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我是朴瑶瑶,请问你是……”

朴瑶瑶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另一头就是噼里啪啦一阵女音竹笼到豆子似的出来了。

“瑶瑶你在哪里?有没有空?陪我逛街吧,无聊呀无聊,郁闷啊郁闷。”

讲话的是郭米米,她的同室友兼死党,郭氏企业的千金,跟她做了朋友说是羡慕穷人的独特生活。

“你在哪里呀?”不用猜,米米一定又在哪个百货公司购物了,一般她的无聊一定是因为家里人催促了她相亲搞得她头痛,然后就会找她倒苦水,垃圾。

“灵梦百货公司呀,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心情不好嘛。”

郭米米长得天真可爱,甜美的就像城堡里不谙世事的公主,一副纯洁无害的样子,只有她身边的人才会知道她那个是面具啦,比如说朴瑶瑶。

说着电话的时候,她已经来到首次约会的地点,夜惑pub的门外,因为平日里为了到处打工,所以这一次算是她和王峰的第一次男女朋友的拍拖。

“哇塞!”望着这个20层楼高的夜惑,朴瑶瑶不自禁惊讶地咋着上下两片唇片。有钱人就是奢侈浪费,肆无忌惮呀,一个毫不正经活的酒吧居然也是20层楼的高耸入云,单单一个门口的装饰她看就够她一个月的开销花费了。

居然是真花耶,而且还是香水百合和蓝色妖姬的花篮耶!

可是第一次在夜晚看夜惑的朴瑶瑶并不知道,那些真花不是用来装饰的,而是某富有公子用来猎物把妹的。

“瑶瑶,你又刘姥姥进大光园‘哇塞’个什么劲呀?是不是发现王峰脚踩两条船劈腿了呀?呵呵……”

“去去去……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坏得不灵,好的灵。”朴瑶瑶一边神神叨叨和好友讲着电话,所以没有注意到玄脚处迎面而来的男人。

“你不要乌鸦嘴了啦,王峰可不是那种沾花惹草,游戏花丛的人,他是例外中的十个男人九个坏唯一留下来的熊猫,国宝级的。”

要知道当时的她虽然是学校的名列前茅,但是一副厚厚的黑框眼镜,从不花时间打扮的她竟然三生有幸到被当时的“三好”(相貌好,学习好,家室好),学生会会长的王峰告白,可是羡煞,嫉妒死几乎全部的女生呢!

当然除了米米以为,说她的第六感直觉王峰不可靠,说王峰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伪君子。虽然她也有犹豫过,王峰这么好的王子人物,怎么会瞧上她这个丑小鸭,小喽啰,而且她还没有时间用来陪男朋友约会之类的。

17的花季少女,梦幻浪漫的爱情初恋,再加上又是不错的对象,朴瑶瑶当然没有什么特别拒绝的理由。虽然亚当夏娃的那种禁果尝试,也不知道什么是爱,但是朴瑶瑶对这样一个优秀的男生产生好感,也不是什么跌破眼镜,意料之外的事情。

“哎呀!”

“shit!”

一时间两道不一样的语调,却一样的惊讶懊恼之意的声音不约而同响起。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看到你,所以才不小心撞到了,对不起!”

朴瑶瑶还没有来得及抬头,再一次点着小小的脑袋,只看到她面前那双擦得乌漆发亮,一看就价格不菲的皮鞋主人低头道歉着。

“妈的,乌龟瞎子!”

冷寒翼再一次咒骂出声,不仅仅是因为面前这个冒冒失失,土了巴拉几的女生撞到自己,更加是因为半小时之前和某人的谈话不悦的心情最终爆发。

“喂!”终于等到朴瑶瑶酝酿了心情,她已经道歉了,他还想怎么着呀,有钱也不能无法无天,肆无忌惮的嚣张骂人呀?

更何况,也是最主要的是,她承认她是因为讲电话没有注意才倒霉撞上了他,那么他是没有长眼睛吗?看见她不小心,没注意,他就不会躲吗?说到底他们都有错,而且严格算起来他的过失还比较大呢。一,看见她的不小心不躲撞上了她,属于知法犯法,罪加一等;二,出口就是难听的脏话,错上加错。

朴瑶瑶正想把她想说得话对那个傲慢无礼,毫无半点绅士风度的男人理论一下,可惜留给她的只是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

“哼,算你溜得快,要不然……”朴瑶瑶朝着男人走去的方向做了一个开手枪的手势,转身向反方向的地方走去。

“瑶瑶,瑶瑶,刚刚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未挂的电话那头,好友询问的语调里不由自主带着急切的关心。

“没关系啦,就是被狂吠的某只狗撞了一下啦。”

“昂贵的夜惑什么时候对动物开放啦,是我out了?还是夜惑对象范围扩张啦,又或者是加入了斗气冤家级别的把戏?”郭米米那边天马行空的嘻哈拉扯着。

明明家族事业是建筑企业,可是郭米米这个家里唯一的掌上明珠偏偏不喜欢她说的呆板,臭汗淋漓的起房子,她偏偏执拗的报了绘画艺术,瑶瑶常说她那个胡思乱想的外星思想可以写小说去得了。

劲爆摇滚的音乐倾泻着这里的热情迷离,迷彩琉璃的水晶灯折射耀眼肆凌。

一个打扮的和这里的pub格格不入的女孩一边嬉笑的打着手机,斜跨的背部处却钩挂着一只价格不菲的珍珠黑手机,精致透明的手机屏幕在灯光下更加的流光溢彩。

2017-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