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着君莫琀要和慕容潇潇掐起来了,君莫笑开口:“罢了,先去渐湘馆吧,孤和青阳郡主还有一场比试没开始呐。”

慕容潇潇不好再和君莫琀吵下去,只好瞪他一眼才道:“太女殿下叫我潇潇就好,青阳郡主什么的,听起来像是在叫别人。”

君莫笑自然是把慕容潇潇和君莫琀之间的“交流”看在眼里,知道慕容潇潇的性子便是直来直去,也不恼:“既然潇潇这么说我就却之不恭了,礼尚往来,你也称我笑笑便是。”

慕容潇潇念一遍,摇摇头:“不好,潇潇和笑笑念着就是一个音,太别扭了,我还是叫你莫笑吧。”

“既如此也罢,”君莫笑也很干脆,一招手吩咐道,“去渐湘馆。”

一边恭候多时的小侍女怯生生的上前一步跪下:“启禀太女殿下,我家小姐她......因为来时是乘的大小姐的马车,可否请太女殿下开恩,捎载小姐一程......”

众人脸色一变,纷纷腹诽这丫头没点眼见力,竟在这当口上找事。君莫琀率先开口:“你这......"

话未说完君莫笑就扬手打断了,她信步上前,微微俯下身抬起右手捏起侍女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君莫笑上下打量了他一遍,顿时周围人倒吸一口凉气,为这个侍女担忧。

毕竟大殷赫赫有名的晋安太女的手段,都是早有耳闻。

出乎意料的,君莫笑却轻轻一笑,松开了捏着侍女的手:”倒是个忠心护主的。“

侍女吓得冷汗连连,被君莫笑松开后连忙大口喘气。

”叫什么?“君莫笑突如其来的一问,让侍女愣了一下:”离歌......"

“离歌?”君莫笑挑了一下眉毛,“孤身边只有长亭一个大丫头,平日里东宫大大小小事情都是她在管,难免有力不从心的时候,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来当另一个大丫头?”

离歌眼神一晃,她在地上磕了三个头回道:“回禀殿下,奴婢谢殿下赏识,但是奴婢是二小姐的人,没有她的允许不敢私自决定,而且,奴婢并不想为了一点钱财名利辜负自己的主子。”

君莫笑清浅一笑,对着离歌微微颔首,眼睛深处都是赏识:“你既有如此心意实属难得,孤也不强人所难。至于你刚才说的事,孤就替潇潇做一次主,那马车就留给你们了,至于潇潇,渐湘馆里最近新进了一批马车,你看看有没有顺心的,就挑几辆带回去。”

离歌又磕了个头:“谢太女殿下。”

待到走出猎场该上马时,慕容潇潇才走到君莫笑身边道:“我不明白,离歌那丫头虽是个有脑子的,但你又为何要她当你的丫环?”

君莫笑整理着风白露的马鬃:“你或许没注意到,那丫头从我刚出来就认出来我的身份,寻常侍女再有眼见力也不见得就能猜出我来,再者,我才醒来不过几天,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得到消息定是有什么手段。这丫头是个护主的,留在身边没有什么坏处。”

带兵打仗上过战场的人都是惜才的,慕容潇潇也是如此:“但是那丫头已经拒绝了,我看她对慕容清清挺忠诚,你要怎么办?”

“越难办的事才越有挑战力,我君莫笑最喜欢的就是挑战有难度的事。”君莫笑说着,将风白露的马鬃放了下来,“那丫头身上都是鞭伤,这或许是个突破。”

“鞭伤?”慕容潇潇异讶,“慕容清清是有耍鞭子的爱好,但什么时候上升到用鞭子打人了?”

君莫笑不语,都是在宫墙后园里长大的,女婢身上有伤只能是主子打得。她刚醒来不久,必须要趁着朝廷里那堆老狐狸没有大动作之前重新整理一遍自己身边的人,顺便再找一些可堪重用的人。

君莫笑将马鞭递给慕容潇潇,后者显然还沉浸在慕容清清打人这件事上,一时没反应过来:“怎么了?”

君莫笑将马鞭放进慕容潇潇手里:“风白露就交给你了,我平日里没什么时间照顾它,好好一匹青龙驹不能这么毁在我手里。”

慕容潇潇的舌头都直了,她了忙推托:“不不不!青龙驹这么宝贵我收不下,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一边的风白露琥珀般的眸子瞥了一眼慕容潇潇,仿佛是在嘲讽她,傲娇的扭头不看她。

“你你!”慕容潇潇一转头正好看见风白露的眼神,一直以来都是受着众人顶礼膜拜的她顿时觉得受到了莫大的耻辱,“风白露是吧?姑奶奶还就不信了,带兵打仗上过战场、天不怕地不怕我还怕了你不成!姑奶奶今天要是不把你治的服服帖帖的就去跟你姓!”

一边骂,一边夺过君莫笑手中的马鞭,开始驯马。

风白露又是充满轻蔑的一声长鸣,似乎是说你跟我姓我还不乐意呐。

这更让慕容潇潇感到火大,当即扬着马鞭扯着风白露去猎场里开始驯马。

“怎么回事?”君莫琀的声音从君莫笑身后传来。他一早就一直默默注意着君莫笑这边的动静了。

君莫笑似乎毫不意外,毫无压力的耸耸肩:“如你所见,潇潇被风白露的一个眼神气炸了,就下去训马了说是不驯服风白露就跟它姓。”

“还真是斤斤计较的丫头。”君莫琀笑着呢喃。

“莫琀,你是怎么认识潇潇的?”君莫笑的目光停留在猎场上那个红色的身影,状似无意的问着君莫琀。

君莫琀一愣,干笑两声,心想这么囧的经历才不要告诉自己皇姐:“就是一次偶然,在军营中认识的......"

聪明如君莫笑岂会听不出君莫琀的掩饰:”哦?是吗?“

听着长姐那了然于心的语气,君莫琀的心莫名抖了两下:”是啊。“

”那就是了。“君莫笑也不纠结,一转身向猎场大门走去,留下轻飘飘一句话”潇潇挺不错的,琀弟几年也不小了,是该好好考虑一下终身大事了,千万抓紧了,皇姐我不介意先当个皇姑姑。“

君莫笑不用转头都可以想象君莫琀脸上的表情,这几天一直被逼婚的烦闷不由得消散了大半。

2017-1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