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莫笑从宫门出来的时候,周围的人都纷纷向两边退去,垂首而立,恭恭敬敬的弯腰行礼。

一身黑红色绣凤宫装,外罩水红色绣金披肩,满头繁重的头饰压得她有些负重不堪。

可笑她身为一国太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竟然连自己的婚事都左右不得。

君莫笑自嘲着,脚底生风般的步伐因为不甘和愤怒而略显凌乱,一众宫人只得小跑着跟着她,个个都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留意就把正在气头上的太女殿下给得罪了——毕竟主子心情不好,他们这些在宫里当差多年的下人们都明白。

就在刚刚结束的早朝之上,他们这位因为中蛊而沉睡了七年有余,于三日之前才刚刚苏醒的太女殿下被当今皇上第二次赐了婚。

宫里不免有人好奇,碍于君莫笑的威压,只好偷偷打听:“为何说是第二次、”

宫里年龄较大的一个嬷嬷叹了口气,这才娓娓道来:“这要从太女殿下小时候说起。那时现在的皇上才是个王爷,弱冠那年娶了当时御家少主的堂妹御流歌为妻,二人很是恩爱,没有两年就添了个小郡主,便是现在的太女殿下。说起太女当年可是家喻户晓,三岁博览群书,出口成章,四岁吟诗作赋,填词作画,五岁舞刀弄枪,六岁研习机关,七岁拜相,八岁参政,九岁统兵挂帅,十岁灭了北漠,绝对是天之骄女,先皇殡天之前宝贝的不得了,留下遗诏把皇位传给了现在的皇上,还特地说明,封了太女殿下为大殷第一位女太子,给了她十五万兵权。说句大逆不道的话,现在这位皇上能登基完全是靠的他女儿。”

周围一圈才来皇宫不久的小宫女听了半天也没听到自己想知道的东西,不由得催促:“哎哎哎,嬷嬷,您老人家讲了半天也没讲到正事上去,关于太女殿下赐婚的事是怎么回事?”

老嬷嬷被人打断有些不爽,但还是接了下去:“接下来才是重点,先皇的遗诏里除了给太女殿下十五万的兵权,还给她找了门亲事——”

老嬷嬷讲到这故意拉了个长秧,果不其然周围的小宫女都十分感兴趣的上前靠了靠,她得意的扭了一下脖子:“那位先皇指定的王夫有四个,一个是摄政王的嫡长子欧阳宴,只可惜好好一个人中龙凤,长的也是奇俊无比,年纪轻轻就殃了;第二个是镇国公的长子,云子谦,也是个样貌堂堂的公子哥,只是被太女殿下的妹妹,如今的端仪公主给抢了去;第三个是上一届的文状元,如今封为正三品户部尚书的宋公子宋呈渊;还有第四个,比前三个是有过之无不及,乃是御家现任少主御九卿!”

“啊!”周围的宫女齐齐惊呼一声,脸色煞白,其中一个宫女哆哆嗦嗦的问:“嬷嬷所言的御家......可是九洲陵居的第一隐世世家?”

嬷嬷立即答道:“这世上除了那个御家还能是哪个?!”

御家!刚来到宫里的小宫女们面面相觑,均是满满的震惊和害怕——

御家乃是九洲陵居当之无愧的第一霸主,不归任何一国,自立一城,名为相思城,御家家规甚严,女子不满十七、男子不满二十绝对不许出相思城半步,违者斩立决,其族人不得族中嫡系一派的允许,不得带任何人进城。这御家对嫡系的规划也与常人不一,每代仅有一个嫡系子弟,且这人必为上一代嫡系的嫡长子女,其他人不论是否正室所出一律归为庶出,除非这一代嫡系子弟死了,才会有人来接替他的位子。

当然,这种事出现的几率小的可怜,因为御家的人,天赋都异于常人,嫡系一派更是如此,完全可以称之为逆天的一个家族。族中的人都是在九州十国里横着走路的角色,而嫡系那几个人,更是连皇帝也需要巴结的。

九洲陵居的人们修炼可以划为九个阶段,练气、筑基、练元、固元、化元、金丹、洞冥、元婴、飞升,其中前八个阶段每段分为三阶,初阶、中阶,后阶,飞升因为要渡劫,所以划为初期、小成、中期、大成、后期五阶,渡完劫以后就是修仙了,只是如今九洲陵居十国鼎立,整整几百万人齐齐的卡死在练元上,过的固元的仅几百人,到了化元的几十人,来到金丹的十几人,洞冥初阶几个人,元婴仅有三人!而且两个都在御家!还有的那一个便是御家的世交空念夫人。

“太女殿下竟然有这么厉害的未婚夫!”小宫女惊叹道,岂料管事的公公驾到——

“还不快去干活!”

被一众宫女羡慕的君莫笑丝毫没什么兴致,她一路风风火火的赶回东宫自己所住的澜沧殿以后就喝退了所有宫人,退去人前一贯冷漠绝情的样子,缓缓趴在书案上,她才醒来三天而已,自己父皇就开始逼她成婚了,说自己还小就是个借口——今年已经十七了,换作别人家嫁的早一些的,现在的孩子都得三岁了,要不是自己中了蛊,硬生生睡了七年有余,怕是三年钱就要嫁作人妇了。

虽说如此,自己的父皇倒是三年前就在准备了,以至于她才刚醒来三天,明天就可以成亲了。满座的大臣和父皇的口径十分一致,去掉不合适的(指欧阳宴和云子谦)、难度高的(指御九卿),就只剩下宋呈渊了,于是一起联手施压要她明天就把宋呈渊接到东宫里,最后为了逼她同意把先皇都给搬出来了。

般般无奈之下,君莫笑只能沉默。

案前一身殷红色太女服,眉间一滴雨滴形红水晶额饰,一头青丝仅用一只红水晶钗攒着,左耳垂下一滴与额饰如出一手的红宝石吊坠,鲜红似血,绝色容颜冰冷的不带一丝人间烟火的女子双目怔怔出神,似乎在想着什么。

接下来的一整天,君莫笑都没有出去。

2017-1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