒的习惯,不管是她,还是两个孩子,到了时间总会睁开眼睛。

“妈妈,早……”

天恩钻进她的怀里,像只小猫似的,何以宁轻轻抚摸着她细碎的头发,如果天恩会说话,她相信她的声音定然是这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

“恩恩,再忍耐一下,妈妈会带你去看最好的医生。”她轻轻在她的额角吻了一下,她坚信总有一天,她的天恩一定会开口说话的。

带着他们简单的吃过早餐,何以宁想到以前的旧屋,不知道那里还有没有还在不在,说不定爸妈可能会在那里。

那里说好听一点是城中村,难听一点就是这座繁华大都市里的穷民窟,以前住在这里邻居大部分都已经搬走了,怎么还会有人守在这里。

假如这里也不能住了,何以宁也不知道可以住在那里,要是租房子,恐怕付了房租,他们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一时半刻,她也不能立即去找工作,总得把两个孩子安定下来。

天没有绝人之路。

当何以宁带着两个孩子回来的时候,这里看来已经荒废了很久,看样子,这些年来,爸妈都没有回来过。

这里是当年爸爸用赚的第一桶金赚下来的,虽然之后他们搬到了新家,可是这里,爸妈时常会回来这里小住一下,回味他们曾经同甘共苦的岁月,这里对爸妈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

“天赐,恩恩,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总有一天,外公他们一定会到这里找我们的……”何以宁指着前面的破旧的小院子,对着他们说,虽然旧,可是总算有个地方可以让他们容身。

“恩恩,你放心,哥哥总会有一天,让你像公主一样生活……”

天恩笑了笑,有妈妈和哥哥在,其实她一直觉得自己很幸福。

整整花了一天,总算把房子收拾得有个家的样子,所幸当初这里没有被那些人找到,不过也是,这里对于这个城市来说,有谁看得上这个破房子?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