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彤在前方悠悠的散步,方奕的心里却很着急,他是个高傲的人,自然不惧怕任何人,因为体格方面,乔彤一直以为他最怕的是她大哥,其实他最怕的是她。

方奕的父母因为工作的原因常常不在家,和方奕不太亲,所以方奕是由奶奶带大的,而在他的童年里,乔彤及乔家占据了他生活的一大半,而乔彤是他所有快乐的源泉。

谁会比方奕更了解乔彤呢?

方奕清楚的知道,乔彤生气的时候是从来都不发脾气的,她只会很客套的和你说话,客套到外人听来只会觉得你们是陌生人。

“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看着方奕一脸不快的样子,项乐莹问道。

这其实是她第一次来稻田,要不是听她哥说方奕有个秘密的地方从来都不带他去,她才不会一直纠缠着方奕带她过来呢。

“没有。”对于乔彤误会了什么,方奕是不可能和其他人说的,乔彤与他的事情他们自己解决就好,不想其他人来评头论足。

方奕知道,刚才乔彤已经误会他了,可是这件事情这么危险,他不会让她涉险的。

“以后就别来这里了,要再有事情,在学校告诉我就好。”

方奕语气里的不善,项乐莹自然听出来了,虽然自己缠着要过来的,可是不也没什么嘛,为什么要迁怒她,于是她也阴阳怪调的说:“哟,这么体贴,怪不得我哥说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呵呵,她倒也有手段,让你离开才两年就迫不及待的回来。”项乐莹也不是好惹的,要不是为了项扬,她才不会这么傻扯进这件事情呢。

“那是我自己的事情,把这封信拿给阿扬,告诉他乔裴之回来后计划就开始了。”

而在那一边乔彤也在不停地反思,反思自己这不舒服的情绪因何而来,但只要一想到方奕他明明已经和项乐莹谈恋爱了,却还要还欲盖弥彰的不让她知道,她心里就很不舒服,在感觉到方奕看她的时候,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就更强烈,这是她从没有过的感觉,所以她干脆走着走着就开始慢跑起来。

这条路上的梧桐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这个季节里,硕大的梧桐叶一大片一大片簇拥在上面,挡住了那本来就不亮的路灯。

一直在纠结心里这些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的、跑着的乔彤,没注意的被脚下的石头拌了一下,本来只是踉跄一下不至于摔倒的,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跑太快了,重心抓不牢,就那么摔了一跤。

“嘶”,乔彤摸了摸被腿上被磨破的地方,虽然没有多大的伤口,但泥土附在上面,用手碰一下还是挺疼的。

乔彤小心的把右腿的裤子捞到膝盖上面后,向四周看了看,每天傍晚因着梧桐成荫,还有人愿意来这边看看风景,可没想到,到了晚上就一个人都没有了。

乔彤本就有些怕黑,这里虽然有路灯,但是已经昏暗不堪了,使得她硬生生的在这四月天里打了个寒颤,试着往前走了两步,还是有些疼,索性就径直坐在树下了。

现在她倒是不着急回家了,心里的烦闷的尴尬的情绪,也随这一跤散去不少,自己落了个轻松后,就不自觉的开始发呆了。

乔彤想着啊,今天自己真是失态,本来是想找他问个清楚,顺便调侃他的,到头来自己反而心情不好,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偷鸡不成蚀把米,哎,明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见他,又想着还有一大堆试卷没写,腿受伤了,该怎么回去之类的事。

她也不知道想干嘛,也许她的私心里是想方奕过来找她的,是的,她好像是一直在等方奕过来。

她想问清楚他到底在干什么,是不是有事情瞒着她。

她能隐隐的感觉到方奕是变了,不是卢文昕说的那种,是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性格的变化,这种变化肯定不是一蹴而就的,所以是她一直忽略了什么吗?

他有秘密了,他有自己的朋友了,他不再是个和自己屁颠屁颠跟在哥哥后面的人了。

她越想越是,原本她以为方奕只是在外人面前性格沉闷了点,所以朋友很少,而她会是他唯一的女性朋友,看来是自己贪心与妄想了。

其实他的身边早就有了各类朋友,她看的出来每一个人对方奕都很好,那是自然的,毕竟方奕之前除了性子冷了点其他的地方都很完美,只不过现在他也开始交女性朋友了,虽然想是这么想的,她还是觉得很心酸。

怎么办,有点疼。

方奕。

2017-07-10