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天气正好,朝歌城里里外外都是热情洋溢,一队十分华丽的马车从天边井然有序的飞来,整整十七辆马车一辆接着一辆,打前十辆皆是由青龙驹拉的车,车上挂着绫罗绸缎,十系灵石,且皆是极品,最让人眼红的是连车轮都是有名的七华琉璃。

离得稍远些在后面地七辆马车就显得简单了,拉车的是堪比十几万黄金的隼,在九洲是与凤凰一族血脉最近的仙兽,车上也无太多的金银珠宝,大多都是毫不起眼的东西,只是恰恰那毫不起眼的东西是前面十辆马车加在一起都无法比拟的。

七辆马车最前面一辆上面的装饰物都是兵器,在阳光下亮瞎人眼,老远瞧着整辆马车都像件兵器,十里之内都可以感受到马车散发出来的森然杀气;第二辆正常一些,只是满车都是兽皮,有资历的猎户一眼就可以瞧出来,九洲灵兽分为十阶,灵兽之上为奇兽,奇兽之上为仙兽和妖兽,还有就是神兽及魔兽,九阶灵兽都少得可怜,奇兽仙兽什么的更是寥寥无几,但那马车上的兽皮都是仙兽等级的;再向后,第三辆马车黑的很彻底,从车的材质到车上嵌着的灵石都是清一水儿的黑色,眼尖的人可以瞧见那车上正在爬动的毒蝎子和正在吐着蛇信子的细小黑蛇......直到最后两辆才正常一些,前面的马车挂着绣着山水画的青色围帘,冬暖夏凉,帘上的山水时时都在变化,前一刻还是高山流水,下一秒就变作了江南烟雨,青色流苏飞绕其间,别有一番意境;后一辆挂着厚厚的红色帷幔,外穿着血红的玛瑙珊瑚珠串,帷幔上的桃花灿若红霞,清风微拂,车盖四角挂着的风铃铃铃作响,夹着花瓣飘洒一路,那帷幔如美人衣角飘飘欲仙,裙上桃花一如活物,花开花落间恍若人间四季。

十七辆马车也无人驾车,就自成一队从朝歌城上空掠去,速度之快让人乍舌。

朝歌城的百姓们伸长了脖子向天上探去,饶是再努力也没有细瞧清楚。只好左右打听,嘴中嘟哝着:“不知是何贵人,竟有如此做派。”

有眼尖的比较有资历的修仙者回答:“有如此作派的还能有谁?放眼九州只怕唯有一家了吧!”

“御家?”那人挠挠脑袋,有些不确定。

修仙者白他一眼:“废话!九洲十国,除了第一世家御家还有谁有这手笔?”

那人傻愣愣的瞧着马车行进的方向:“御家怎么会来这朝歌城?貌似还是奔着皇宫去的?”

“莫不是为我大殷太女?所以前去观礼?”有人猜测道。

“太女殿下竟然能和御家扯上关系?”又有人震惊道。

“这又何怪?太女殿下的母后可是御家现家主御倾之的闺中密友,在御家也是很有地位的!”

......

东宫。

君莫笑穿着黑红色太女服,旁边是一身红衣的慕容潇潇。两人席地对坐,头发梳的尤为简单,中间摆着两壶清酒和几碟糕点,侍女们远远的瞧着,因为被两个主子下令不许靠近而苦恼——今天是君莫笑的及笄之日,因为君莫笑过去因为蛊毒睡了七年,错过了十四岁的及笄礼,所以君少颖干脆趁着她生日这日把及笄礼给补上,顺便......再把琼花宴给办了。

可显然今天的主角没有任何出席这事的意思。这眼瞧着都要到未时了,君莫笑还在和慕容潇潇聊天。

三个月之前君莫笑在猎场结实的她,两人去了一次渐湘馆,回来后慕容潇潇就成了东宫常客,有事没事就向这跑,给君莫笑带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说是报答君莫笑在渐湘馆给她的那些东西。

后者也就由他去了,直到这天七月初七,七夕节。

国师提到君莫笑的生日都是连连称奇,因为君莫笑是在七夕那天夜里出生的,原本那天,是大殷开国皇帝的诞辰,也是大殷的祭国大典。

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天大的福气,事实上,君莫笑也担得起这句话。只是——

“殿下!御家的人马上就要到皇城了!你还是抓紧时间整理一下吧!”长亭不在,二等丫头鸳鸯急急开口。

也怪不得她急,因为三皇子君莫贤可是许诺了她,只要她办好这事,来日等他登基称帝就许她为贵妃。

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贵妃之位,试问全天下有几人不会心动?

君莫笑不理,却听见身后老气隆重的声音:“笑笑不想迎接也无碍,我御家的人何时要你来指手画脚了?”

鸳鸯手一抖,险些将袖中的药粉抖出来,她连连欠身磕头:“是奴婢的错!奴婢不该左右殿下的决定!”

御玺傲景用鼻子哼了一声,一边搀扶他的御影兮连忙笑着打圆场:“好了好了,今天是笑笑的及笄礼,景叔就不要和一个小丫头计较了。”

鸳鸯连忙退到一边去了,还不忘狠狠的瞪一眼御玺傲景的背影,又及时的掩饰过去。

正在园中谈笑的君莫笑听见御玺傲景和御影兮的声音,从软垫上起身:“阿兮来了?”

慕容潇潇早就对这位王妃有所耳闻了,也随之起身。一脸笑容的开口:“摄政王妃万福,御玺爷爷也好。”

其实慕容潇潇那日洗掉脸上的胭脂后,露出的阵容也是个清秀佳人,而且是最符合老人审美的那种,见到慕容潇潇的笑脸,再加上又是君莫笑谈得来的朋友,一向严厉的御玺傲景也弯了眉:“小姑娘长得很漂亮啊,叫什么?”

慕容潇潇乖巧作答,见御玺傲景和慕容潇潇聊的很好,御影兮才抽出身来:“笑笑,今天来参加你的及笄礼的可不止我和景叔几人,还有两个人也来了。”

君莫笑思绪立刻理成一条直线,她听出了话外之音,只是装傻:“谁啊?惊鸿?”

御影兮显然意识到君莫笑这样回答,她勾起一个清浅的笑容:“是御家家主御倾之,还有......御家少主御九卿。”

2017-2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