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淫雨霏霏,天空布着一层薄薄的灰纱,已入初夏,大殷的都城朝歌开始了连续三个月的梅雨时节。

压抑的天气没有掩盖住朝歌城内的喜气,听闻太女殿下已经转醒今日大婚的百姓们欢呼雀跃,家家张灯结彩,街边的乞丐都拿到了比平日里多了几十倍不止的乞讨。

人们都还记得这位太女殿下的威名和功劳,他们对她发自内心的敬畏和崇拜,远比朝廷重臣来的纯粹——毕竟对观念保守、自尊心强的大臣们而言,男尊女卑的思想根深蒂固,让一个女人来当储君、甚至未来让她统领十国第二的整个大殷,在这的诸位大臣还是心存不满的。

哪怕七年之前,是由君莫笑一个人带着十五万军队为大殷挡住了灭国的厄运、赢了北漠三十万大军,在他们看来,一介女流,身在皇家当一个无所事事的公主就可以了,就算有些本事,大可待到新皇登基,直接被封为长公主也就够了,比如公主端仪、现在的五公主君沫妍,被誉为京城第一美女,不知多少公子梦想着有一天能把她娶到手——那才是他们所需要的皇族女子。

所以他们私下里商议许久,决定实行“一国两储”的策略,先是将太女的终身大事给解决了,利用外戚不可手握兵权的规矩削弱她手中的兵权,同时培养一个可以与她抗衡的第二储君,一步步把她架空,最终让她只能做个无权无势的长公主。

于是在这里面的两个重要角色就确定了下来,一个是三皇子君莫贤,一个就是先皇遗照里的四位王夫之一的宋呈渊,当然不选御九卿也是有足够的理由的,他是名满天下的御家少主,他们高攀不起,再者如果真是御九卿成了君莫笑的王夫,他们心里打的那些小算盘压根儿就不够看得,所以综上理由,一致决定不论什么办法也要把今天这门亲结了!

于是天还没亮,他们就先穿好朝服来到东宫观礼了。

一群大臣三五结派,在那聊得热火朝天,一些有名有势的官家夫人带着家里女儿也来了这东宫凑凑热闹,于是又来了一群公子哥,主角尚未登场,他们就先熟悉了起来。因为来的人太多,又是皇家的宴请,所以没有人敢迟到。

一向静悄悄的东宫难得有了些烟火气,在东宫当差的宫人不无感慨,原来自己还在人间。

澜沧殿里三个宫女正在为君莫笑梳洗试衣,殿外便是君莫笑的外祖一派,因为君莫笑的母后出身御家,又年轻早逝,所以御家现任家主御倾之特许了她的外祖带着御家几个比较有头有脸的人物来以娘家人的身份参礼。

毕竟御家的大人物比较忙,所以派了几个不太忙的位最高的、他们认为比较有头有脸的人,但那只是他们认为,在九洲陵居里,这几个人就是响当当的人物了——

御影兮,君莫笑母后的亲妹妹,现在是化元后阶,其夫是云启的摄政王玄无烨。

御玺傲景,君莫笑的外祖,金丹中阶,御家上一任女家主御蚀霜的堂兄。

御惊鸿,御蚀霜的表妹加亲传弟子,洞冥中阶。与君莫笑母后乃是闺中密友。

......

但凡来的人里和御蚀霜有那么一丁点关系的人都是九洲的人物,因为御蚀霜可是九洲陵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角色,当初她和御家闹得四分五裂,好好一个生下来就是飞升后期的好苗子硬是消失了十年整,再回来就带着一座相思城和一堆早就过了飞升之劫的侍卫,把九洲陵居治的井井有条,可是三个月以后她就和云启的九王爷玄天宸归隐了,临走前把御家家主之位给了她的妹妹御倾之,至此廖无音信。所以只要和这位大人物有点关系的人,都是百姓们的重点关注对象。

御家的人坐在东宫里好吃好喝的歇着,御影兮率先坐不住了,她招呼一声正吃得起劲儿的御惊鸿:“笑笑都在房中磨了一个时辰了,惊鸿,我们要不要先去看看?”

御惊鸿穿着红色劲装,三千青丝像男子一般高高束起,眉目间布着英气,闻言一拍双手:“言之有理,笑笑的性子你我二人再清楚不过,这么久不出来定是有什么事情。”

两人一拍即合,御影兮和玄无烨打了个招呼,便和御惊鸿打道去了君莫笑的澜沧殿。

殿内君莫笑正在侍女的伺候下梳洗,身上依旧是平日里的太女服,那件大红色滚金秀凤喜袍就摆在一边的衣架之上,满套凤冠摆于宫女手中所拿的托盘之上,三个宫女颤抖着跪在地上,深怕一个不小心就把脑袋给丢了。

御影兮和御惊鸿相视一眼,前者略微一顿便向君莫笑走去:“笑笑是怎么了?”后者一挥手示意宫女退下去。

两人来到君莫笑身边,面前的女子和她早逝的娘容貌很像,几乎如出一覆。

“阿兮觉得,自己要和一个未曾谋面的人称为夫妻是什么感受?”君莫笑和她们的年龄相差不到五岁,所以私下里称呼也很随便。

御惊鸿和御影兮又对视一眼,前者忍俊不禁:“原来笑笑就是因为这事而恼吗?”

君莫笑乜她一眼:“惊鸿到现在都没成亲自然不恼了。”

御惊鸿假意咳了一声,右手食指毫不客气的点点君莫笑的秀发:“好你个小丫头,睡了七年也不看看是谁没日没夜的为你寻药,这醒来以后一句谢谢也没有还敢跟我开玩笑,越来越牙尖嘴利了。”

御影兮正要说什么,外面却忽然有了些动静,三人相视一眼,立刻动身出了房门。

“怎么回事?”御影兮伸手抓了一个小宫女劈头问了一句。那小宫女哆嗦了一下却是对御影兮身后的君莫笑说:“太女殿下快去梁国公府吧......据听说出了一点情况,皇上让奴婢来通知一声太女殿下,还有太女殿下的母族亲戚们,现在已经动身去了。”

御影兮和御惊鸿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君莫笑,君莫笑却是出神似乎在想些什么:“摆驾,去梁国公府。”

2017-1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