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如丽冷哼了一声,“我怎么知道他们死了没?当年要不是你爸干得那些好事,公司会破产吗?你看看现在我们家都成了什么鬼样子,告诉你,你也不要来烦我,我这里不是难民营,不是收容所。”

毒瘾正起的马大超,盯住了站在下面的天赐和天恩,顿时心生一计,“谁家这么漂亮的小孩,应该值不少钱。”说完,马大超两眼发亮向他们冲下去。

这下子,可吓坏了何以宁,连忙冲了下去,“不要,姨丈。”

马大超那里管得了那么多,一手把天恩抱了起来,正准备往门外冲,可是却死死被天赐拖着,“放开我妹妹……”

马大超原本是两个抱走的,可是没那么大的力气,现在毒瘾正起,宛如万蚁噬骨,只想快点弄到钱让他有粉可以吸。

“臭小子,再不放心,我踢死你。”马大超一边骂,一边想摆脱天赐。

何以宁冲了过来,想抢过正在马大超手里的天恩,“姨丈,不要,求求你放手,他们是我的孩子。”

“以宁,我受不了,不然你给我钱,你给我钱。”

“好,我给你钱,你快把天恩先放下来……”何以宁把口袋里仅剩的钱拿了出来,可是在马大超眼里,她这点钱根本上就不够。

“这钱你让我吃什么?”马大超发了狠,一手甩开何以宁,让她差点摔在地上,可是天赐还是死死抱着他的腿不放。

何以宁这些年来,在监狱里也不是吃素的,把天恩抱走等于要了她半条命,人逼急了什么事都可以做得出来。她顺手拿起了地上的砖头,趁着马大超和天赐缠纠的时候,狠狠砸了下去。

马大超被她砸晕了下去,吓到温如丽失声尖叫,何以宁连忙把天恩从他手上抱了起来,她不会说话,可是看着她一脸的泪水,让她的心一下一下揪着痛,“恩恩,不怕,有妈妈在,不怕……”

惊魂未定,一个巴掌闪了过来,闪得何以宁两眼冒金星,“何以宁,你这个扫把星,如果大超出了什么意外,我要你在监狱里一辈子都出不来。”

何以宁刚才监狱里出来,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下手太狠了点,当时她没想太多,只想着她绝对不能再让天恩出意外了。

“小姨,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妈,我们走,他要是敢告我们,我就告他试图拐卖儿童……”天赐在地上爬起来,扬了扬身上的尘,拿起包包走到何以宁的身边。

被天赐这样一说,温如丽哭得更加大声了,“我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们何家了,你们这群扫把星都给我滚……”

何以宁也觉得此地不宜留久,万一等下马大超醒了,再打他们两个的主意,“小姨,真的对不起,我们走了。”

直到走出了巷子,何以宁总算松了口气,“儿子,你说刚才我下手会不会重了点?”

“死不了的,妈,你别担心。”听到儿子这样说,何以宁松了口气。

只是,除了小姨,何以宁不知道还有谁知道爸妈的消息,算了,当前首要难题是解决住的问题,如果要租房子,估计付了租金,他们连吃饭都成问题。

“妈妈,你不用担心,有我在,你和妹妹都不会有事的。”天赐仿佛看出了何以宁的担扰。

何以宁点了点头,不得不说,天赐是她最大的骄傲,有时候,有些事情,她还得找他商量。

都不知道是不是当初怀他的时候,那么艰苦的环境之下造就他这颗聪明的脑袋,要么就是基因突变,让她有个这么聪明的儿子。

从温如丽家里离开,不知不觉已经快到天黑了,万家灯火,何以宁摸了摸口袋里的钱,这些年来,虽然在监狱里也会有一些工钱,可是在里面要照顾他们两个,也所剩不多,生活还没稳定,还是要省着点用。

“饿了吧?我们去吃饭。”钱再不够用,也不能饿着他们。

何以宁带着他们走进了一家大众化的小餐厅,心想着这是他们在外面吃的第一顿饭,这么辛苦的环境之下,他们母子三人也活了下来,以后也没有什么可以难倒他们的。

何以宁点了三个比较实惠的菜,店里的老板娘看着他们一副难民的样子,故意加多了菜的份量。

“菜来了,这例汤是送的,你们慢慢吃,小孩子长身体,可不能饿着了……”老板娘看着天恩天赐,虽然穿着很旧很旧的衣服,可是也挡不住他们一脸灵气,怎么看都招人喜欢。

“老板娘,这怎么好意思,太谢谢你了……”以宁连忙站了起来行了个礼。

“不客气,不客气,你们慢慢吃。”

从出来到现在,他们受尽白眼,就算付了钱上了公交车,也只能坐在最后面,大多数都嫌他们身上脏,有股味道,总算遇上一个好人。

“恩恩、小赐吃饭,来,多吃点肉。”何以宁把好吃的都挑到他们碗里,可是两个孩子看着她,硬是不肯吃。

“怎么啦?快吃饭……”何以宁不解的看着他们两个。

天赐把碗里的肉又夹到她碗里“妈,你也多吃点,我不饿。”就连小天恩她踮起脚尖,走到她身边,把碗推了过去,虽然她不会说话,可是她年纪小小,却是什么都懂。

何以宁看着他们两个,不禁笑了笑,她这辈子最骄傲的事情,就是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仍然把他们成功带来这个世上。如果说当初入狱是上天对她的惩罚,那么这两个孩子就是上天送给她另一份最棒最美好的礼物。

“你们两个要听话,妈妈已经长大了,不用吃肉,可是你们两个小,要多吃点才能长肉肉啊,天赐不是说以后要保护妈妈和妹妹吗?不多吃饭怎么快长大呢?乖再不听话,妈妈要生气了……”有时候他们两个太贴心了,贴心到让何以宁心痛。

“那恩恩多吃点,你瘦,要多吃点……”天赐把肉夹到天恩的碗里。

“傻瓜,大家都吃饭,来……都乖乖吃饭……”

天恩看着何以宁的眼神,只得乖乖吃饭,还时不时偷偷看何以宁的脸,这顿饭,很普通,可是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人间美味,是监狱里的饭菜没办法比拟的。

吃完饭,从小饭馆出来,天已经黑了,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把这座城市点缀成另一番模样。

她不能让他们两个流落睡大街,虽然身上的钱已经不多了,但是她还是咬了咬牙,带着他们找了一家便宜的招待所。

让他们跟着她折腾了大半天,天恩的脸上早已经一脸的倦意,“恩恩,乖,妈妈带你去洗澡,等下再睡。”

天恩努力睁开眼睛,点了点头,搂着何以宁的脖子,一副困得不行的样子。

费了十几分钟,总算让两个小东西都洗完了澡,当她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两个孩子都已经睡着了,显现都已经很累了。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